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5)

·恭喜我蓝进入B萌八强!!!他这么好!!!!投票的大家也都特别棒!!!!接下来就看老叶表演了,哎嘿



二十五


谁能想到地下两个哨向反倒成了全村最闲的存在呢!

一直发愁也无济于事,蓝河最终长长地叹出口气,起身来想找点事干,刚起身却惊飞角落里一个活物。

蓝河吓一跳,一声谁都怒喝了出去,却听身边叶修噗嗤一声,他定睛看去:分明是大婶塞他那只老母鸡,人家腿还给绑着呢。

他脸红透了,围追堵截地把那鸡给抱在了怀里,这才羞耻地回头怒喝:“哎靠,你笑什么啊!”

叶修坐在墙根乐了半天,朝他摆摆手:“太好玩了你。”

“这是哨兵的警惕!”蓝河努力挽回自己的形象,“万一是什么埋伏的……”

“埋伏了一只你自己抱下来的鸡。”

“……”

蓝河不想跟他说话了,觉得自己之前怕是透过八百米滤镜看人,这么气人的风味明明一如既往,他到底怎么觉得这个人温柔的?

叶修看他脸皮都快烧穿,便不逗他了,招招手叫他过来:“能感觉到有人来了吗?”

蓝河顺从地过去握住他的手,忽然就觉得这事做起来自然得可怕——他们这两天为了扩大屏障和维持链接,时不时就牵到了一起去,明明起初蓝河似乎还会别扭那么一秒来着……

他一瞬间有点迷茫,就这样走下去,他们两个会变成什么关系呢?

“怎么了?有问题?”

蓝河忙回过神来,迅速张开屏障:“没事,还没感觉到有什么……等等,什么声音?咚地一声,有东西摔进来了!”

“不是鸡?”

蓝河气得回手戳了他一肘子。

玩笑归玩笑,两人心里真切地警铃大作起来。蓝河提起了一颗心,领着他朝着印象里的声音来源探去,却在看见源头的时候愣在了原地:这不是刚被他们干掉的魔兽吗。

好嘛,地上的村民刚好揭了地窖盖,他们呼喝着:“来——一、二、三,扔!”

叶修赶紧拽着蓝河往边一躲,魔兽被大雨淋得湿漉漉的尸体咚地落在他俩身侧。

蓝河懵了:“大哥你们这是……”

地上的大哥这才看见他俩:“啊?你们咋在这啊,我们这不是藏尸体呢,你们就别过来啦,脏!”

他俩哭笑不得,这可真是土法掩蔽,但也许确实有效。魔兽身上的血被大雨冲刷殆尽,气味也不重,起码蓝河之前都没感觉到味道,再加之丢在腌着菜堆着柴、本来气味就够复杂了的地窖,大概真能躲过追击者的五感。

叶修蹲下身去翻了翻魔兽的尸体:“不过还真看不出来什么不对。”

蓝河也蹲去他旁边,探头探脑地跟着他观察:“你是说它们看起来特别疯?”

“对,你也说你见过的那次跟这次不一样吧。”叶修撩撩它的眼皮又掰开它的嘴,“但看起来也没有狂兽病的症状,不知道解剖能不能看出什么……”

两人起身来往回走去,蓝河回头看了眼那魔兽:“如果是精神上的问题……会能检查得出来吗?”

“恐怕做不到。”叶修说,“你也觉得不对劲?”

“嗯……起码以我的经验从没见过这种情况。”蓝河低头揉揉自己的鼻子,在叶修面前谈战斗经验总有点大放厥词的味道,他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觉得这是变异,真要是变异总该经过长时间自然选择才会形成族群吧,可这种情况毫无先例,这不应该。”

叶修点了点头:“那这样,普通的可能性恐怕都排除了。”

“你的意思是……”

蓝河话说一半突然停了脚步,他紧紧攥住叶修的手,转去心底跟他对话:“他们来了!”

临时链接这时候倒真看出它的好用,防火防雷防哨兵。叶修震了一震,他放轻了动作,牵着蓝河原地坐下,在心里问他:“几个人?”

