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3)

三十三


大清早的,小村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早餐店的老板娘看见他大声招揽:“小蓝这么早啊,吃了没?”

蓝河本想推脱,打算看了沉玉之后再带点吃的回去跟叶修一起吃,转念一想小姑娘怕是扛了一宿,消耗颇大,刚往前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没呢,姐,给我带碗鱼片粥吧。”

“好嘞。”老板娘手上动作爽利,嘴上还连珠炮地追问,“大清早你这是去哪呢?卫生所?看沉玉丫头吗?”

“哎对,你们这么快都知道了?”蓝河笑道。

“大夫早上来我这吃早点呢,就提了两句,不过小姑娘恢复得快。”老板娘装好了一碗粥,扣了个盖递给蓝河,“来,记得晚点给我把碗拿回来啊,赶集买的呢!”

蓝河连声应了,要给钱老板娘也不收,两人推拒半天差点老板娘要发火,他这才无奈地谢过对方,提着粥走了。

经了昨天这一遭,村里人全然把他俩当救星,热情得他无所适从……但又有些被认可了的暗自欣喜。

他还真是好满足。

不过他巴巴地提着粥到卫生所,大夫一见他这么积极,乐了:“小蓝来看沉玉了?她还在睡呢!”

蓝河大惊,他当年觉醒时候不眠不休一宿,被突如其来放大的五感折磨得动弹不得,这才如此挂心沉玉的觉醒情况,谁知沉玉心态平稳至极,竟然睡到天光大亮……

他轻手轻脚摸到隔离室边上看了一眼,小姑娘果然在一片白噪音里裹着被子呼呼大睡,眉眼间神色松弛,确实不像是煎熬着的境况。

蓝河松了口气,把粥搁在大夫桌上:“大夫,那我先回去了啊,沉玉醒了麻烦您把粥热一热给她吧,怎么也都不会太舒服的,喝点清淡有营养的缓一缓。”

“好,好,交给我吧。”大夫应道,“她刚来状况是不太好,有点吓着了,隔离室都安抚不太下来,刚好我们这里向导素又断货,还好你给了她,不然这一晚怕是也不好熬。”

“啊,帮上忙了就好。”蓝河安心地笑了,他把绝色叫出来让它在沉玉窗边看着她,便转身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不过大夫,我之前印象不深了,沉玉家里人有特殊体质么?”

“没啊!”大夫疑惑道,“我也琢磨呢,理论上普通人家庭挺少有哨向孩子吧,而且沉玉都十五了吧,这觉醒得也够晚了,丫头怕不是天赋异禀?哈哈哈。”

蓝河眨了眨眼睛:“没准呢,哎,什么都有可能,您怕是也没听过什么十七八岁才觉醒的……但也有。”

大夫不可思议地瞪着他:“这么晚啊!不是一般十岁出头就……”

“对啊,之前都以为自己是普通人,谁知道?”蓝河弯弯嘴角指指自己,“照您这么说,恐怕我这种十七岁才肯觉的,怕是天赋异禀得吓人。”

大夫惊得睁大了眼睛:“就是你啊?!”

蓝河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这个哨兵体质也可以说是来之不易了,晚到被塔载进了记录。大概也是因为年龄较大反应较大,当年又毫无准备,也未曾想过早期症状是觉醒的表现,最后觉醒的那一晚才如此难熬。

但无论那时多么痛苦,他也一直感激这个奇迹。毕竟他曾经眼巴巴地看着十七八岁时候的黄少天的惊人履历,心里艳羡着这样的人生,遗憾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像他一样。

可世界给了他一个机会。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蓝河又找大夫借了些解剖工具这才告辞。回去路上他又找早餐店老板娘买了几个包子两个蛋,想了想又要了壶热豆浆,老板娘瞅着他笑意盈盈:“说起来,小叶这是还没起呢?”

”啊,对,他可能太累了——哦麻烦姐给我再热一热豆浆吧,怕回去放凉了。“蓝河随口答道,毫无所觉这个对话似乎自然得哪里不对,”谢谢啦,晚点我再来还壶和碗哦!“

”哎呀,我们小蓝可真会体贴人。“老板娘热好了豆浆,把壶递给他,吃吃笑道,”可惜小叶手快啊……“

蓝河愣了片刻,随即脸轰地红了个透:”不、不是——“

”哎呀,这怎么还害羞呢。“老板娘训他,“不把人抓紧一点,跑掉了怎么办!”

