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一线牵(END)

 @京东食尸鬼 生日快乐!!!!!!啊!!!!!!我要赶不上了!!!!!!!

还没写完,踩个点,后半截h工事中…………………………(。

半原作pa,瞎几把扯淡,有寿星点的神仙与食尸鬼与h出没

补完了补完了!!可以吃了!!!


=


“你又来了……”

蓝河叹口气,锁了门踢掉鞋子,趿着拖鞋挪进屋去:“修行呢?”

这么不唯物主义的话,早一年他也没想到现在能说得如此顺溜。

“修着呢,感谢小许同志宝地。”

阳台门大开着,叶修闭着眼躺在他沙发上,满足而悠哉,手边还放了本电竞之家,像是刚翻过的样子,看不出大仙儿这么喜欢游戏。

“叶修同志,我可真是……看不出您的一星半点仙家气息。”蓝河无奈道,“您的仙法再拉出来遛遛呗,一个月验证一次好吧,不然我要把您当诈骗犯轰出去了。”

“好好好。”叶修起身来,往他这边一看,突然愣了。

“怎么了?”

叶修迟疑了片刻,又看了看蓝河:“你……”

“嗯?”

“没什么。”叶修又躺下了,“太累了,不想把我神圣的工作供人观赏。”

“哎我靠怎么还带拖欠的啊,我现场把这位假大仙轰出去好吗?!”蓝河跑过来揪住他的帽衫,作势要赶人。

叶修又瞅了他一眼:“非要我说吗?”

“到底怎么了啊,说吧这位月老,你还有什么天机不可泄露么。”

“你喜欢上谁了?”

蓝河愣了两秒,像是被烫到般退了两步,脸也涨了个通红。

叶修叹气道:“人类啊,好奇心害死猫。”

“你、你……你怎么还有这种功能!!”蓝河怒道,“不准窥探我的隐私!”

“真的不是隐私,每个人喜没喜欢谁对我们当月老的简直就像游戏id似的,明晃晃地挂在头顶呢。”叶修痛苦地摆摆手,“你以为我想这么八卦的吗?”

“……”

“所以上次来——一个月前吧,还没有呢,这就有了,你看上谁了?”叶修直直地望着他,“没啥的,交代一个呗,真的喜欢的话我还能开后门给你牵个红线。”

蓝河捂着脸一语不发,沉默许久才摇摇头:“不了。”

叶修心底松了口气,嘴上还追问:“怎么啊?”

“其实也……不熟,就网上认识没多久的一个……算是朋友吧,关系也不算深,只是我想多了。”蓝河低声说,“这样强拉起来的缘分……算了,而且也不知道人家是不是……别乱拉耽误了人家。”

叶修过了一遍他知道的那个蓝河网上可能认识的人:蓝溪阁没什么姑娘,叫得上名字的只有那么一个,叫什么来着,知月什么什么,但似乎也是老玩家,要喜欢早该喜欢了。别的呢,霸气雄图、烟雨楼、中草堂,似乎都没有,他想不出来。

他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恐怕跟网络上的那个蓝河也真的算不上熟,连他可能会喜欢的是谁都猜不出来。

无端的失落裹住了他。

两人各自沉默了片刻,叶修抬起手来拍了拍蓝河:“没事,什么都有可能,实在憋不住了还有月老给你撑场呢。”

蓝河勉强地扯出了个笑,点了点头,然后打了个招呼便自己洗漱去了。

叶修也扯上了蓝河给他准备在沙发上的小毯子,凝神聚气,他是真的要修行一会了。



所以并不是神棍,神仙是真的神仙,人类也是真的人类。

蓝河已经记不是很清楚到底哪一天,但总之是半年前某场蓝雨主场的常规赛后的一个夜晚,他帮忙完场地的后勤事务之后半死不活地回到家,一个人哐地就跌进了他家阳台。

他一个被马原毛概灌溉长大的小青年,谁会想到是神仙啊!蓝河起初以为是偷楼上的小偷,可仔细一想自己就是这公寓里的最顶层,谁特么还上楼偷,是要偷冷却塔吗!

