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0)

二十


叶修早就打算要走,行李已经收拾好,两人合计了一下,又往地窖丢了些农家杂物,灶上放了他们早上吃剩的粥,把屋子粉饰成一副主人纯属老农民,不一会还会回来的模样,这才拎着包裹出了门。

他们刚走出几步,叶修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一眼。

前路难料,而身后是曾经有过的安宁生活,那间屋子连带着一些回忆一起温柔地拽住了他,让他有些挪不开腿。

“有点舍不得?”蓝河轻声问他。

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不起波澜了那么久的心底突然浮起一个愿望来,他出神了片刻,才一如往常地笑笑:“有点,这地方住起来挺不错的。”

他省去了愿望里的一部分,像谈论天气一样跟蓝河说:“要是一切都解决了还能回来继续住,那也挺好。”

“可以的。”蓝河坚定地点点头,转念一想他又觉得叶修追求太低,“不过不会觉得旧吗?”

叶修倒不以为意:“你觉得旧?”

“倒还好,只是觉得你该住更好的。”

“那就没关系。”

蓝河没闹明白后面怎么扯到他身上,不过真要他来评判,他确实觉得叶修值得更好的,总归不该是这样的田地。

但倘若有一天一切都能解决,内心不再扛着沉重的包袱,也不再是因冤屈而勉强居住在这里,那时他就可以再不管嘉世的勾心斗角,每天只要种种地,遛遛浣熊,研究研究他喜欢的东西……也是好的。

两人收回了望着小院的目光,视线恰巧对撞,叶修不知在想什么,眼里带着星点笑意朝他点头:“走吧。”

蓝河愣了愣,心脏一震,他慌张地撇开了眼神,先他一步走在了前面。

两道身影隐入层层密林之中,天空有白鸟掠过,伴着他们向前进的方向飞去。



东边的小路上正走来一队人马。

为首的是个背着战矛的青年,他神色不悦,正跟身边人抱怨:“咱们都找了多久了,到底有没有这么一群魔兽?陶轩不是在耍我这个新人吧!”

“翔哥别急,要不咱们再分散开来张开屏障找找,陶老板这种事情还是不会开玩笑的,要是咱们找漏了,谁能收拾得了它们呢?”身边人好言好语地劝道。

这个“新人”正是嘉世新秀哨兵孙翔。刚到嘉世不久陶轩便派了这么一个任务给他——说是接到嘉世蓝雨交界处一群魔兽严重躁狂的线报,因为魔兽数量庞大,线人报告说解决不了,所以让新来的出色哨兵带一队人去在魔兽祸害平民之前收拾了它们,树立一下威名。

任务听似重要,可他已经带着这队废物无头苍蝇般找了一整天了也一无所获,只是在荒郊野岭里跋山涉水,前一天连住都只能住在又小又破的村子里。

在越云哪有人敢指使他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他都觉得陶轩是不是在给他这个新人下马威看看:管你什么新斗神,来了嘉世都要服陶老板的管。

孙翔不满地啧了声,高声分配起任务:“行吧。来,哨向搭配,两人一组,西、南、北各一组分散搜索,十分钟后汇合,找到痕迹就放信号弹,屏障能开多大就开多大!”

身后的人疲倦地散了,孙翔带着他身边的向导朝西走去,他神色不耐,但屏障一张却毫不含糊,感知的范围以惊人的速度扩大开来,迅速覆盖住草木与河流,虫豸与鸟兽。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队友也被他捕捉到,他哼了声:“又有人偷懒了。”

“这都能感知到,不愧是翔哥!”跟他一组的向导喏喏地拍着马屁。

“呵呵,也不难。”孙翔倒是很受用的模样,“走吧,感觉不到有。”

向导自觉跟着孙翔几乎没什么需要做的——她瞎插手怕是还会惹这位新星不高兴,于是一边跟着孙翔缓慢前行,一边翻起了地图。

孙翔倒是主动问了:“我们没走错吧?”

向导仔细看了看地图,应道:“这倒没有,我们应该已经到附近了,不过既然是说它们十分狂躁,那很可能在四处游荡吧,所以一时间不太好找到。”

孙翔点了点头,眯起眼睛感知着四周前行,突然他滞住了脚步。

“嗯?”他惊讶地抬起头,“前面居然有农户。”

“这种地方都有人住?”向导有些不安。

孙翔毫不在意:“也不是没可能,等会可以问问他有没有见过我们要找的魔兽。”

向导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提会不会有陷阱这回事。孙翔一身傲气,自诩新一代斗神,哪能爱听别人质疑他应对不了陷阱呢。

可当走近了细细看过了,这也不过是一户普通的农家小院,房前屋后犁出几分地种着瓜与果,一幅平和模样,但主人不在,连话也问不成。

两人扫兴而归,三方汇合之后也没人找到踪迹,只得继续前进。孙翔训了圈刚才偷懒的人,似是更不耐烦了,身边的向导胆战心惊。

“附近有村子吗?”一行人死寂着走了许久,孙翔才沉着脸问道。

“有一个,还有些距离。”

“那今晚找到那里就歇息,明天再找不到就回嘉世。”

“……是。”



反而自以为需要逃亡的两人,脚程倒比身后这路“追兵”快多了。

蓝河张着屏障走在前面,一手执着剑,一手若有似无地摆出一个保护的姿势,拦开林间肆意生长的枝桠。

叶修眼神落在他手上,若有所思,他头次被谁这么回护着,竟然有些新鲜。

他佯装农民时候蓝河也曾好面子地摆出哨兵的架子,说着要有魔兽来大可以交给他云云,可最新鲜的大概是蓝河已经知道了他是谁,两人也过了两招,是亲身体验过他并非弱不禁风的——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他真是很不一样的一个人。

叶修闷声跟在后面,没敢开口调笑蓝河,毕竟他脸皮薄得吓人,要是真说出来就要失去这么有趣的体验了。于是大陆头号能打向导此刻罕见地安静,缀在蓝河身后,悄悄品味这种罕见的照顾。

结果一个出神他就撞上了前面急刹车的蓝河。

蓝河轻声惊呼,回头来看他:“嗯?!叶神?”

叶修摸了摸磕痛的鼻梁骨,若无其事地移开眼神:“我走了个神……怎么了?前面有追兵吗?”

“不,前面有魔兽。”蓝河小声说,“很多。”

“有多远?在移动吗?”

“刚进我屏障范围又出去了,大约五十米,在朝前移动。”蓝河想起之前自己那场苦战,又向叶修解释道,“其实前不久我遇见过这种情况,有的魔兽似乎变异出了一种新习性,会自发迁徙,但似乎并不会主动攻击人。”

叶修皱了皱眉:“还有这么好的变异?”

“听起来是很奇怪,但那次我以为它们要去袭击村子,跑去主动攻击了它们才惹上了麻烦,后来发现它们只是想去一个特定的地方待着……很奇怪,但看起来很无害。”

“那先跟着看看吧,要是跟你说的情况一样,我们就不去招惹了。”叶修说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屏障可以再大一点,我帮你。”

蓝河不自然地点点头,谨慎地扩大自己的屏障范围,而毫无困难地接收下从未体验过的信息量之后,他终于体验到了有向导相伴的安心感。

他松了口气,闭眼感受鲜少能感受到的信息洪流,可下一瞬间他又猛然睁开了眼睛,讶异地抓紧了叶修:“等等,不对劲!”

前方那群魔兽突然暴起,朝前狂奔而去。


14 Jun 2017
 
评论(16)
 
热度(10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