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0)

三十


雨后的树林湿漉漉的,他们五个找了两个树墩勉强坐了,蓝河约莫是一天下来承受信息流太久,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叶修挨着他的手悄然梳理着他的精神网,一面跟蓝雨的三人开口解释:“情况很奇怪——”

他一边说着之前的奇怪魔兽,一边看着卢瀚文眼睛在他跟蓝河之间滴溜溜打转,心里觉得好笑,讲完了他故意咳了声,少年赶紧正襟危坐收了眼神,浮夸感叹道:“怎么这样!”

黄少天倒没注意这么多,他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表示了解,又与喻文州交换了个眼神,两人站起身来,拽了还不想动的小卢一把:“明白了,你们怎么想?”

“线索太少了,我想不出来,怎么会一开始只是一群,结果后来这么多魔兽都狂了?带传染的吗?”叶修不解,他摇了摇头,“有机会我们也会留心一下。”

“我们也会上报塔里,这不是什么小事了,蓝河告诉你没有?他在这遇到过魔兽莫名其妙跑到村里,还有我们也在空积城遇到过魔兽自发迁徙……太奇怪了,问题都出在魔兽身上,有这么频繁,应该有什么联系吧?”黄少天连珠炮般说了一堆,又话锋转向叶修,“那你们呢?接下来怎么办?”

“跑呗,还能怎么,都被孙翔看见了。”叶修笑了笑,“对了,出去帮我们演演戏啊,‘没追着这俩人!跑飞快!’。”

黄少天有点恼火:“一直跑……拉着他?你也不想着给自己伸冤吗?!”

蓝河隐约听到提到自己,强撑着抬了抬头:“呃……没事的,黄少,我也回不去了。”

黄少天抿了抿唇,他来回看了眼累得几乎接收不进外界信息的蓝河和覆着他手的老叶,硬生生一股无法介入的疏离感扑面而来,他心底以着蓝雨人的立场问候叶修一百遍,却又清楚明白这纯然是两厢情愿的事情。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靠!

叶修平静地看着他,虚握着蓝河手指的手紧了紧:“我会的。”

喻文州压了压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沉默不语,最后伸手来拍拍叶修,要拍蓝河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这人估计此刻经不得碰,赶紧收了手:“那你们保重,老叶,快点翻身啊,听他们那么说你我们很难做人好吗!”

“好。”叶修笑了,“我们先走了,你们可以再坐会,等会交差的时候装得累点就行。”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当我们闲啊!你可赶紧走吧,还给我们布置起任务了你很能啊。”

“呵呵,业务水平还是在的。”

叶修拍了拍蓝河的手,明明什么都没说,蓝河却安静地站了起来——黄少天立刻就明白了,他们天到晚传音入密的哨向搭档还能不懂吗,给信息负载过重的哨兵任何外界感知都会是在加重他们的负担,一般疲倦到极点的哨兵为了保护自己都会把屏障收到最小,以隔绝外界信息,可来自精神链接另一端的讯息则不会。

黄少天拽着喻文州扭头就走,边走边叮嘱身边的卢瀚文:“小卢,刚刚谁都没见到啊,你懂的。”

“我当然懂啦!”三人渐渐走远,卢瀚文一步一回头,直到发现再看不见那两人,他才连忙窘迫地吐吐舌头,“黄少、喻队……”

“怎么了?”喻文州摸了把他脑袋,“之前伤到了吗?”

“没,没。”小卢支支吾吾了半天,八卦之心终于压倒一切,他问,“哎我总闻见……蓝团长身上一股叶神的向导素味儿!是我错觉吗!”

黄少天冷笑一声:“老叶混蛋!”

喻文州提醒他:“蓝河才是哨兵。”

“……”黄少天噎了半截,他瞪了喻文州一眼,“你不觉得……”

喻文州笑了:“没准呢。”

卢瀚文懵了:“等一下……黄少你们在说什么?!”

