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7)

·忙完一段,我肥来啦!

·想起来,本来想用中国四大宽容,来都来了,人都死了,大过年的,都不容易

不过文里既不是大过年的又只死了怪,实在不能完整使用四大宽容梗,很难过!


二十七


民房里的一向一哨惴惴不安,扒在窗口与斜对面房子里的队友茫然地交换眼神。他们与孙翔行动这些天来几乎没有和他打过配合——基本上是听令照做的份——原因一是实力的确有差,他们遇见的事基本孙翔一人便可以解决;二就是……这位嘉世新秀,脾气是真不太好。

也许是实力超群之下,凡人就成了渣渣,一举一动凡是有一点不合他预想,合作就基本崩盘,可大家都是普通人,哪来这么缜密的行动能力呢。

年轻的哨兵借着身边向导的力量感知外面魔兽的脚步,他叹了口气,紧了紧手里的枪,膝盖隐隐发力:“可翔哥总不能一人挑七八十头魔兽吧!”

虎头虎脑的年轻人总有着一股子冲劲,就算被前辈训过不承认过也总想帮上一手,他悄悄将枪管压上窗棂,正要挑个合适时机来上一阵扫射,话音刚落却见孙翔自窗口一掠而过,却邪带着风声扫倒一片魔兽。

有那么一瞬间他眼神对上了屋里的哨兵,孙翔脸侧还沾着不知他的还是魔兽的血,眼神冷得像战矛的锋刃,一个对视愣是让B级的小年轻生生膝盖一软。

“还敢瞎打吗。”向导赶紧扶了他一把,“得了……咱们别添乱了,不然一会翔哥又嫌我们多事呢。”

他没敢再辩驳。


楼上的两人观望得发急,蓝河紧张地攥着手:“怎么……就孙翔一个人?”

“其他人埋伏起来了,可能是有什么想法。”叶修思索片刻,“不过他这样也太勉强了,多来个人分散一下火力也行啊,又不是没人可用。”


最终他俩也没能看出孙翔有什么想法,从头至尾不过他一个人在拼杀,明明局势已经越发不利,可顶多他的队友出来伏击了几下,便又迅速收手藏了起来,或是毫无章法的一阵乱打又撤了回去,蓝河一头雾水:“叶神,你直接告诉我,是我水平不够吗,可我真没看出来……”

“别了,我也啥都没看出来。”叶修拍拍他脑袋,“如果不是哥走眼,那就是他们根本没在合作。”

“什么,都这样了还不配合应敌,他们小队到底分裂成什么样了啊!”蓝河不可思议,他紧盯着孙翔,看那个哨兵原本灵活矫健的行动被伤口与疲倦拖得越来越迟缓,他心里揪得发慌,“叶神,我们上吧?他看起来撑不了太久……”

叶修看了他一眼,眼底带笑:“好。”

蓝河被他看得毛毛的,赶紧爬起来催他:“笑什么啦,走了!”

“笑你心好。”叶修跟着起身来,在他身后慢悠悠地说,“挺可爱的。”

蓝河一个白眼翻了回去,可接着他握了握剑,低声坦承:”随你笑吧,我就是觉得……都不容易。“

”是嘛,所以来都来了,不如打把。“叶修轻松地说,”打完再跑就是了。“

这种心情着实有些理想化的天真了,蓝河再明白不过,可叶修如此的回应突然就让他坦白自我而悬空的心轻轻地落下,安稳地陷进一片柔软的云朵里。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背对着叶修笑了。

两道身影自驿站墙根一闪而过,随即融入沉沉的夜色里。


不远处孙翔正焦头烂额,单兵作战能力再强也敌不过兽海战术,再怎么努力避免也还是挂了七八处彩,再加上长时间用力跳跃与疾跑,腿部肌肉也疲倦得微微痉挛,他闪身进一家民居喘息片刻,又不得不迅速从另一边逃出以迷惑兽群的注意力。

太累了,可手下那群人——

孙翔一回头正看见队里的神枪手哨兵抖抖索索地立在对面窗口,他举着枪没轻没重地乱射了一圈,倒是吓倒了一片魔兽,可下一秒他跳上窗棂大喊:“翔哥,我帮你引开一些吧!”

他背后的向导惴惴不安地点着头。

“不用!你应付不来!”孙翔强忍住不耐烦,轻轻地啧了声,他手下的人实在太不自量力了,眼看他一个S级都快要扛不下来,更何况一个B级的小哨兵,“王泽呢,看到他没?”

他就来得及问了这么一句,转头又被紧追不舍的魔兽逼得忘到了九霄云外,等王泽听见号令探出头来,他们的领队又带着魔兽跑远了。

“翔哥派我干什么来着?”

B级的小哨兵懵了:“他还没来得及说……”

“得,那哥来说吧。”

微哑的声音突然自他们身后房屋的暗角里响起,所有人都惊得举起武器后退一步:“什么人!”

“别怕,是我,叶修,应该还有人认识吧?不过现在不叫你们比较熟的那个名字了。”叶修与一个执着光剑的青年自阴影里缓缓走出,传说中大陆最能打的向导此刻唇角带着些微笑意,“王泽,孙翔叫你去帮他引一部分队尾的魔兽走。”

一时间万籁俱寂,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这位传说级的人物,竟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们都是嘉世人,没谁不认识叶秋大神,也没谁不知道当初沸沸扬扬的哨兵狂化事件,甚至他们里面年纪长些、常驻嘉世都城的人还接受过他的例行疏导……联盟通缉令出来的时候,要说经历过这一切的人内心不曾震荡,那都是假的。

也有人跟着江湖传说猜过“叶修”不过是个冒用名头的假货,可此刻他们所有人心底都再清楚不过:这就是那个人。

“叶神……”有人轻轻唤了声。

那是经年积累起来的敬意。

“嗯。”叶修随意地应了声,向几人点头致意,“还好,没被大家忘记,多谢——王泽,你的任务比较重,但神枪手很适合吸引火力,现在就去,之前大家配合不太顺利,现在孙翔情况不乐观。”

“哦……是!”王泽有一瞬间的怔愣,但他向来在团队里也没什么话语权,也来不及想那么多,转身便依着叶修的话朝着孙翔的方向奔去。

他人跑出数十米,孙翔回头看见了他,表情竟有一丝宽慰,还伸手给他指示分散魔兽的方向,王泽这才松了口气,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刚刚听了谁的话来着——

那可是通缉大红榜上的叶修啊!


另一边几人同样没缓过劲来,愣愣地听叶修逐一给每个人分配任务:“这个B级还是B+的神枪,你原地待命,魔兽只要过来超过这里——”

他拿伞尖在地上划了条线:“就乱射扰乱它们视线,两个术士只管躲在隐蔽处紧接着束缚术,拳法,枪一停你从后面冲拳偷袭束缚住的,搞定一个算一个,不要勉强,尽量不要受伤,每次有魔兽被引过来就这么做,一次不求多,只求有减员就行,明白了吗?”

“……是!”

“小蓝跟我走。”叶修转过头来朝身后保持保镖造型的蓝河眨眨眼睛,剩下半句只张嘴做着口型,“等会方便跑路。”


25 Aug 2017
 
评论(24)
 
热度(13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