那明明就是从屋顶翻下来想偷他家的!

他揪着这人要扭送派出所,可自称叶修的家伙起初精神有些不振,被他扭着之后才跟他好言好语地解释:哦你好其实不瞒你说我是月老,神力一下没续上航所以飞着飞着掉你屋里了,稍微休息下就能继续飞,真是不好意思。

谁信呢。

叶修叹了口气,指尖一抖便凭空现出一根泛着金光的红线来,细细的红线温柔缠上蓝河的小指,他问蓝河:“我知道很难以相信,但是你有喜欢的人吗?可以给你牵个红线嘛,有缘好办事。”

蓝河被这景象震得答不出话,心想是什么新派魔术吗,这年头小偷业务范围这么广吗?他还没说话,刚缠紧他的红线却又慢慢松了开来收了回去。

叶修遗憾道:“哦才发现好像没有,不好意思,不能展示了啊。”

那人站起身来,稍微跳了跳,蓝河明显看见他有一两秒钟的浮空,他惊得张开了嘴。

叶修又试了试,似乎觉得自己状态勉强能飞了,朝蓝河点点头:“这……吓着你了,我也在你这歇了会可能好点,就先走了啊,这事你之后我会委托我们专业人员给你失个忆的,不用担心。”

蓝河怕不是鬼使神差,他喊出了一句等等。


一句等等就让他被月老赖上了。


自那以后叶修常常光顾他家,美其名曰他家风水好,地处东南华南这一大片之间的一条罕见灵脉,仙气浓厚,又是这条脉上最高建筑物的顶层,靠近天庭,宜于修行,能快速补充神力。

蓝河被他唬得一愣一愣,又看他每次来都带着切实的疲倦,心一软,便让了个沙发给他。

后来逛淘宝时还顺手给沙发置了个毛毯——然后那毯子变成了叶修专属。

叶修赖上他之后便常常不请自来,两人间滋生出奇妙的默契来,有时候蓝河在上班,回来发现毯子被动了,茶几留了袋饼干或者面包,便知道叶修来过了。

要是碰上蓝河也在家,两人也闲扯淡几句,叶修还会看他打打游戏,很感兴趣的模样。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大杀四方,心里还有点得意:神仙可看着吧,这是人间的高玩啊!

后来叶修也见过他换上蓝河开辟新区,血泪便不说了,还好没被这人看见他对上君莫笑的模样,那也未免太丢高手的脸……


接触多了蓝河发现叶修似乎公务还好,月老并没想象中那么忙,主要似乎还是他的下属仙童更忙碌点。每个人生来便由仙童根据匹配度给他们与有缘人绕了红线,只有个别遗漏或者红线另一端的人有了意外,或是红线拉的这份姻缘实在是不合适,需要后续补一下或者改一下,就这种事叶修处理一下而已。

蓝河听后吐槽他当初掉下来的时候还骗他能乱拉红线,叶修一本正经:“你这就不对了,我当时红线怎么能拉上你?因为你天生真的没带红线啊……”

蓝河气极反笑:“那个,你可以直说我注孤生,不用这么照顾我的感受,谢谢哦。”

“哦,这个是我们工作人员的失误,你千万不要这么责怪自己。”

“……那我可以投诉你们吗?!”

但总而言之叶修还是主要忙于人间的私事,所以挺久才来他这里补充次能量。具体在人间是做什么叶修也没细说,只是似乎在江浙沪那带,蓝河还笑过他下凡选了个包邮国,眼光毒辣。

他也曾忍不住好奇问他们神仙到底是什么编制,怎么还要下凡谋生。

叶修无奈:“我们高层公务员也不容易,每五百年就有考核指标的,必须下凡投生成一世人类搞人间体验呢,说是要充分让天庭公务员体会人间真实,才能真正办事为民。”

“……”

“话说起来,你们人类社会这几百年发展得实在有点太快了,变化太多,我怀疑这趟过了下次政策得改,两百年什么的就要下来一趟,这还怎么本职工作啊?”

