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2)

·……我就喜欢好想急死你对不起大噶(……


二十二



叶修走了,蓝河一个人扛起吸引魔兽注意力的大旗,可刚刚的事情不由自主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他耳朵烫得吓人,不得不告诫自己要专心,强压下内心乱七八糟的念头,硬撑出一副冷静的模样来。

兽群本想追击叶修,蓝河硬是挨个把它们收拾了一顿才拉稳了仇恨,领着它们像上次一样在森林间游击起来,大概是有了经验,他做这种事情竟得心应手起来,几个来回慢慢清掉了几头追得紧的,他终于松了口气,游刃有余地放起风筝。

可人一不紧张就会开始瞎想,刚刚被危机感压迫在心底的纷繁念头仿佛出笼的鸟,扑啦啦往外冒着,蓝河挡都挡不住——

叶修到底在想什么?他似乎对一切都不甚在意,之前帮他解决结合热时候态度轻巧,结合也看做随意玩笑的小事,更不用说刚才公事公办意味的亲吻……

靠,不要想了!

蓝河晃晃脑袋,感觉到魔兽的接近,他从树后突入兽群来了几剑,又迅速撤,蹲在灌木丛间静待下一次机会。

他应该……没有想过这个举动会有别的意味吧。

蓝河垂下眼睛,他侧耳倾听魔兽的脚步,感觉它们朝着自己相反的方向走了,这才稍微放松了肌肉,原地坐下。

情况紧急,为了保持两人联系不得已临时链接一下,亲一下而已,又不掉肉,没毛病,对吧?

蓝河发了片刻呆,揉了揉脸,长叹了口气,这才轻悄悄起身来朝着兽群的方向摸去。魔兽横冲直撞着寻找他的踪迹,他悄声潜伏而去,凝神感知着身边一头落单魔兽的脚步,在它越发靠近自己的时候缓缓握紧了剑柄。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想通了,叶修是来去如风的人,从未动心才会如此坦荡,但蓝河自己已经做不到了。

他抬起另一手按了按自己胸口,那颗心动荡不安。

下一瞬间,蓝河双足猛地发力自灌木间纵身跃起,拼尽全力一剑斩下,像是赌着气要一同斩去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魔兽哀嚎一声倒下了,可他的心跳却未曾平复半分。

蓝河垂着手怔在原地,他也该明白的,心上已经发出了枝芽,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抹杀呢。

毕竟那之下是日积月累温吞生长的、不知不觉间融进了整个心脏的根。



猎户体格健壮,叶修体能不差也被累得够呛,好不容易他背着猎户挪到了村口才有村民发现了他们,几人听明情况惊慌地接过猎户带去大夫那里了,叶修终于松了重担,他拔腿朝蓝河跟他说过的通讯所跑去。

临时链接那头他能感觉到蓝河情况稳定,但魔兽力大惊人,耐力也比人类更好,消耗久了对蓝河不利,他还是要尽快赶回去。

他破门而入,通讯所的小姑娘惊叫起来,她作势拿起话筒要发警报:“谁!你、你要干什么!”

叶修沉稳地大步走近她:“沉玉是吧,认识我吗?”

那叫沉玉的姑娘惊慌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吓得僵了:“你……你是……那个叶……”

“对,我叫叶修,但我不是重点,你认识蓝河对吗?”

沉玉警惕地皱起眉头:“小蓝哥?你把他怎么样了?!”

叶修啧了声,小蓝哥……真是亲切啊。

他摸出蓝河的铭牌递了过去:“这是蓝河的铭牌,我是受他之托来找你的,村外有一群发狂的魔兽正朝这边前进,伤到了你们这里的猎户,我刚刚把他背回来,你们村的人带他去找大夫了,现在蓝河一个人在周旋那群魔兽,但树林里对他不利,他拜托我来请你通知全村人隐蔽,我们需要把它们引进来打游击。”

她接了过去,一边偷睨着他一边端详铭牌,觉得不像假货,又打了个电话给大夫,确认完猎户确实被人背了回来,这才问他:“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抢来的?”

叶修无言以对,这姑娘要是是个向导倒能让她探一探他们两个的临时链接,可这不过是个普通人,他还真一时无法证明。

“你知道我被通缉,那你知道你的小蓝哥也被通缉了吗?”叶修套起话来。

沉玉忽然沉默了,她闷了许久才嚷道:“我不信!小蓝哥不是那样的人!”

果然蓝河被牵扯进来了,叶修叹了口气,明白以后于蓝河而言确实没有退路,他开口解释,把一切揽到了自己身上:“他确实不是。就是因为他想帮我,所以才被连累了,现在我和他是一路的。”

沉玉怀疑地打量着他:“你……是不是你威胁他……”

“不是,具体可以等他来跟你解释。”叶修说,突然图景里隐约有躁动的情绪传递而来,是蓝河?

他不由自主有些焦躁,语气都加急了几分:“就算我不是什么好鸟,把你们乡亲背回来还让你们全员撤退,我也捞不着好,是吧?信我一下,情况紧急,快广播让大家隐蔽,我怕蓝河一个人撑不住。”

最后一句他话里已经带了压抑不住的急切,沉玉是个负责的姑娘,但此时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与她纠缠实在耗损时间。

不过沉玉倒似是被他对蓝河挂心的态度动摇了,她迟疑了片刻,点点头,打开广播娴熟地播报起隐蔽通知。

叶修终于放下心来,他朝沉玉笑笑,转身奔出门去,手上也片刻不闲,掏出蓝河给他的信号弹点了,小小弹药脱手而起,一声清啸,天空炸出一团烟云。



“谁放的信号弹?!”孙翔警觉地抬头,远方天际炸开一朵淡蓝的指示烟,那是蓝雨通用的信号弹颜色,“蓝雨的人,是不是他们发现了那群魔兽?我们快走!”



蓝河也看见了,他心下一松,方才心跳的鼓噪也缓了一缓,可他迅速意识到要见到叶修了——那颗心又不争气地狂跳起来。

他刚刚才看清自己的心,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与叶修相对,毕竟叶修坦坦荡荡,心虚的只是他一人而已。

一眼望去已经是很无望的期盼,更何况叶修并不把这样那样的碰触当回事,他一个人怀揣不一样的心思,焦灼难熬。

蓝河依葫芦画瓢放了个信号弹,兽群被吸引,嘶吼着踩踏过灌木与小树,朝他的方向聚拢而来,他敏捷地闪现于林间,穿过包围圈,拔腿朝着村子的方向奔去。

风从他耳边刮过,身后魔兽的吼叫与脚步声震荡树林,他却不着边际地想着:那就离远一点、冷淡一点,作为一个尽职的友人好好陪他走完这一段吧。

可心脏不甘地冲撞着胸腔,生生发痛。


评论(26)
热度(13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