cp23风一样地到来了!!本来想惯例做个无料,还想挑战下没写过的灵异向,然后在开头卡得不能自理………………不过有了一点雏形的想法,大家我们缘见吧!


本次还是会坐摊,主要是去卖卖台历和立牌,还有四五本代理老师在黑洞仓库里发现的观星人和猫耳吧唧,欢迎大家来找我们玩和给观星人挽个尊(。


大润发电站:



大家好,本次CP23的摊宣终于生出来啦!宣图很大杀流量注意!


这次社团直参DAY1,在D47-48大润发电站摊位,DAY2台历和立牌也会寄卖在E46治手癌,云吞面摊位,想购买这两项的GN也可以在第二天顺利买到,但D2量偏少,需要的姑娘可以去cpp点一点心愿单方便估...

一个置顶用的个人整理

参展信息、新刊信息相关可以关注CPP主页→点我


全职相关同人整理:


2013/10 圆舞曲 & 谐谑曲

大学校园paro,体育舞蹈使人结缘,风很大,我超懒,不见了的部分不补档了

2013/12 宇宙星光

未来paro,软到不能再软的科幻

2014/3 冤家路窄 

原作妄想,幼年曾经相遇的二人,坑了,以后能想好也许改改再写

2014/5 跨越千山万水

收录于《Stay With You》,西幻paro

2014/8 取代反应

原作妄想,账号卡和本人交换世界的话会催生什么反应呢

2015/3 To be by your side...

缚星之棺REPO

 @清新可爱食尸鬼 壮生日快乐!!!!!!祝你生活快快乐乐,越写越好,越写越开心,爱你

从头连带着新的结局再看了一遍缚星,内心波动……说好要交一个repo这个repo也放在草稿箱里小半年了!!今天壮生日所以我来了!其实也只能随便说说吧每次遇到这种想要表达波动的时刻都说不出话……就写写鸡零狗碎的印象吧,我是个假写手,希望食尸鬼不要打死我。

对了,缚星因为太过和谐无法上架,现在有一部分在我手头帮忙代发货,想要的gn可以私信敲我,成年且保证可以是自己拿到的情况下我们走咸鱼购买(怎么这么惨),真的好看,能吃all蓝的朋友看一看!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好了我开始我的repo,...

“恭喜你,我的冠军。”


恭喜老叶出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爱!超可爱!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60)

六十


鹰的航线在悄然间自南向西偏移了些许。

邱非掌着方向盘,手心满是汗水。这是此刻仅有的回转余地,他不知叶修是否能明白——他们什么交流都来不及有,唯一的暗示是那不作为的三十秒,而叶修是唯一能做点什么的人。

尽管尚不知该如何看待往事,他却依然盲目地相信着他会去做点什么。

他会回应这份期待吗?


三分整,那棵载着四位队友的大树渐渐近了,邱非一咬牙,推进加速摇杆朝西飞去——


恰在此时,一道身影自侧舷掠出,蓝河被惊慌的众人一同裹着扑上机舷,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叶修攀着红伞朝巨树飞去,心跳如擂鼓。

“谁掉下去了——那是什么武器?!伞?”有人惊叫道,“什么职业用伞?这……”

鹰的机体...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9)

五十九


魔兽是真的,蓝河警惕执剑冲进屋子时候的震惊也是真的。

那头魔兽不知何时被人五花大绑在墙角,此刻扯着嗓子嚎得撕心裂肺,邱非越过了犹疑着的他,上前干脆利落地一矛给它了个痛快,直看得蓝河目瞪口呆。

“小邱也学坏了。”叶修笑道。

一丝笑意在邱非脸上转瞬即逝,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脸,兀自在一旁的草垛上擦了擦战矛上的血,又重转过头来望向二人。

“现在方便说话了吧——前辈们潜入队伍,是有什么计划吗?”他沉声问道。

“帮忙啊。”叶修坦荡道,“成天闲着也没事干,还不如出来打打怪帮帮忙,能控制一点是一点呗,本来是想跟着沐橙浑水摸鱼的,谁知这么巧。”

他毫不掩饰苏沐橙知晓内情的事情,邱非一...

对了关于之前的猫耳吧唧,前阵忙的一笔忘记说,很抱歉厂家模具损坏导致无法参cp而且拖到了中旬,应该再过几天月中左右可以开始发货……吧,买了的GN久等啦(土下座

爱我么么哒(???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8)

五十八


蓝河被裹在军营门口挨挨挤挤的人群里,东张西望。

他神色带着新兵特有的好奇与活力,在身周已经轮值了数月有余的老油条间显得格外显眼,不片刻便有人向他搭话了:“小兄弟,新来的?”

“哎,对,大哥你好,我这……咳咳,前阵兽潮刚来的时候被魔兽给伤着了,躺了俩月才好,这才赶紧想来帮大家点忙呢。”他憨厚地笑了笑,一面咳嗽一面摸摸怀里掏出一根烟来奉过去,“大哥怎么称呼啊?我叫许小远。”

对方有些意外于这个新人的上道,接过烟又被对方献了个火,很快便卸下防备跟他攀谈起来,不多久他便和身边的人混了个脸熟。

他营造的形象是脑子有些木的热情新人,姓王的热心大哥在好不容易把入伍指南给他捋得清清楚...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7)

五十七


熹微的晨光落上眼皮,浅眠里的蓝河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挡,虚虚眯起眼睛——却又被身边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醒了?”叶修咕哝了声,问是这么问,他反倒一副没有醒透的模样,手臂紧了紧,将他更圈得靠近了一些。

蓝河唔了声,他被抱得太紧,脸颊紧贴着叶修的,暖热的体温烘得他有一点不自在,可稍微挣动了下,被牵拉的肌肉便泛起微妙的酸痛来。

昨晚折腾得有点太过了!

令人羞耻的记忆回笼,他们自第一次后便迎来马不停蹄的奔波与操劳,纵使陈果安排之下能同床共枕,严峻局势之下的睡前话题也常围绕战事,没什么闲情逸致做到最后过,可昨日叶修不知被真名的事情扯到了哪根筋,情动之下数日里按捺的感情终于泄了闸。...

1 | 3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