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3)

二十三


蓝河正心神不宁,竟不知何时天色忽沉,落起了雨,雨势迅速滂沱,连绵雨声被林间叶片放大成一片喧嚣。

他抬头看看天,抹了两把脸,心下忐忑。白噪音在战斗里不是什么好事,它太容易掩蔽那些不易察觉的动静,蓝河努力沉下心来感知雨声之下的微小动静,却不料左侧的林间一阵骚动,紧接着密林里便扑出一头魔兽来!

蓝河惊得本能后退,却一脚踩上身后被雨水浇得泥泞滑溜的树根,一瞬间失了平衡滑倒在地,那魔兽见势兴奋地扑来,蓝河忙就地一滚,可小腿仍然被魔兽利爪挂了一下,他吃痛却也来不及查看伤口,只顾得上狼狈躲避魔兽密集的扑咬。缠斗间他被魔兽追得死紧,根本无暇起身,滚了一身泥水行动都拖沓起来,形势越发不利。

蓝河心下隐隐有些绝望,只有这一头也就罢了,身后不远处他还引了一屁股兽群,叶修……叶修还不来的话,他可能……

——我来了,闪开!

叶修急切的声音忽地自脑海响起,魔兽正直直朝蓝河扑来,他来不及想那么多,依言拼尽全力朝一侧滚去,旋即一柄伞带着那人从天而降,伞下无风无雨,犹如梦境。

蓝河撑起半边泥水滴答的身子怔愣在原地,大脑被惊喜炸成一片空白,周围一切都失了焦,只有叶修的一举一动是清晰的、是令人眷恋得移不开视线的。

叶修见他不在射程内了,利落地收伞为炮,将空中正扑起的魔兽精准击落,趁着它还没能爬起来,他冲过来一把将蓝河拉起,上下打量了一圈看他没有大碍才长出一口气,然后用力抱住了他。

他一语不发,只有体温隔着衣物与泥水熨了上来,两颗心隔着胸膛几近同步地鼓动共鸣,蓝河方才下定的决心瞬间土崩瓦解。

这样一个人,要他怎么放得开?


身侧魔兽挣扎着爬起,这样的姿势只持续了片刻叶修就松开了蓝河,转而警惕地望着魔兽,只攥着他泥泞的手不肯放:“你腿上怎么了?”

“没事,被它抓了一下,应该不严重。”蓝河也紧盯着魔兽,它似乎被刚才天降炮弹这么一种新奇的攻击方式吓到了,尚不知面前新来的这个人类有什么能耐,一时间只刨着地面作势低吼着,却不敢靠近,“它不敢来了,叶神,我们走,后面还有一群。”

叶修点点头,两人面对着魔兽,一步步朝村子的方向退去,随后转身飞跑起来。

“放信号弹的时候就感觉你情绪不稳定,还以为你那时就出什么事了。”两人飞快穿行在林间的时候叶修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蓝河愣了愣,突然想起那时他在纠结些什么——靠,怎么这都能传过去!

怪不得叶修反应这么大,可……可他因为这种原因……也太丢人了。

“没、没有……我……就……”蓝河尴尬得结巴了,一瞬间竟连借口都想不出来,“没事,没事,谢谢你。”

叶修突然笑了,他又紧了紧握着他的手,什么都没说。



汇合之后一切变得顺利起来,蓝河主力吸引仇恨,叶修替他守护起比平日更大的屏障,时不时也帮他分担一点火力,两人不一会就到了村口,叶修先一步确认了村民都撤退到位之后两人引着兽群进了村,滂沱大雨里熟悉的民居与小道映入眼帘,蓝河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这可是他们的主场了。

他熟悉地形,领着叶修在农户间神出鬼没地穿梭起来。两人拐入狭巷又跳入窗户,屏息抵住墙壁,蓝河闭着眼张开屏障,叶修替他梳理去杂乱的信息,嘈杂的雨声渐渐消失于感知中,他只专心致志地听着不远处魔兽接近的脚步。