天庭制度还挺完善的。



叶修看着在自己面前毫无自觉地掉马的人,津津有味。


他掉下来的那天是嘉世在G市打常规赛的夜晚,曾经有过三连冠辉煌的嘉世此刻输的一塌糊涂,队友死气沉沉、怨气横生,而作为队长的他再明白不过自己早已成为众矢之的。

越云的孙翔即将转会过来,此时的嘉世本没有任何筹码能博得这位势头正好的新秀的青睐,除了他手上的那张一叶知秋。

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他在场馆黑暗的角落里抽完最后一根烟,迈开步走了出去,队友早就作鸟雀散,门口只有苏沐橙在等着他,神情忧虑。

“好啦,回去休息吧。”他拍拍他的小女孩,一副很可靠的样子说,“没事。”


可靠的月老把苏沐橙塞回房间之后便自己上天散心去了。

然后也许是心里揣了事,也许是配合艰涩的比赛消耗心神——他马失前蹄,一个倒栽葱落进了别人家的阳台。


而许博远留下了他。


叶修倒也没跟他跑火车,许博远家这地方是真的风水好。人间活动耗损神力,他隔阵就得补补自己的修为,但修行确实挑地方,嘉世效果不怎么样,后来离开嘉世搬到对面网吧当然也不怎么样,充电效率低得影响生活。当大仙的毕竟要处理全国各地的姻缘问题,自然有瞬息间飞越千里的异能,最终想了想,他觉得与其在H市瞎找,还不如借补眠或是出门抽烟的时间来他这里歇上一小会。

这便占了他的沙发和毯子,赖上了好人许博远,从嘉世到兴欣,从队长到网管再到新生队伍的队长……一路总有这么一个避风港等着他。

他虽然不说,但心底是感激这里的。

可再后来的发展有趣得出乎他意料,他俩熟了些之后某天许博远掏出了荣耀账号卡,叶修托着腮兴味盎然地瞅着他,很不着边际地想:荣耀玩家那么多,总不能认识吧?

等到登进去一看——好嘛,巧了。

他新区开荒时候遇见的好脾气又正直的剑客蓝河,就是捡了他的人。



而当初还愣头青似的心里空空的人,此刻心里新住了谁,他却丝毫捉不到痕迹。

叶修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调息了几番,觉得身体里神力充盈了,便站起身来拿起外套:“先走了,谢了啊,之后有点忙,可能来的少了。”

挑战赛马上就要开始,可兴欣可以说是刚刚凑齐个队,还远远够不上成熟,他得带着这个队伍好好地往前走,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这里歇脚。

而且发现蓝河有了喜欢的人,他有点不太想来了。这里迟早有一天会变成不止蓝河一个人的家,不应当还有奇怪的大仙常常访问。

“啊,这么快?路上小心哦。”刚洗出来的蓝河惊讶道,跟他挥挥手,他身上有清爽好闻的沐浴液香气,让人一瞬间生出不想再走的贪恋来。

“好咧。”

叶修走了两步,顿了顿,又违心地说:“真不用给你牵个红线?本来就该给你补一个的,只要对方身上也没红线就行。”

“不用了,谢谢啊。”蓝河垂着眼睛说,“我自己也会试试的,要是我觉得真的有点可能的话……到时候再找你帮忙。”

叶修不想再问下去了,主司姻缘千年的神仙终于迟钝地明白了自己的心,他不再回头,两步踏出阳台,身形一隐,消失在了空中。



第九赛季的常规赛与挑战赛几乎同时揭幕了。

比起常规赛,刚开始的挑战赛可称是随便,一万多个有志向或是瞎玩闹的战队混乱拼杀,早期实在没什么看头,公会的同事都光去热切讨论常规赛了,但蓝河没忍住会多留意两眼战况报导。