两人交流彻底转为心电感应,蓝河应道:“八个,好像有两个向导,他们敲门了。”


“来啦,哪位?”沉玉小跑着去开门,门一开她惊得退了一步,“您是……”

孙翔背着战矛俯视着这个小姑娘:“你好,嘉世孙翔。”

“您、您好。”沉玉打了个结巴,突然从高个子青年的压迫力里缓出一分清醒来,“嘉世?”

他们村虽说地处蓝雨与嘉世交界,但毕竟行政上还是隶属蓝雨管辖,嘉世的人来得不多,就算有也是因为在交界附近出任务有了困难来急救一下。难道蓝河和叶修是被他们从嘉世一路追到了这里?可蓝河不是蓝雨的哨兵吗?

沉玉心思千回百转,话里倒是礼貌客气:“请问您是在附近遇到了什么困难吗?我们村虽然属于蓝雨,但能帮忙也会尽力。”

孙翔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水:“是这样,我们从嘉世那边追击一群魔兽才到了这里,但一直没跟上它们,想问问你们村里人这两天有没有见过躁动得厉害的魔兽?”


地下的叶修与蓝河俱是一愣:“……追击魔兽?”


沉玉也是一怔,但她迅速切换好了剧本,眼圈刷地便红了:“有,有的啊!”

孙翔眼睛一亮:“哦?”

沉玉忙不迭将他们请进屋里坐下:“孙翔大哥,您来的可太巧了,就今天白天我们村子被一群魔兽袭击了,还没来得及上报,没想到是你们在追击的啊!”

“对。”孙翔心中暗喜,看来陶轩还是没骗他,这确实是个重点任务,“什么情况,你具体说说?”

“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我们村的猎户大哥在林子里打着猎,突然就发现……”


沉玉按照之前商量的思路编了个猎户逃亡报信,全村紧急避难的故事给孙翔一行人听,对方倒是不疑有他,听完便起身要去看看被毁坏的房屋,两人又悄悄在地道跟上他们——

“嗯?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孙翔突然说。

两人惊得靠壁僵直,肩膀手臂挨挨挤挤,蓝河只敢动动手指捏他:“这也太灵敏了吧……”

上面沉玉的声音传来:“哎?可能是地窖的老鼠吧,孙翔大哥你五感也太厉害了!唉,我们堆点东西在下面经常被咬坏,好烦的。”

听上面再没追问了,两人松了口气。

“孙翔这人确实很有实力。”叶修说,“咱们动作挺轻了,这都能发觉,是个人才啊。”

也许是叶修最近接触的人只有他,享受惯了几近独占的相处模式,乍一听他夸奖起别的哨兵,蓝河心里竟有些泛酸。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呃……你跟他熟吗?”

“他以前越云的,是我走之后去的嘉世。之前接触的少,只是有听说,不过我走之后却邪好像就给他了,听说算是新斗神吧。”

他知道叶修大约是不在意的,可那点酸突然就化作五味杂陈的心疼,蓝河不说话了,只握了握他的手。

两人静悄悄地朝前走去,感觉上面孙翔站定在了一个地方,许久才再次开口:“是鹰爪兽,明白了,它们往哪边去了你们知道吗?”

沉玉状似低落地说:“大家都一直躲在地下,听不见声音了才敢出来,这实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脚印?”

那当然是没有的了。

上面的人大约也是巡视了一圈毫无所获,只听孙翔无奈道:“今晚是看不出什么了,能麻烦你安排一下驿站吗?找不到方向,我们也赶不动路了。”

沉玉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做出为难的神色:“孙翔大哥,其实咱们现在这里就是驿站,您看都被魔兽糟蹋成这样了,实在住不了人……您要不要趁现在天色不算太晚,赶到隔壁村去试试?应该一个多小时就能到。”

沉玉说谎了,这并不是村里的驿站,只不过是一栋被毁得看不出门脸的小楼,但未曾来过这边的嘉世人当然不会知道,他们犹疑了半天,又打听村民家里能不能收留人,沉玉劝得口干舌燥才终于送走了他们,她长长叹出一口气,等到他们彻底走远,这才着急忙慌地掀开地窖跳了下去。


评论(17)
热度(15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