“两只过来了,三点方向,附近没有别的。”他试着在心里念道。

“好。”叶修的声音又自脑海里响起了,“我去引个火力,你偷袭吧。”

这么一看临时链接着实好用,蓝河欣喜地点点头,在感觉魔兽越发接近之时心里一声暗号,便只见身边的人双腿一个发力,敏捷地跃出窗子,端起伞化作的枪几下扫射,然后转身就跑——

千机伞确实更胜在机巧而非实际的杀伤力,魔兽挨了枪子也没退缩,倒是切实被激怒,咆哮着朝他扑来,蓝河见势起身紧贴着窗框,在它掠过窗外时猛地出手。

剑光出鞘,一瞬间仿佛切断雨幕,也破开了直冲过来的魔兽胸膛。

“好!”叶修不知何时站上屋顶躲风头,他笑着喝彩,“还有一头交给你,哥歇会。”

蓝河点头迎战剩下这头魔兽,人类毕竟比起魔兽聪明许多,在有足够掩体的地方单打独斗他倒不觉得困难,不几招便占了上风。不过蓝河本以为叶修真要休息会,可打起来仔细一揣摩便发现自己屏障八风不动,便也明白叶修并未松劲。

他依然时刻专注地替他梳理着浩大的信息流,不露痕迹地支撑着他。

蓝河心头一涩,向导的负担往往都看似轻松,不像哨兵冲杀在前线那般成果显而易见,但实际为了维稳屏障,他们的精神已经时刻处于重负之下,像叶修这种还抽空替他分担火力的更是极为不易。

那就由他多承担一点拼杀的疲惫吧。

蓝河忽地自潜伏的角落杀出,用力送出一剑,结果了这头已经被他遛到迷糊的魔兽。他回头想寻找叶修,只见那人正坐在刚才的窗口朝他笑着招手。

“走,下一波。”



有叶修一起,不再需要担心屏障不稳信息过载,也有人替他在危急时刻拦下一招,这一行比起之前的一人拼杀轻松太多。被拉回村子的十几头魔兽被他们在村里诱导着分散成几拨,如此这般一人引怪一人主力地慢慢消磨着兽群,不觉间竟再感觉不到魔兽的气息。

蓝河不可置信地在村里巡视了三圈才敢发讯让村民出来,躲在地窖里的人们惴惴不安地探头,四下张望之后又慢慢从窖里出来走到屋外。

他们起初小声交谈着,害怕又好奇地打量着四处的魔兽尸体,渐渐四面八方的人们聚拢来朝着通讯所跑去,议论声也越来越大,起初的不安与怀疑渐渐化作欣喜与振奋,七嘴八舌的声音都在说着:

“他们赢了!”


“小蓝哥!”沉玉也慌张地从通讯所的地窖钻了出来,她一见蓝河眼泪便绷不住了,“真的是你,你真的没事……你们、你们赢了!”

“赢了赢了!”窗外路过的村民兴奋地应和,越来越多的人跑进通讯所,他们大声说着感谢的话语,“真的太厉害了!猎户都给打成那样了,居然你们把它们全部打没了!要不是你们,咱们村子得成什么样啊!”

小小的房子里很快塞满了激动的村民,他们围着叶修和蓝河问东问西嘘寒问暖,越来越多的人抱来鸡蛋抱来腊肉,恨不得把家里的特产都送给救了村子的人。

蓝河倒是来过几次,领略过一点淳朴民风,反倒叶修被这种天然的热情轰击得手足无措,不多一会他手里便抱了满怀的土特产,一个大婶还奋力想往他怀里再塞一只老母鸡,蓝河连忙替他拦了:“婶,别给啦!太多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俩根本吃不完……”

“这都吃不完像什么样,要能吃才行!”大婶竖着眼睛教育他,“年轻人多吃是福!”

蓝河求助地去看叶修,结果这人新奇地看着他们一来一往,这样纯然的善意与热切他很久没有体会到了,完全切换成一幅看戏模式,一点都不打算给蓝河帮腔。

可他俩哪带的走啊!


评论(14)
热度(14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