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19)

十九


蓝河凝视着他许久,最后放弃了什么似的,慢慢垂下了眼睛。

哨向天生容易彼此吸引,刚才对视之间他似乎看见叶修的眼里有灼热的什么在燃烧,一瞬间他也呼吸困难了起来。

但他解释的时候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云淡风轻得一如既往。

是他误会了?

蓝河胸口有点闷,他忽然觉得之前情绪的一丝动摇仿佛笑话——他怎么会觉得……会有这个可能性呢。

曾度过荒谬的夜晚,有了不一样的肢体接触,所以得意忘形,都忘了早就说好只是个梦吗?

他有种逃脱的冲动,就算屋外坐会也行,无论怎样,只要逃开让人心绪难平的这个人身边都好。但关键的资料刚到手,是要决定很多事情的重要时刻,他只能憋着一股烦闷,着看叶修解开笑笑的布包拿出通缉细则。


官方文件废话很多,叶修扫了几页才看见重点:“哦,找到了……”

蓝河情绪低落,但还是侧耳听着等一个结果,可叶修突然没了声音。

“怎么了?”蓝河强作镇定,抬头看他,却见身边人神情复杂。

“没什么。”说得轻巧,他的手指却不自觉将纸都捏得皱了,“只是……没想到。”

蓝河伸长脖子一看:……由于时间推移,初次调查时核查的受害哨兵均无法检出向导素残留。后续调查中扩大了核查范围,在部分哨兵精神图景中检测出了嫌疑人向导素残留,查验后确定为改写精神图景导致……

他愣了:“等等,是你刚才说的那些人吗?”

叶修沉默了一会,点点头:“应该是的,我没有改写过别人,普通的疏导也不可能留下向导素。”

“但为什么他们不说?!”蓝河不敢置信,叶修如果说的是真的,那于那些哨兵而言是救命之恩,怎么会没有一个人愿意说出真相,“是被收买了吗?可是——”

“因为没有人记得。”叶修沉声说。

“我之前也说过吧,这件事情报给了塔里的人申请了私下处理,申请下来之后所有人都签了保密协议,事后被消除了这段记忆。”

他紧握纸张的手终于松开了,文件像濒死的白鸟般坠落,笑笑惊慌地捡起来要叼给他,叶修却朝它摆摆手。

蓝河从困惑的浣熊嘴里接过了文件,摸了摸它的头以示安抚。他翻看了一下确认,抬头看着叶修:“为什么……”

“当初我们这边达成了一致,觉得这件事暂时并不能扩大,改写图景如果控制不好是很危险的事情,一旦传出去,太多人想要来修补图景就罢了,更怕的是了解了这种改写的可能性,会有共感力强大的其他人图谋不轨。”

“‘我们’?”蓝河敏感地反问。

“很敏锐,不错。”叶修笑了笑,抬眼望向窗外,“对,我和……当初的一个朋友,就是我向他申请私下处理的那个。”

当初的朋友,这样的字眼太苦涩了,蓝河隐约猜到了什么:“这次是他……吗?”

“应该是了,毕竟其他相关的人都签了协议。”叶修遥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其实我从嘉世走的那时候就想过也许会变成这样,只是真到了这么一天……还是有点遗憾。”


蓝河想像之前一样碰碰他,安慰他,可他突然想起之前可笑的动摇,伸出的手又悄悄缩了回去。


“你情绪好像不太好,是不是觉得太胡扯了?”叶修似是发觉了他的小动作,突然转过来,眼神直直地攫住他,蓝河心脏猛地一跳,“说实在的,这件事我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依据,蓝河,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没……”

他打断蓝河,坚决地说——虽然他心里再清楚不过,这份坚决根本是说给自己听的:“这也不是说气话,现在情况很明朗,要向你证明我没有在说谎都很难,要搜集证据翻身更难,你留在这里,其实没什么必要。”

蓝河瞪着他,胸膛起起伏伏,这么温吞一个人终于生气了,结果还是为了别人的事情。

他不会替自己想想的吗?

他们如此对峙了片刻,蓝河深呼吸了两次,揉了揉脸,他终于冷静了一点,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我说过很多次了,我相信你。”

叶修还想说些什么,不料蓝河伸出两根手指,直直抵在他嘴唇上:“叶神,够了,你也相信相信我吧。”

他眼神少见地凌厉,可眼睛里有细碎的光,那是伤心的碎片。叶修看得怔了,他只想着不愿拖累他人,一直推拒着蓝河,可确实没想过这样会让蓝河觉得不被信任。

或许是他太自大了。

外露的气势一点点收回剑鞘,蓝河终于感觉这个动作哪里不对,他慌张地收回手,但之后也只是垂手沉默着,执拗地维持着僵局。

叶修看着他这副模样,心蓦然一软。他想说抱歉,可一声尖利的鸟鸣撕破宁静,蓝河警惕地回头:“是绝色!”

“谁?”

“我的精神向导,早上不是让它巡逻去了吗,它肯定看到了什么……是有人来了?我没有隐蔽好还是笑笑没有隐蔽好?”蓝河推门冲出去,小白鹭正俯冲而至,它乖巧地拍拍翅膀降落在蓝河小臂上,叽叽咕咕地轻声鸣叫。

“它什么意思?”叶修抱着手臂问道。

精神向导与主人的交流往往靠心灵感应,并不是他们真能懂兽语,叶修能懂笑笑,可他并不能理解其他精神向导的语言与动作。

蓝河连说带比划跟白鹭来来回回沟通了两轮,他点点头:“东边七八个追兵,距离二十来分钟是吧?明白了,你再看看其他方向有没有人来,及时报告。我们这就准备走,你一会自己跟上。”

小白鹭轻轻嘎了声,亲昵地拿脖子蹭了蓝河的脸,又试探地看了看叶修和他脚边的浣熊——叶修朝它笑了笑,意图弥补之前那么多次的视若无睹。

绝色眼睛亮了,它差点要扑棱翅膀过来蹭叶修,被蓝河一把拦住了,他悄声嘟囔:“不去,生他气呢。”

叶修怎么能听不见,他差点忍不住笑了:“别气了……抱歉,小蓝,我不是那个意思。”

蓝河似乎毫无动摇,他抬抬手示意小白鹭走,直到目送绝色飞远了这才转过身来,锐利如剑的光芒自他眼中一扫而过,他扬起嘴角笑了笑。

“走了,叶神。”


评论(15)
热度(14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