“哦,小卢你不觉得魔兽这个事情非常奇怪吗?来跟我们说说刚才都怎么回事我们对一下口供。”

“哦哦!是这样,刚刚我本来想随便跟着他们帮帮忙来着,收拾完在街上乱晃的那些家伙我们都以为完事了,结果发现嘉世那边少了一个姐姐,找了一圈才发现有好大一群魔兽都聚在一家院子里——”

少年被他轻易地带偏了话题。


树林再度静了下来,蓝河许久才问他:“黄少他们都走了吗?”

“走了,好点了吗?”

“嗯……”蓝河别扭道,他试探着张开了一点屏障,也许是叶修的疏导起了作用,也许是人少了负担小了,感觉确实轻松了些,他轻轻叹了口气,“还是我太弱了。”

“第一次这么紧张的实战吧?”叶修问。

“也不算,上次在这个村里也打得很累,最后因为中了毒所以晕过去了,不知道打完会不会有这种感觉……但这次头次和人配合,好像更累。”蓝河攥了攥手,“不过再之前其实就跟片儿警似的,给老奶奶找找老母鸡,给小妹妹打打大怪兽……”

叶修胡噜了把他头发:“那不很正常吗,头次这么密集的感知,不累才怪。”

“你合作过的其他哨兵也这样吗?”蓝河斜睨着他,想听听他还能圆出什么鬼话来,“S级也这样?怎么可能……”

“那你太高看S级的同志们了。”叶修乐了,“当年上学时候,第一次上这种场合演练,哨兵总是跪得最快,实战几次大家就懂了。”

蓝河眨眨眼,他愣了。

“不说别人,你不是喜欢黄少天吗,知不知道这家伙第一次实战演习完了之后愣是蹲在战壕里把自己封了?”他看着执着剑的青年,想起少年时代更加天不怕地不怕的黄少天,他仗着过人的五感成天上蹿下跳,谁都没想到头次演习却给他留下这么一段话柄来——当初也是碰巧,是他把黄少天给捡了回去,黄少天口头逼迫他封口这么多年,也没想到此时此刻他对着蓝河就捅了出来。

“当年大家都年少气盛的,根本不懂什么叫收放有度,少天五感太强,性格也不服输,上场就张着屏障大杀四方,打上头了更顾不得自己负载太重,硬是要拼出第一来,结算战绩之后人一放松就完了,动不了了,再严重一点可能就要过载了。”

蓝河目瞪口呆:“你逗我吧……”

“没逗你,是真的,你不要告诉他我把这事捅给你了,不然他要拉着我打三天三夜。”叶修笑道,“向导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反应,但你们哨兵也不会知道,一场打到后面,所有向导的脑子都是木的,所有人的情绪都混在一起,根本不知道该疏导哪个,抓一个奶一个,差不多是这种心态了。”

“啥啊!能不能严肃一点啊!”

“没那么严肃的,一开始没人明白在这么混乱的战场上该怎么做,怎么配合,怎么控制自己的能力。”

他直视着蓝河的眼睛,轻轻巧巧地揭自己的短:“我也是一样的。”

蓝河被他看得心跳一抖,盛满在心脏里的情绪陡然洒了一地,灼得他胸腔发烫。

“一开始我也跟少天心态差不多,觉得自己共感世界第一,全演习场的哨兵都得靠哥拯救,跟强一点的向导还会暗暗较劲,抢着疏导同一个症状严重的人,反而忽视了负担不够严重的哨兵。”叶修低声说,“实际很没意义,也是在彼此消耗。但当时哪能明白呢,满脑子都装着要赢,要做最厉害的向导。”

“你是的。”蓝河怔怔开口,“没想到当初还……挺可爱的,很意外啊,我还以为你一直都现在这个德行呢……”

“什么形容!”叶修没忍住,搡了他脑袋一把,“走了,走了,找个地方歇会。”

走两步他又突然回头来,眉眼弯弯:“对了,怎么啊,现在这个德行不好?”

“……”

蓝河极小声地咕哝了一句,叶修没听清,正要再问,却被蓝河嫌弃地一把推开了:“走了,不是要歇息吗!”


11 Oct 2017
 
评论(12)
 
热度(11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