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9)

二十九


另一边,无声的交锋正在镇子的角落上演。

两方已经交手了几个来回,孙翔很清楚自己占不了上风——毕竟二打一,其中一个又是能和S级哨兵匹敌的可怕向导,几招下来估摸出叫蓝河的哨兵也起码A级,绝不是什么善茬。

而且这两个人相当有默契,隐约还能嗅出哨兵身上有叶修的向导素气息。

孙翔狐疑地看了蓝河一眼:莫不是已经结合了?可上赶着跟通缉榜上的人结合,这人到底打了什么主意……还是说被迫的?

这样想倒讲得通些,无辜哨兵被叶修胁迫着结合——虽说他也想不出哨兵要怎么被向导胁迫上床,可能第一向导就是比较厉害——所以不得不配合他行动,否则一旦向导出事,苦的是他的哨兵。

蓝河哪里知道对面人脑里都给他脑补出了怎么一出苦情大戏,他正专心格挡战矛等待出击的时机,却被对方突地近身,只听耳边那人低声说:“你是不是被迫的?跟我回嘉世戴罪立功,他们不会难为你,没准还可以想办法帮你解除结合。”

蓝河脑子一懵,不知道对方都在想些什么,旁边的叶修不悦地皱眉,一伞把他挑去边上:“说什么呢?”

“小人!”孙翔转头怒斥他,却邪转了个向刺向叶修,“你把他逼来的吧?”

“这……”叶修敏捷地躲开,竟认真垂眼思索了一秒,他想起蓝河烧着结合热倒在他家门口的模样,嘴角不由得一弯,“不瞒你说,他来逼我的。”

蓝河提着剑,无措地揉了揉脸:“喂……”

孙翔恨铁不成钢,再不答话,战矛正欲挥出,一声少年人的惊叫突然自他背后传来,他生生收回力气,一边将却邪回转来格挡在胸前,提防面前的两人,一边警觉地回头:“怎么了!”

无人应答,身后不远处的院子里竟不知何时聚了一院魔兽,他的队友在旁边奋力打散兽群,似是中间有人被包围了,他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叶修和蓝河,转身朝着院子拔足奔去。


飞跑间他被夜风冷了冷大脑,突然想起:他的队伍里哪来的少年?

难不成又是那两人的圈套?!


犹疑间他脚步滞了滞,渐渐停了下来,身边却陡然擦过一阵风——是那个叫蓝河的哨兵,他回头来费解地看了他一眼,又毫不犹豫地朝着兽群继续飞奔。

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在瞬息的无声之中,扛着伞的向导自屋顶跃起,伞骨化为旋翼张开,下一秒哨兵用力跳起,抓住叶修的手,而后怪伞迅速收拢来露出炮口,叶修朝着地面狠狠轰出一炮!

两人被炮火的反作用力托向空中,终于得见魔兽包围圈中的境地,蓝河惊叫出声:“什么……小卢!!”

包围圈里是奄奄一息的术士与少年,两人正背抵背强挡着兽群,术士伤得重些,少年正努力护着她。听闻人声,艰困地挥着重剑格挡魔兽的少年明显一喜,他挥出一道三段斩之后惊喜地仰头,惊喜却瞬间化为惊愕:“队……蓝团长?!”

“认识?”叶修更惊讶了,但此刻容不得认亲,他依葫芦画瓢道,“这个小卢同学,抱头趴下!”

蓝河脱开了叶修,朝着兽群直直坠去,他高举起光剑,在即将落地的一瞬重重劈落一记银光落刃,一时间地动屋摇,兽群被震得晕头转向,紧接着枪林弹雨轰落,半晕的魔兽们本能地躲避,不自觉让出一点缺口来。

蓝河抬头与叶修眼神相接,他用力搂紧腿软的小卢与虚弱的术士,在停火的短暂瞬间带着两人扑出重围。包围圈外的人手忙脚乱地续上火力,又好不容易抽出两人接应住几近昏迷的术士,他从精神世界已经知道叶修先溜一步,可他自己还抱着卢瀚文无法跑路,只能小声道:“队长黄少和你一起来的?”

“对,他们引走了比较厉害的魔兽,让我过来陪着嘉世的人。”卢瀚文机灵地假作昏迷,他闭着眼睛靠在蓝河怀里,只嘴唇轻微地翕动,“没想到这边还是有很多,我冲动了,想救那个姐姐……”

蓝河揉了揉他的头发,转身抱着他朝孙翔走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孙翔当时会突然停下来,是迟疑于救人的风险还是想了什么别的,无论哪样都让他有些生气,但此刻他别无选择,只有把小卢交给他。

“这是我们蓝雨的孩子,是个哨兵。”蓝河把少年塞进还在愣神的孙翔怀里,面沉如水,“拜托你了。”

他直视了孙翔片刻,那双眼睛里盛着隐约的怒气,而后他转身朝着叶修离去的方向追去,迅速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无论叶修还是蓝河,他其实都有机会拦下的,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坠住了双腿,使他迈不开脚步。



另一边的两人迅速汇合,在密林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一天高强度的行进与战斗耗尽了体力与精神,又几乎没能休息,两人一时无话,伴着脚步,林间只有他们踏碎枯枝的细碎声音。

雨已经停了,繁密的枝叶之间不时漏下一两滴水,映出微弱的月光,照着他们走过坡地与溪流。

这样静谧的夜里,阵阵虫鸣与踩过落叶的声音几近白噪音,蓝河被安抚得眼皮直打架,他依着最后一丝毅力拽着叶修的手撑着屏障,可屏障随着眼皮起落张张合合,他断续地接收着周围的信息,突然迟缓地一惊:“有人!”

可已经晚了,他们被人近了身,叶修倒也并没有十分紧张,蓝河困惑不解,但他悬于一线的精神已经容不得他多想。

“别怕。”那人说,“是我们。”

蓝河不甚清醒地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他怔在了原地。

“黄少……”他喃喃道,一直以来他不知如何面对蓝雨的人,他爱那片土地,想要护得人人都平安喜乐,但此刻他又确实站在了曾守护过的人的对立面。

可要回归那边,又违逆了他的心。

他竟什么都说不出来。

黄少天叹了口气,看看他又看看叶修:“聊聊吧,这次怎么回事?”


方才卢瀚文刚被交给孙翔没多久他俩便匆匆赶到,两人愣是惊出一身冷汗。卢瀚文不是头次跟他们出来实战演练了,他虽年少,但已经是A+级哨兵的水准,之前行动他们一向放心小卢的能力,谁知这次情况有异,少年毕竟经验不足而空有冲劲,差点酿出大祸。

还好小卢被救下得及时,并没有大碍,孙翔囿于任务必须扫清魔兽,七弯八拐了半天才支吾拜托他们来找逃窜的通缉犯——嘉世的青年明明行事倨傲,可一提到叶修与蓝河却有些卡壳,他一句话梗了两三次,说得毫无底气:“那两个人……他们恐怕,呃,是这次魔兽狂化的主使人!”

黄少天与喻文州对视一眼,这倒是正中他们下怀,两人关切几句之后应了他的嘱托,走离孙翔视线范围之后假装昏迷的小卢急不可耐地自黄少天背上蹦下地来:“蓝团长他们是好人!”


他们便依着孙翔之言来找好人们了。


21 Sep 2017
 
评论(12)
 
热度(79)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