因为君莫笑……叶秋会带着他的队伍参加。

像他这种高层的荣耀玩家之间早已认了君莫笑就是叶秋这一事实,而叶秋要用君莫笑领着兴欣战队杀上挑战赛这件事虽然被嘉世肯定又言辞模糊地否定,但各大俱乐部内部的八卦溜得比谁都快,嘉世说是那么说,但君莫笑就是叶秋这事喻文州都盖过章,还能跑得了吗?只是不知其间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罢了。

蓝河有些紧张,嘉世这么有力的一个对手放在眼前,叶秋还能如愿吗?

他很好,值得更好的待遇,值得更广阔的赛场,而不该委屈到跑到网游里亲力亲为地和他为了一个强力蛛丝讨价还价。

蓝河想起早些时日和叶秋称得上频繁的交集,心底涩了涩,他希望叶秋越走越高,回到他应去的地方,可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那些他插科打诨地在他们这些公会会长面前兜售攻略的日子不会再有了。

那些回忆气人是气人,可心动也是真的心动,是被蓝河珍视地揣在心底的宝物。

蓝河暗骂自己,明明见都没有见过他,却就这么凭空一脚栽到无药可救,还被月老给一眼看破,丢人得要命。

可是——

“哪里话,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都可以。”


叶修说给他牵个红线的时候他犹豫过,但想想还是算了,尽管时代渐渐变得宽容,同性的恋情道路依然不平坦,要为了一己私情绑住对方的缘分,让人去走一条更难的路,实在太自私了,他还不想变成这样的人。

况且也得大神没有有缘人才行,他也不想鼓起勇气交代给了叶修,叶修一查——哎,小许同志,不好意思,人家有伴了。

他不太敢想这种可能性,心脏受不住。


说起来,叶修好久没来了。

想起来和那人也是段很奇妙的际遇,有时候蓝河都会想是否自己体质特异,游戏中中碰上大神,现实中还能碰上大仙。

而叶修有时候也会让他想起叶秋,姓都一样,说话的语气有时候也有股相似的欠打又实在的风味,让蓝河每每面对他都会有点绷不住的狼狈,但总归来说又是个有意思的人,每次他来,宅男空荡的家都像瞬间被填满了似的。

蓝河收拾下班跟同事们告别,他坐上公交摇摇晃晃过城市的一角,打开家门,家里黑灯瞎火,开了灯桌上也没见大仙来之后会有的小礼物。

他叹了口气,竟有点莫名的寂寞。



蓝河却没想到这一别便是几个月,转眼翻了年、开了春,叶修也没有再来。

而荣耀联赛的脚步不停,常规赛渐渐接近尾声,挑战赛也即将开始线下赛的重头戏。蓝雨在常规赛排名稳坐前五,丝毫不让粉丝操心,搞得蓝雨忠实粉丝蓝河此刻担心得更多的竟然还是兴欣。

之前毕竟人多,总还有些奇奇怪怪的对手,但到了线下赛,每一步都变得不那么好走,更何况最后还有气势汹汹要冲回联盟的嘉世。

可无论前路有多么艰难,还是会悄悄地希望着他能顺利,能实现自己的梦。

蓝河暗暗许着愿,开了自己的电脑登上蓝桥春雪,思来想去还是给离线的君莫笑发了条私聊:大神,线下赛加油!

正值挑战赛期间,君莫笑当然不会上线。蓝河怔怔地看着自己那句没人回应的话许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咬咬牙又添了一句:

叶神,打完比赛之后上线要是看到了回我消息一下吧,有点事情想跟你说。

发完他又觉得不好意思得慌,赶紧掩饰般起身接水,顺便拿了这周的电竞周报回来,可翻开只一眼他便愣住了。

——叶秋?叶修??