“……”


蓝河拎着包子豆浆落荒而逃,深秋的风呼呼地擦过他的鼻尖耳垂,可耳朵尖依然灼灼发烫。

他们有那么像吗!不是好好的革命友谊吗!

被人误打误撞到了心事的他心乱如麻,一边惴惴不安是否自己太过明显已经被叶修看透他见不得光的小心思,一边又被老板娘无心的那句话搅得心绪不宁。

是啊,不抓紧一点,跑掉了……该怎么办呢。

要是就这么下去,有一天叶修告诉他有了喜欢的、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的话,得多不甘心啊。

可勇气也只充盈了一瞬间,他又泄气起来:谁知道告白会是怎样的结果,要是被拒绝、被讨厌了,那还能继续一起前行吗?恐怕很难。

然而他们此时是彼此唯一的伙伴,要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分开了,叶修一个人会怎么样呢,他放不下心——虽然那人其实够厉害,照理根本不需要他操心这么多,但他就是……

唉,怕不是就是个操心的命。

蓝河叹了口气,他终于下定了决心:真的忍不住到要说出来的话,那也等到找到足够可靠,可以托付的人之后吧。


他提着一兜烟火气的香味踏进了驿站,刚一推门就愣在原地,差点本能想跑。

他刚刚肖想的对象正蹲在大堂里捧着他们昨天扛回来的幼兽,鼻子闻见包子香动了动,一眼望过来,撞上他视线的瞬间便展开一个笑。

蓝河心陡然一动:“你……你醒啦。”

“哎,刚醒。”叶修把幼兽放回看门大叔借他们的笼子里,大步朝他走过来,他这才看见笑笑也在旁边,见蓝河看见了它,兴奋地扑过来围着他绕了两个圈。

“买了什么?我闻到包子味儿……”他伸手就来扒蓝河的油纸袋子,“什么馅儿?啊,还有蛋,挺好挺好。”

蓝河被他拽着手,浑身僵硬道:“有奶黄,有粉丝,还有猪肉和牛肉,你要哪个?”

“粉丝和牛肉的。”叶修说着就上手要掏,“真好啊,一早醒来有饭吃,多久没过过这种日子了。”

“先洗手!刚抱完血了呼啦的东西就来拿吃的……”蓝河忍无可忍,一巴掌拍过去,“我拿上去,咱们进屋吃吧。”

叶修乐呵呵地收拾了笼子和包裹跟着他上楼,没走两步盯着蓝河的背影愣了愣,伸手去捻他的耳朵:“你耳朵怎么这么红?”

蓝河吓得一弹,赶紧伸手打开了他,逃也似的朝楼梯上多蹿了几步:“……哦,嗯,可能……冻着了!没事。”

“你还真怕冷啊。”叶修笑道,“上次地下室还要了笑笑的毯子呢。”

笑笑在他俩脚边点了一点头。

蓝河无地自容,两步逃上了楼。



被热腾腾的早餐安抚了口腹,两人终于能坐下来好好梳理手上的情报。

从出逃到撞见魔兽再到碰上嘉世的人,再然后是更不可思议的魔兽围村,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紧凑,他们昨天都毫无余力思考,今天想来未免也太过诡异。

尤其是昨晚他们最后见到的景象。

两人稍微折腾了一下那块魔兽大腿,可手段有限,没能看出什么有的没的来。叶修思考片刻之后割了块尸体进包裹里,又写了封短信一起,拍拍笑笑跟它小声说了句什么,浣熊便懂事地蹿出了门。

蓝河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最终小声地问出口:“去找朋友吗?”

“嗯,对。”叶修说,“我们可能解决不了,拜托城里的朋友帮帮忙,也该给他们报个平安了。”

蓝河不再说话了,沉默地摆弄着昏迷不醒的幼兽。

本是黑暗里独行的两人之间也渐渐有了杂音、有了外来的光,他有种预感,有些时刻会来得比他想象更快。

评论(22)
热度(13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