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1)

三十一


谁知道他俩还是没能歇成。

他们刚听见溪水声音,以为很快可以找个水源生火落脚歇息,蓝河就一脚踩上一团软乎玩意——他低头一看,差点没吐了。

他脚下是一滩被踩出了血的内脏,再旁边一点,则摊着魔兽被撕裂的肚腹。

暴雨冲刷去了表面的血迹,两人一开始竟都没有闻出不对劲来,此刻他们对视了一眼,艰难地望向前方的地面……那在枯枝与灌木里隐约映着月光的,分明是七零八落的魔兽尸体。



另一边蓝雨一行人硬是在林子里消磨了半个多小时才回去找孙翔交差,喻文州抱着小卢,与黄少天一唱一和地演了一出“我们已经跑很快了可是根本连人影都没见着啊真的有这俩人吗”的剧本。

孙翔眉头紧锁:“怎么可能,当然有!”

卢瀚文抓紧时机悠悠转醒:“啊……”

孙翔一喜,连忙拉着小卢给他作证见过叶修蓝河二人,可卢瀚文捂着脑袋,一脸恰到好处的天真茫然:”孙翔大哥……?我可能刚才被打蒙了,有点晕,你在说什么啊?没有这种事吧,不是你把我抱出来的吗?“

“……”

拿小孩有什么办法!孙翔一口气憋在心底,去拉着队友作证,可光是嘉世人统一口径,蓝雨两人拐弯抹角地不认账,黄少天拍着他肩膀一脸哥俩好:“哎,这真不是我们死板呀!叶修那家伙现在全大陆通缉呢,之前还顶着叶秋名号,谁不想抓到他给我们的老朋友平个反呢!但还是得有更多证据啊,你懂的走流程不容易,证据足了我们也好跟上面交代派更多人配合你们嘛对不对。”

孙翔攻不破满嘴跑火车的黄少天,但他也不信腿上拖着伤的蓝河能跑那么快,心想没准村里人看到点什么,或是那两人是不是绕了一圈躲回了村里,可问了一圈,村民们都一脸淳朴的困惑,还关怀他们是不是打太累了见了幻觉,要不要进屋喝口水。

见鬼。


这事最终也只有不了了之,他们不光得回嘉世回报清剿魔兽的任务情况,而意外大量的疯狂魔兽也急需上报,他只得跟黄少天交代了魔兽的情况,拜托他再多多留意蓝雨境内是否有异动,顺便——他咬着后槽牙道:“顺便留意下会不会看见那两个人!”

“他俩伤着你们的人了吗?”黄少天好奇道。

孙翔噎住了,没伤着,还帮了把,说出来丢大人了。可他就是忍不住一副跟他们有深仇大恨的模样……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最终摆摆手把这话题岔了过去,黄少天他们也不再多问,巡游哨向从来都不是闲差,三人跟他确认了两方手里的情报之后便迅速上了飞鹰跟他告辞,那少年哨兵还趴在舷边挥着手跟他热情告别:“孙翔大哥谢谢了哦!下次来我们蓝雨玩!”

这孩子怕不是真的被打懵了脑子,把蓝河记成了他……

孙翔叹了口气,明白是没办法指着蓝雨帮忙了,但他们任务时限也不剩多少,与他临时搭档的向导瞅着日程表欲言又止,孙翔生生忽略了她:“我们再去周围检查一圈就回去。”

一行人疲到极致,但他们是真的见到过叶修,也能理解孙翔心里焦灼,顺从地分成几队,在周边树林搜索了起来。


神枪哨兵隐约闻到一丝血腥味,他敏锐地回头扫视,却什么都没望见。

“我是不是太过敏了?”他问自己的拍档向导,“你有闻到什么味吗?”

