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4)

二十四


“嘎——”

蓝河正哑口无言之际,窗外一声长鸣,绝色倒是来救场了,蓝河赶紧把鸡给塞回大婶手里,挥挥手让它从窗外进来,它却看起来有些发急,一路飞一路叽叽咕咕地报起信来。

蓝河一听便皱起了眉头:“追兵近了?”

绝色急切地点点头。

“追兵?”看不见精神向导的大婶一头雾水,抱着鸡重复道,“谁追你们?”

“……婶,你们可能不太清楚,我俩被通缉了,后面有人在追,我们就先走了。”蓝河垂下了眼睛,他把叶修抱着的特产一件件拿下来还给身边的人,“谢谢大家,这次我们留不了了,以后有机会澄清,一定再回来。”

叶修想了想也接上他的话:“他们看到这些魔兽肯定会问到我们,你们照实说就可以了,不要牵扯大家,我们跑得掉。”

“小蓝哥,别啊……”沉玉不敢置信地拽住他,“哪有你们说的这么轻松,全境通缉我难道还不懂吗,你们能去哪啊……”

四下的人们突然沉默了,再淳朴的深山村民也不会不明白全境通缉的意思,蓝河轻轻抽手出来拍了拍沉玉的脑袋:“没事,有办法的。”

他拉上叶修,拨开人群打算出去,拦在他身前的大婶却纹丝不动。

沉玉颤抖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大家……小蓝哥的为人大家还不清楚吗,咱们就算不能帮太多,起码让救了村子的人在村里歇一晚,好不好?”

茫茫雨声里,村民细碎的议论声响起,渐渐发酵成杂乱的大声嗡嗡。也许掺了方言,蓝河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直觉不会是太好的结果。

一片混乱中只有手心里叶修手掌的温度安稳如初,蓝河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又暗自握紧了他的手一点,然后他咬咬牙作势要用力推开面前的大婶,却只听她中气十足一声吼:“是啊,哪有这种道理!”

蓝河被她一把搡了回去,他俩跟着一屋子的村民面面相觑,蓝河茫然:“啊?”

“别客气了,几点了都,歇一晚再走,不然像什么话!”大婶又把鸡塞进蓝河怀里,“小玉,村长呢?闹半天怎么他不在?”

“村长上溪山城开会去了……”

“啧,那就咱们自己做主了,让小蓝和这位——怎么称呼啊小伙子?”

叶修被问得一愣:“我啊?您就叫我……小叶吧。”

蓝河着实没忍住,别着脸扑哧一声。

“行,大家刚刚都觉得就这么赶人家走太不地道对不对,今晚就招待小蓝和小叶在村里好好住一晚,好吧?”

满屋子的人吼得震天响:“好啊!”


蓝河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愣了半天才带了征询意味地看向叶修,却见他也是一脸不可置信,蓝河便明白了——他俩怕是都已经做好了背离全世界的准备,未曾想过还有人愿意毫无芥蒂地向他们张开双臂。

但是这实在牵扯得太多了,一旦包藏通缉犯的事情被发现,单纯的好意必然会被打成莫须有的阴谋,他们不该让这么善良的人承担这些东西的……可愣神之间他们竟然已经被村民挤挤攘攘地推到了地窖口,沉玉正拽着蓝河往下拖:“哎呀小蓝哥,你还犹豫什么啊,快点藏起来吧!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了!”

“等等……”

“别等了,你问问你的那个小鸟,他们还有多久到,我们要收拾啦!”

大婶一巴掌拍上他脑袋,生生将蓝河给揉进了地窖里,又要转身来拉叶修。

叶修被她吓一大跳,连忙摆着手把自己塞进地窖里,罔顾下面有人拼命戳他腰想让他挽救一下局面:“您别……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绝色很通人性,它叽咕应了两声大婶的话,蓝河又忘了催叶修,忙不迭探脑袋出来翻译给大婶:“它说可能十来分钟。”

“那没问题。”周围的人七嘴八舌,“你们可别小瞧我们了,要在这山里过活,人人都得会布陷阱。”

“别啊?!”蓝河大惊失色,以为他们要谋杀钦差,“冷静点大家!”

“想啥呢,我们也不敢啊,傻小子!”大婶吃吃地笑了,把他俩往下一按,利落地放下了地窖门,“但瞒点事情藏点东西,我们还是会的。”

“不是——”

上面传来重物挪动的响声,估计是有人搬了水缸之类的压了上来,蓝河抬手推了推,门果然打不开了。


他俩在大婶的威压下毫无出息地蹲在地窖里,认真思考起自己作为哨向的尊严。


“这可怎么办!”蓝河愁得直打转,“地窖应该整个村都是通的,要不咱们找个没人的口先走?”

叶修一把拽住了快要在地上踱出辙来的人:“这还是算了,且不说你这样让他们怎么想,万一他们谎都撒出去了,我们一出门被追兵碰上,这怎么脱得开干系?”

“唉,也是。”蓝河叹了口气,挪到他身边坐下,头抵在窖壁上小声喃喃,“可是能藏住也就罢了,我们明天就走,不会影响到他们,可万一没瞒住呢,毕竟他们又不是什么搞情报的,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农民而已啊……”

叶修拍了拍他的脑袋,沉默许久他才轻声说:“就拜托他们吧。”

也许普通人身上也会绽放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一门之隔的地上,村民们忙碌地奔走起来——强壮的男人先将散落在村里的魔兽尸体拖进各家的地窖,妇女孩童负责收拾各家屋里的凌乱,又出门分头排查起残余的血迹。先前妨事的大雨此刻反而成了助力,血迹与脚印被冲得七七八八,不用再怎么冲洗便掩去了战斗的痕迹。

沉玉清理完了通讯所附近,站在窗前,望着村里被魔兽毁坏的几座屋子沉思:“屋子坏了要怎么说呢,要不就说猎户大哥撞见了魔兽,叫全村人都躲到了地下,等到敢出来的时候发现魔兽来捣了乱,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挺好的,等会我去跟猎户说说。小玉,你等会可能得接待那群人,装得可怜点应该就行,吓坏了那种!”身后大婶应道,“你也发个广播吧,叫大家收拾完也各回各家,平时是啥样今天就啥样,就是都被吓到了。”

沉玉应了她,打开广播通报了一遍便收了线,回头来将陪着她的村民们送出门:“那大家就先回吧,可能那群人也快到了。”

“小玉啊,那就交给你了。”

沉玉嘻嘻地笑了,她年纪不大,但打小跟着当通讯员的父亲耳濡目染,又自己接下通信的责任一两年了,待人接物已经自有一套心得:“这种事情我还是挺有信心的!”


村民互相告别,各自走向各自的家,各家暖融融的灯光渐次亮起,仿佛小小村落一个最普通不过的夜晚。

可所有人心里都揣了一个秘密。


评论(19)
热度(11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