报导一看就是嘉世立场,只爆了现在登记为君莫笑操作者的叶修就是嘉世前队长叶秋这个猛料,再往后没什么看头,是暗潮汹涌的泼脏水罢了。

但这个点已经足够惊吓蓝河。

不会吧,是重名吧?

蓝河硬是浑浑噩噩了一个月,他不太敢细想,毕竟要是真的是一个人,那也对得上:叶修说自己在江浙沪,兴欣不就在H市吗;叶修最近忙,他走不久之后兴欣便开始了挑战赛……

鸵鸟蓝河把头埋进了沙子里。中国这么大,有点重名有什么稀奇的呢……

然而事不遂人愿,五月电竞之家对兴欣的专访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版面上叶修的照片赫然在目,鸵鸟再装不了瞎了。

骗自己还有用吗,这分明就是之前时不时就跑来赖在他家的大仙啊!

那他在叶修面前开过的荣耀、登过的蓝桥春雪和蓝河、吐露过的心事……

蓝河愣了许久才醒过神来,以头抢键盘,恨不能蓝雨办公楼一跳解千愁。他心想我一辈子都不想见他了,混蛋!骗子!耍我玩吗!好丢人啊,太丢人了……


一个月后,指天发誓一辈子都不要见叶修的人沐浴更衣端坐在电脑面前,惴惴不安地追着挑战赛最后一战的直播。

直到孙翔退出游戏的那一瞬间他才找回呼吸功能似的,大口喘息起来。

兴欣赢了,他们赢了。

一瞬间他有种见证历史的恍惚感,蓝河怔怔地瞪着屏幕大口喘气,直到荣耀LOGO打出,短暂的休息之后颁奖仪式开始,那个平日里赖在他家沙发上、跟他吹牛打屁、分享泡面与饼干的大仙走上了领奖台,他的呼吸又停滞了。

叶修和他平日见到的模样没多大不同,但似乎又有些细微的不一样,是有种自然而然的、在属于他的领域就会由心而发的自信,明亮得像太阳般灼目,又让人舍不得挪开眼。

“我们是冠军。”他从屏幕那端看过来,像是直视着他般说着。

蓝河眼珠一错不错地隔着屏幕与他对视,被震惊与丢脸压下了许久的思念突然落入了土壤,疯一样地生根发芽、抽枝长叶起来。

想见他,想祝贺他,想给他一拳问他究竟什么意思,还有,他到底明没明白……又怎么想?


突如其来的紧张席卷了他,伴之而来的是阳台传来沉重的一声哐当。

“?!”蓝河不自觉扫了眼直播,叶修还在举着奖杯说着什么,总不能是他吧!那是小偷吗?!

他飞一样闪去厨房拿了把刀,然后悄悄地、一步一步地、朝阳台方向靠近……

一只矮小而圆润,有着黑眼睛与血盆大口的生物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蓝河被这宛如游戏全息的场面震惊到说不出话,待它爬起身了才缓过神来举起刀,这才看见这家伙头上还顶了朵花。

谜之生物看见了他,又惊又喜地张开大嘴,高兴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头上的花:“啊————河——”

它还没喊完呢,便被蓝河手里的寒光吓得退了一步。

“你什么东西!”蓝河凶它,“干什么,打劫啊!”

“我是食尸鬼,是个时间裂缝里的好人,我不打劫,我就看看你。”生物扭了扭身体,又看了他两眼,脸上竟然……红了。

蓝河懵了,什么玩意?小怪兽还会脸红的吗?

那家伙又解释道:“你这里灵力太充足了,食尸鬼法力耗尽飞不动,不小心就被吸了进来!能不能给我一点灵力的寄托呀,我就可以走了!”

“什么……什么寄托?”蓝河莫名其妙,“不是,我家到底是不是风水不好啊,怎么什么东西都往这里钻?”