“血的味道?这里怎么会有血,那俩人身上也没什么伤啊,会不会是我身上的啊。”

两个年轻的哨向面面相觑,而在他们数米之外,他们搜寻着的两人正抱着一包渐渐浸出血迹的行囊屏住呼吸。

那对哨向经验确实不足,稍微搜寻了一下无果便匆匆而去,直到蓝河都再感知不到他们,两人才相视一点头,快步如飞地朝村子赶去。

渗着血的行囊里,静静地卧着一块魔兽尸块与一只一动不动的幼兽。



他们先前被面前的情景震了半晌,叶修见过大场面还好点,蓝河着实深呼吸了几次才硬着头皮朝前仔细查探,却见越往前越触目惊心——溪边的鹅卵石滩上横七竖八堆叠着不成形的兽躯,个别勉强完整的也已经断气,就算雨落了这么久,依然有血流在悄悄汇入溪水,泛起冰凉的血腥味道。

这是最原始的斗殴与撕咬留下的痕迹,残忍得毫不留情。

叶修在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蓝河闭上眼又睁开来,长长吐出一口气,和他一同俯下身去开始细细查看。


最终他们也几乎没能找到活口,唯一的收获就是从母兽开裂的肚皮里捞出了一头半死不活的幼兽,最终连着一块新鲜的尸块一起收进了他俩的包裹里。

“咱们处理不了吧,回……回村吗?”蓝河收拾完了一切,浓郁的血腥味自他背后的包裹里直冲鼻腔,屏障收到最紧也屏蔽不掉,对于已经负载过重的他不啻于极度的折磨。

再加之刚刚眼见的一切……他直直瞪着夜空,努力不让自己吐出来。

“加紧脚程让少天他们带回城里分析下吧,我们也没这个条件。”叶修说,“蓝,那包给我。”

蓝河眼睛瞪得有些疼,他唔了声,顺从地跟叶修换了那包背着幼兽的,背对着溪岸迈开脚步,将那头次经历的、大自然最真实的残酷甩在身后。



他们一路急行,绝色夜里基本抓瞎,便让笑笑在前面开路,浣熊干这种事显然比他俩轻车熟路,一溜烟没了影,等到他俩赶到村边,笑笑竟都把村里搜了一圈跑了回来,它急切地叫了几声,叶修脚步一滞:“走了?”

他与蓝河对视一眼,正犹豫还要不要进村,蓝河却警惕地拽住叶修朝后一闪,只见笑笑身后的屋子背后闪出一道人影来——

少女惊呼的气音响起,蓝河一愣,下一瞬他看清了那女孩的模样:“沉玉?!”

“小蓝哥、叶哥?那个什么玩意……是你们的?”

浣熊笑笑愤怒于被说成“什么玩意”,吱嘎着张牙舞爪闹起来,被叶修一巴掌按了下去。

“是……等等,你怎么看得到?!”蓝河惊道,精神向导普通人不可能看得到,除非……

“她快要觉醒了。”叶修说,“听力是不是突然变得特别好了?”

“对、对,我就是听见它翻进来才追出来……”沉玉惴惴不安道,“我……我……”

“应该是哨兵?”叶修朝着蓝河确认,“怎么处理,你比较有经验?”

“去卫生所找白噪音隔离室,大夫会告诉你怎么做的,还有向导素村里时不时会断货鬼知道还有没有……我分你点。”蓝河急道,想翻行囊又被血腥味冲得脑袋一涨,他一抹脸,闭着气把那药从浸满血的行囊里摸了出来,抖着手递了过去,“快去,五感已经开始敏感,那离觉醒也不久了,刚开始会很难受,一定要在白噪音房间里好好呆着,过上一晚习惯点了就吃片向导素再出来!”

“小蓝哥你看起来也不太好啊!”沉玉急道,“那个,那些人都走掉了!他们说今晚不过来住了,你们快回来住一宿吧,你放心,大家会——”

叶修好笑又无奈,赶紧把她朝卫生所的方向一推:“好,好,你放心,我俩保准在驿站睡得好好的,今晚他状态不行了,你自己听话去卫生所,明早你小蓝哥来查岗。”

少女一步三回头地确认他俩朝着驿站的方向去了,这才朝着卫生所的方向飞奔而去。





评论(13)
热度(13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