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6)

日哦!!忘记打广告!!!!!!!!!

《观星人》预售进行中,☆点我☆拯救糊墙作者


二十六


一切好似风平浪静了下来,沉玉小姑娘办事利索,高高兴兴把他俩从地窖捞出来又飞快安排好了驿站,把他俩塞进客房才肯松一口气,扒在门口笑眯眯地跟两人告晚安。

叶修赶她回去:“好了好了,都多晚了,快回去吧,晚睡明天挂黑眼圈啦。”

沉玉吐吐舌头溜了,房间没了叽叽喳喳的少女就显而易见地冷清下来,蓝河一瞬间有些不自在,他想溜:“那我先去洗个澡……”

叶修没意见,他飞快缩进了厕所里打理自己,半天才酝酿好了跟他说些什么打发这样同住的夜晚,出来却见本该躺平了的人拿着绷带和药在等他。

“你洗好了?来上个药。”叶修朝他招手。

蓝河这才想起之前林子里他被魔兽咬了一口,无措地退了一步:“没事啦……已经不痛了。”

挂彩这种事对他而言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他也没有固定的搭档,没谁会关照两句,久而久之伤口的疼痛成为麻木的常态,只要没毒,他能分分钟把伤忘去天外。

他却没想到叶修看见了,还一直挂在心上,他一下有些消受不过来这样的好意,容易误会。

叶修瞅着他哼笑一声,走过来朝他伤口稳准狠地一踢——


打发掉被惨叫引来的驿站管理员,蓝河气呼呼地坐在床上,被叶修捞着腿上药。

“你说你这是什么人……”

“哪叫有人逞强啊。”

白天的伤不算轻,当时又裹了泥水,大概是感染了一点,被他提醒蓝河这才发现伤口情况确实不太好。

蓝河哑火了,许久才干巴巴地憋出一句:“我确实习惯了,想不起来。”

“这习惯不好,要对自己好一点。”叶修说,“还是要对疼敏感点才对,该治就治,不然身体迟早有一天会报复你的——有干净的帕子吗?”

“有。”蓝河应了声,翻包的时候却动作一顿——有是有,可那是……

见他半天没动作,叶修都疑惑地抬头看了,蓝河只得硬着头皮从行囊里掏出包得好好的花边手帕来给他:“只有这个。”

仔细想来这块帕子也颇为奇妙,这么可爱,应该不是叶修的,那又是谁的呢,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没有参与过的叶修的人生里,叶修会有重视着的女孩子吗?他不知道。

叶修愣了一愣:“你还留着呢……”

“毕竟是救命恩人的线索是吧。”蓝河一看见这帕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赌着气,硬邦邦地说。

叶修乐了:“还记着仇啊!”

蓝河闷闷地说:“很气的,毕竟有人骗了我大半年,我记性不好一点儿对不起他。”

叶修笑了半天,伸手拍了拍他的腿:“好啦,不气了,金牌包扎服务给您抵扣一下生气额度。”

闹够了,叶修沉静而利落地清创上药包扎,伤口被他踢到唤醒了疼痛,可他包的动作却完全不会牵扯出新的痛感,是很隐蔽的温柔。

蓝河垂眼看着他出神,这是为数不多可以好好看着他也不会被觉得奇怪的机会,他用视线暗自描摹这个人的脸庞,心脏被雀跃与酸涩塞得满满当当。

放不下又离不开,不甘于单恋,又不知如何才能被回馈相等的情感。蓝河迷茫地想,要拿他怎么办呢。

叶修结束了包扎,拍拍他小腿示意完事,一抬头却对上他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他怔了片刻,鬼使神差去戳他的脸:“回神啦。”

蓝河身体微微一震,却没像平时一样飞快躲开,他只是直率地看着叶修,是想说点什么的模样。


窗外突然喧闹起来,黏着的视线被生生扯开,两人从奇怪的迷蒙气氛里惊醒过来,猛地望向窗外,他们还没看见什么,紧接着却听驿站的广播滋滋地响起电流声,沉玉努力压抑着慌乱的声音传来:“各位村民,村子突然遭到大量魔兽包围,通讯所已联络溪山城请求支援,请各位迅速进入避难区,不要在地面逗留。再播报一次,各位村民……”

两人惊异地对视一眼,他们明明干掉了一整群魔兽,现在又哪来的大量?

“什么情况,我们下去看看?”蓝河紧张地站起身来,“我怕沉玉她……”

“等等,我们再看看,通讯所有地窖,她能照顾好自己的。”叶修拽住他,伸手指指窗外,“那群人回来了?是不是沉玉骗他们?”

蓝河深吸一口气点点头,他与叶修蹲下身去,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盯着楼下,却见那一行人形容狼狈地朝着村里退去,只不见了孙翔。

他心里正犯着嘀咕,便见通讯所的楼顶转瞬间翻上来一个人,脚只轻轻一踏屋顶便再一个跃起,战矛划破空气闪出银光,朝通讯所另一端的转角扎去,一头魔兽正正拐过转角,被他借了重力的一击狠狠刺中,血花飞溅。

蓝河倒吸了口气:“厉害……”

叶修赞许地点点头,两人精神也越发紧绷起来,真有魔兽,意味着沉玉并非只是在骗孙翔,所以——

孙翔一击得手迅速撤退,他身后,一头、三头、七八头……不,不止,更多更多的魔兽自通讯所后涌出,张牙舞爪地朝着孙翔扑去。

驿站里的两人瞪大了眼睛,蓝河伸手抚上剑柄,却被一只手缓缓地按了下去。

他诧异地去看叶修:“我们不出手么?!”

“还不至于。他们有六七个人,既然我们两人就可以挑掉二十多个,不如看看他们的表现。”

孙翔一行人是冲着魔兽而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很可能他们还没有暴露,此时出去确实恐怕得不偿失。

蓝河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将抽出半截的光剑压了回去,抬头看向窗外。


孙翔从没遇过这么狼狈的事情。

他们一行人刚离开村子不久便感觉到附近有魔兽躁动,他总算找着目标,疲倦了几天的精神陡然兴奋起来,命令全队急行追踪魔兽,却没想到撞上的是混合了不知多少魔兽的大型集群。

哨兵的五感毕竟感觉不出魔兽的模样,远远只觉得数量略多,正面交锋了一波才见得不对劲,一行人仓皇撤退,魔兽却少见地穷追不舍,硬是将他们追回了村。

直到接近村子,他们才真正发现这群魔兽量大到竟几乎形成了包围圈,正在一点点向着他们、向着村庄包抄而来。

陶轩这个人什么意思?!

孙翔带着一股怒气,自屋顶俯冲下来干掉了两头魔兽,转头去找自己的临时搭档,对方却被两头魔兽缠得回不了身,他不耐烦地一矛扫去,喝道:“走!撤退!”

保守估计围村的魔兽有八九十头,六个S级或A级哨向也便罢了,可他们这六个人本只是为了应付一窝狂躁的魔兽才组成的小队,水平参差不齐,一不小心就像刚才他的搭档一样无法脱身,C级那两个家伙身上还有伤,要敌过这么多魔兽简直天方夜谭。

他不知道光凭他一个能打的能撑多久,通讯所的小姑娘说溪山城的支援起码两个小时才能到,他们能赶上吗?只能尽力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招手叫队友躲去民房里准备伏击,然后回身抽出战矛扫倒一片魔兽,便再次跃上屋顶。

却邪映着村里明明暗暗的灯火,在空中掠出一道流光。


评论(15)
热度(15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