“风水很好的,这是灵脉呢。”食尸鬼认真道,“因为太好了,大家都喜欢,所以我们暗黑生物也会被吸引过来,要是没有力气还跑不掉。”

蓝河头皮发麻,不敢细想家里有时的奇怪响动:“呃,不要了吧……”

食尸鬼丧气地垂下了头:“不像他们神仙那么可爱,所以就不招人喜欢吗?”

“哦……不……没有,神仙也没多可爱,呃,而且你的花……还不错。”蓝河努力地憋出了一点夸赞来。

“谢谢你啊!”食尸鬼咧开了嘴,“那给我一样你的东西好吗,你住了这么久,东西是有灵的,然后身上有了法力,我可以继续环游世界啦,就不打扰你了。”

蓝河半懵地瞅着圆滚滚的生物,他摸了摸裤兜,除了一张五块和一部手机什么都没有,手机上挂着他买了好几年的蓝雨挂件,都磨得看不清图案了,他转念一想过两天常规赛打完了没准总部又发点周边庆祝呢,狠狠心把挂件卸了下来,蹲下来递给食尸鬼。

“谢谢!”食尸鬼高兴地笑了,把挂件三两下缠在了自己的花上,“不过寄托了灵力,它可能会变成灵力源的样子,你别介意啊。”

“哦没事。”蓝河说,“变了也好,免得让我看见我的限量周边离我而去。”

然后他就眼看着食尸鬼戴着小挂件慢慢悬空飞起,然后转眼间那快磨秃的队徽小挂件蓝光一闪,变成了一个穿着蓝雨应援服的可爱小人。

“怎么变成我了啊?!”

没人回答他,莫名其妙的生物已经穿过时间裂缝,就这么消失了,蓝河恍惚得以为自己是做梦,可转头一看直播已经到了记者发布会,兴欣全队已经跑路,全场大乱,而自己的挂件真的没了。

“什……什么啊。”蓝河喃喃道,“我体质这么灵的吗?那那个谁还能再来一次吗?”

可他等的那个人,直到夜晚结束也没有再从天而降。



一觉醒来,客厅里天光大亮,蓝河这才惊觉自己蜷在沙发就睡着了,也不知是自己梦里天赋卓绝还是怎么,竟然还把那床毯子拉过来给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

他叹了口气,把被子折好放在沙发角落,起来刷了个牙,便想去热点牛奶随便把早餐对付掉,却听大门传来嘎吱锁响,随后门应声而开。

门外是提着油条豆浆的叶修。

蓝河目瞪口呆:“我……没睡醒?”

叶修笑了,带上门走近他,把门钥匙往他兜里一塞,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掐了他脸一把:“醒着的。”

蓝河捂着发痛的脸不可置信,他两步追上去:“你——”

“昨晚比完就给灌懵了,醒来一上游戏就看见你给我的留言,你又不在线,心想干脆过来得了,也确实该跟你交代下情况,对吧。”叶修把油条袋子扯开来,利落地给两人的豆浆插了吸管,递了一杯到他面前,“找我是要说什么事?”

蓝河愣愣地望着他的脸,一时间还没能把他与君莫笑、与叶秋真实地对上号,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要对这个人说什么来着?

蓝河搜肠刮肚地找回了那时的记忆,对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跟君莫笑留言说加油,说有事情要说。

当时他想的是,一切都结束了,要说出来喜欢他、问问他有没有努力一下的可能性,要是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希望,便拜托叶修给他试着拉根红线。

但现在……

蓝河一拳挥了出去。


叶修见势不好,便赶紧掏出自己的神通,金光闪闪的红线凭空现形,迅速缠上蓝河的手腕,蓝河睁大了眼睛,他另一手正要来抓红线,那线却像没有尽头般无限生长起来,绕了他另一边手腕几圈后倏然收紧——蓝河愣是被他用红线给拷住了。

“等等,怎么动手了……”叶修无奈道,“别生气。”

