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9)

五十九


魔兽是真的,蓝河警惕执剑冲进屋子时候的震惊也是真的。

那头魔兽不知何时被人五花大绑在墙角,此刻扯着嗓子嚎得撕心裂肺,邱非越过了犹疑着的他,上前干脆利落地一矛给它了个痛快,直看得蓝河目瞪口呆。

“小邱也学坏了。”叶修笑道。

一丝笑意在邱非脸上转瞬即逝,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脸,兀自在一旁的草垛上擦了擦战矛上的血,又重转过头来望向二人。

“现在方便说话了吧——前辈们潜入队伍,是有什么计划吗?”他沉声问道。

“帮忙啊。”叶修坦荡道,“成天闲着也没事干,还不如出来打打怪帮帮忙,能控制一点是一点呗,本来是想跟着沐橙浑水摸鱼的,谁知这么巧。”

他毫不掩饰苏沐橙知晓内情的事情,邱非一...

对了关于之前的猫耳吧唧,前阵忙的一笔忘记说,很抱歉厂家模具损坏导致无法参cp而且拖到了中旬,应该再过几天月中左右可以开始发货……吧,买了的GN久等啦(土下座

爱我么么哒(???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8)

五十八


蓝河被裹在军营门口挨挨挤挤的人群里,东张西望。

他神色带着新兵特有的好奇与活力,在身周已经轮值了数月有余的老油条间显得格外显眼,不片刻便有人向他搭话了:“小兄弟,新来的?”

“哎,对,大哥你好,我这……咳咳,前阵兽潮刚来的时候被魔兽给伤着了,躺了俩月才好,这才赶紧想来帮大家点忙呢。”他憨厚地笑了笑,一面咳嗽一面摸摸怀里掏出一根烟来奉过去,“大哥怎么称呼啊?我叫许小远。”

对方有些意外于这个新人的上道,接过烟又被对方献了个火,很快便卸下防备跟他攀谈起来,不多久他便和身边的人混了个脸熟。

他营造的形象是脑子有些木的热情新人,姓王的热心大哥在好不容易把入伍指南给他捋得清清楚...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7)

五十七


熹微的晨光落上眼皮,浅眠里的蓝河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挡,虚虚眯起眼睛——却又被身边的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醒了?”叶修咕哝了声,问是这么问,他反倒一副没有醒透的模样,手臂紧了紧,将他更圈得靠近了一些。

蓝河唔了声,他被抱得太紧,脸颊紧贴着叶修的,暖热的体温烘得他有一点不自在,可稍微挣动了下,被牵拉的肌肉便泛起微妙的酸痛来。

昨晚折腾得有点太过了!

令人羞耻的记忆回笼,他们自第一次后便迎来马不停蹄的奔波与操劳,纵使陈果安排之下能同床共枕,严峻局势之下的睡前话题也常围绕战事,没什么闲情逸致做到最后过,可昨日叶修不知被真名的事情扯到了哪根筋,情动之下数日里按捺的感情终于泄了闸。...

☆预售链接点我☆


大家好,是这样,我搞了一对猫耳吧唧!

从昨天下午起意到夜里狂赶出图到今天晚上预售的火速突发,激情犯那个罪真的很可怕!喜欢的大家XJB买一买8,救救拼团少女!

老叶大概是缅因猫(?)蓝是蓝猫(好方便的设定)!自带猫耳可爱大头,别购物袋/做胸针/搞痛包的优秀选择!据说材质不锈,让猫猫永葆青春,形状还能在众多圆吧唧里脱颖而出,是不一样的绿光!

信息都在图上啦,如果有没说清楚的也可以问我,强调下预售截止20号,发货预计九月初,发货时间可能会因为生产时间有一定波动,如果去完CP+发完货还有余量就再上架,一切随缘!

预计是赶一下CPSP,但不知道赶不赶得上/有没有朋友摆摊,...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6)

·公司停电,快乐写文,当然不会以后也可以做到日更……不过还是写谈恋爱最让人快乐了,啊——


五十六


而遥远的堪萨斯城依然全城警备的状态下,没有人能再在小小的旅店里闲着了。

沉玉被陈果软磨硬泡地作为新生塞进了城内巡逻队;陈果自己是从守城军退役回来的,此时自然而然地归队;罗辑与安文逸有了假身份,在研究所安分守己做起优秀学生;乔一帆是毕业后没有投入正规军储备的本地人,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后备军,以着低调而精准的辅助能力崭露头角;魏琛坐拥地道与一屋子的军火,在战事吃紧的当下倒是从未闲着过;包子作为边城一霸被高薪招安——尽管他自己并不在乎拿多少钱,悉数快乐上交给了陈果,还意图用其贿...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5)

·狂跑剧情,主角又下线了(。)下章回来!对了会有一点陶→伞意味,只是单向


五十五


数天后的嘉世塔里,陶轩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那份检测报告,他强压住颤抖的手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却依然无人接听。

研发部在新药雨的研究上举步维艰,而他的旧合作伙伴早已失联数日,这之前的通讯里那人还胸有成竹地安慰着他——上次的药一定是成分配比出了点小问题,接下来他会全力研发出对应的解药以投放给全境魔兽,尽管放心。

但自那以后,他再也联系不上那自称蓝白晶的神秘学者。

他换了个号码拨了过去。

“刘皓?我是陶轩。不是问你经营状况,来不及在乎了,蓝白晶骗了我们,他恐怕在药里偷偷加了成分,把兽群的...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4)

五十四


“小邱?”

邱非恍然醒过神来,苏沐橙正拿着签字表格,侧头望着他,眼神温柔:“怎么了,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

纵使陶轩话里她好似依然是个天真稚气的小姑娘,但邱非明白不是的。她是十四岁便走上战场的人,是嘉世头号的枪炮师,是最优秀的辅助者,是值得信赖的前辈……

“抱歉,苏前辈。”他低声道歉,上前一步接过了苏沐橙手里的表格,略扫了一眼调配注意事项之后刷刷签了自己的名字,“我们还有手续需要办吗?”

“没了,去哨兵之家稍微休息下吧。”苏沐橙交回了表格,领着他向外走去,“用不着这么严肃,你叫我沐橙姐就好嘛。”

邱非咳了声,有点不好意思:“……好的,沐橙姐——可我们今天不用支援么?”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3)

五十三


城市的另一头,邱非跟在苏沐橙身后在堪萨斯塔里匆匆穿行。

他凝视着前方女子摇晃的马尾尖,临走前陶总长的话被他顶在舌尖一遍遍咂摸,微微发苦。


管辖整片属地的男人似乎从来都不端起他本该有的架子,散了会他叫住邱非细细问了他愿不愿意、有没有需要、从未正式上过前线会不会害怕……最终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了句好样的。

邱非脑袋一热,恍然间想起他憧憬的那个人来。


那时他刚觉醒入学,对自己新鲜的能力视若珍宝,毫不在乎身体承不承受得住地折磨自己的屏障与图景,课上练习比谁都要拼命,总是憋着一口劲要做侦查得最远的那个人。

可有天赋并非没有天花板,他能够全力张开屏障到不可思议的大小,也更...

1 | 3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