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8)

和食尸鬼拼字输了,现场需要大喊:我是猪!!!!



二十八


村子另一头的孙翔毫无所觉,他只是惊讶于王泽突然的开窍,明明之前都是挺没主意一个人,真看不出来,关键时刻竟能领悟到自己的意思。

他前所未有地想:是不是太小瞧了这些人了?

应该是王泽分流走了一部分魔兽的原因,肩上担子骤然一轻,他脚步松快起来,带着魔兽朝回转去,心里琢磨起能不能把自己其他几个队友也派上用场看看,可仔细想想他又肩膀一垮:唉,剩下那群家伙,那不得他手把手教啊!

这哪有时间。

他领着魔兽跑过小巷,刚要拐弯进民房里打个伏击,密集的枪声突然自身后响起,他瞬间睁大了眼——

转弯间余光扫过,他看见那个B级的、之前还抖索着的小哨兵,此刻正趴在窗前,神情专注地扫射着面前经过的兽群。

兽群惊慌地嚎叫起来,转身去寻找子弹的来源,孙翔迅速闪进民房,自破旧木门的裂缝里潜望出去,只见刚刚还精神高度集中的哨兵一个激灵,哧溜缩了回去,孙翔见此,一声啧都夹在了唇间,却见他对面的窗口猛然立起两个术士,两人的吟唱已经几近结束,只齐齐举起法杖各自朝着一头魔兽一指!

孙翔明白了,他跳出民房,战矛划过一道凌厉的光,几人惊呼:“翔哥!”

战矛所及之处魔兽纷纷吃痛倒地,没中束缚术的魔兽迅速爬起朝着他追来,孙翔得意一笑,领着魔兽朝前奔去,他稍一回头,便见身后一路都毫无存在感的拳法家此刻也跳了出来,对着中了束缚术的两头魔兽一阵乱拳。

孙翔彻底放下心来,嘴角扬起一点笑意:看来他们还挺会打配合,竟然无师自通了嘛。

可这心还没落回肚子里,刚拐过一个路口,他便生生刹住了脚步。


他对面的两人也也一个急刹,三人在两群魔兽的夹击中凝固般对视了一秒。

蓝河惊慌地吐出一个气音,抬剑护住身后的人:“怎么……我没感觉到,对不起,快跑!”

那两人身后的魔兽也逼近了,叶修眼神一转不转,只抬起伞状的枪朝身后点射了两下,止住了魔兽接近的脚步。

“算了,看都看到了。”叶修拍拍他的手腕说,“而且没地儿跑啊。”


是的,那是那个叶修——或者说是,叶秋。

孙翔对嘉世那摊破事摸得尚不算透彻,但也大概能从参与过的会议上偶尔露出的一丝话音里琢磨出叶修叶秋是一个人。

而此时此刻他执着对面人留下的却邪,一瞬间觉得手掌冰凉。

“叶秋?”他冷着声音问道。

“是吧,不过现在还是叫我叶修的好,不然我弟会想打我。”

“你在这里干什么?”孙翔没理会他的废话,只站在原地心念电转,他想起叶修的能力、针对叶修的指控、莫名其妙发狂的魔兽、如此巧合地出现在这里的通缉犯……眼神忽地一凛,“等等,是你干的?”

蓝河听得莫名其妙:“啊?”

“哦,你是蓝雨的那个?那什么,蓝河?”孙翔不可思议地看向他,“我看过你的资料,挺正常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他在干嘛你就跟着来了,是不是被叶秋这家伙蛊惑了?!”

蓝河差点笑出声,说他被蛊惑,可能还真没毛病。

“我在做什么你可能确实不太清楚,理解,但我只知道我们现在恐怕先该——”叶修沉声道,他拿眼神指了指两方背后,“对它们做点什么。”

孙翔眉头一皱,没再说什么,他回身一矛扫出一个豪龙破军,屏退了蠢蠢欲动发动偷袭的魔兽,抬眼却见刚才趴在窗口扫射的神枪手朝他的方向一跃而起,子弹破空而出:“翔哥,叶神,小心背后——”

什么玩意,还喊这人叶神?!

孙翔气得回头一杆子扫了过去,管他魔兽还是叶修,都打了再说。

“你这人啊,打了我有什么好处吗?我们还能给你分担点火力呢。”叶修轻巧地跳开,而后化伞为旋翼,抱住蓝河轻飘飘飞上屋顶,他瞅着孙翔气笑了,“不管别的,现在先结个盟吧,不信问你队友,我俩还是挺靠谱的。”

“这群魔兽跟我们也没关系,是突然出现的狂化兽群。”蓝河被他突然一抱弄得好不自在,赶紧挣脱开来,接口解释道,“我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好歹把它们解决了再说话?”

孙翔回头盯着身边的神枪手:“什么情况?”

年轻人膝盖又是一软,他硬着头皮回话:“叶、叶神他刚刚给我们布置了战术……就刚刚翔哥您看见我们打出来的那一套。”

说话间魔兽又逼近了一步,孙翔皱了皱眉,抬手一挥:“算了,先解决魔兽再详细说,等下我扫开魔兽,你去旁边隐蔽着挑虚弱的点射就行。”

“不如让他给你打掩护。”叶修说,“之前不是做得挺好?你也看见了吧。”

孙翔啧了一声,自顾自挥出一矛:“打你的架吧!”

叶修笑了笑,转身朝着蓝河点头示意,剑光迅速出鞘,自空中划出凌厉的残影。



原本毫无组织的小队终于打出了配合,再加之多了两个战斗力,倒下的魔兽越来越多,人类一方渐渐占了上风。

叶修与蓝河这边已经不剩几只还在追他们,漫长的引诱追击终于到了可以出手的时机,蓝河闪身进一间房门又迅速从窗口跳出,回头便是利落的两剑,正正自背后刺中魔兽心脏,而后他又迅速侧身去一边,将战场让给叶修。

炮火轰下,兽血溅上脸颊,他略有些不适应地随手擦了擦,抬头去望叶修:“我们这一群是不是差不多了?”

“差不多了,剩下的孙翔应该能搞定,撤?”叶修扛着化为手炮的千机伞从屋顶跳下来,盯着他脸上的血眼神沉了沉,几步凑近过来,伸手抹上他的脸颊,见下面没有伤口才放松下来,“你刚刚没擦到。”

蓝河僵了两秒,又无力地撇开眼神,强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撤吧,我感觉绝色在回来的路上了,可能增援要到了。”

“来的还挺快,不知是谁?”叶修笑道,“如果是少天他们就好办点,不然我们还得快点跑。”

蓝河没说话,只又加快了些脚步,下一瞬他感知到了什么,突然一个急刹,全力挥出手中的剑柄!

兵器相交,奇妙的光束格挡住了面前的战矛,发出不安的嗡鸣声。

对面的战斗法师看着蓝河,轻蔑地笑了:“想跑?”



被人念叨的黄少天在名为“鹰”的机体上打了个喷嚏,他甩甩头,谨慎地控制着飞行器稳稳落地。

这是他们来过的村庄,上次他们和蓝河一起努力才护住了这里,可此刻又是满目疮痍。

他心脏紧了紧,握住了拳头:“走了,小卢!”

后座的卢瀚文醒了瞌睡,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啊,出任务了!”

少年人眼睛发亮,都等不及黄少天和喻文州下机,自顾自便攀着侧面的挡板翻了下去,像夜行的猫。






评论(22)
热度(13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