蓝河双手被红线束住,只能拿一双眼睛气鼓鼓地瞪着他,一语不发。

叶修伸手顺了顺他的头发,见蓝河像是气得更厉害了般,脸又红了一层,他赶紧收了手,困惑地直视着蓝河,不知拿他如何是好。

蓝河就这么与他对视许久,看着他眼下的黑眼圈与微微显露的胡茬,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心脏生疼,他终于投降般叹出一口气,挪开了眼神。

“恭喜你们拿到冠军。”蓝河轻声说。

叶修心脏蓦地一软,红线松开了,他伸手想替蓝河揉揉手腕,却被挡了下来。

“别生气了。”他找不到该说什么,只能笨拙地重复了一遍,“抱歉,不该瞒着你的。”

叶修自觉确实没什么解释的余地,也不关身份需要掩藏的事,他只是觉得那样的许博远与网络上的蓝河对上之后,明明是同一个人,又会因为面对的人不一样而有着奇妙的差异——觉得有趣,想要看到更多而已。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容易招人误会与尴尬,他便只能攥着这一句苍白的道歉,也不知蓝河会怎么想他。


其实蓝河比他想得没出息多了。

一听见抱歉他气便消了大半,蓝河悲哀地发现自己对叶修的要求低得要命,他只怕叶修根本不放在心上,不在乎蓝河与许博远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也不在乎瞒着他惹他生了气。而此刻叶修看起来竟然有罕见的无措,还给了他真心诚意的道歉,他便受用得气不起来。

蓝河随便换了个话题想岔过去这件事:“嗯……没事。之前怎么这么久都不来了?挑战赛前期也没有这么忙吧,是有什么别的事么?”

叶修笑了笑,拉开了要跟他闲聊的架势:“其实还是有点忙,毕竟新武器和新队友都得磨合。而且你上次不是开窍了吗,我想就不要多——”

他本来想说打扰的,却见蓝河的眼睛刷地红了,他刚刚还是消了气的模样,转眼间又抬起眼睛瞪着他,那双眼睛里此刻漂浮着碎裂的冰,是伤心的碎片。

“不要多见面了?”蓝河机关枪般反问他,“你要是反感,我也理解,但大可以直接在网上说清楚。我……你只要说明白,我会放弃的,不会缠着你,用不着这么暗示我……”

“等下,我不是……你在说什么?”

叶修皱起眉头,消化了半天才从蓝河连珠炮似的话里隐约挑出一点难以置信的可能性来。

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我们是不是交流有点问题。”叶修用尽全力按捺住自己,假装镇定地说。

他揣着一兜躁动的欣喜与不安,小心翼翼地看着蓝河:“你告诉我,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蓝河这才意识到他的反应不太对劲,他眼里盛着希冀的星光,不该是见到烦人追求者的模样,但另一种可能性太好了,他想都不敢想。

“就是我要找你说的事情……”他嘴唇颤抖着,只能把最真实的心捧出去,与薛定谔的恋情一同交给面前的人,“喜欢你啊。”


颤抖的唇被人温柔地衔住了。


点我刷卡


“你发现了几个?”

蓝河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吓得差点踢掉电源线。

千里姻缘一线牵,蓝河算是信了这个理了。他不过是监视个养成用的复活点而已,三十二个主城啊……怎么都能碰到叶修?!

“你哪家的?”君莫笑还在追问。

而且各大公会互相竞争着呢……为了蓝溪阁,为了蓝雨,他也不能脱马甲!

蓝河捏了个假声:“中草堂的。”

叶修像是没有认出他来,用叶式大实话跟他扯了半天现在遍地马甲守养成的局势,突然话锋一转:“看来我们可以在这里大干一场了。”

谁跟你“我们”啊?!蓝河不可思议地腹诽,这家伙,见着个人就这么自来熟的吗?!还“大干一场”,你男朋友我呢?!

——然后便听见对方带着笑意,叫出轻到几乎察觉不到的一声呼唤。

“蓝?”

……这家伙。

蓝河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小指,嘴角扬起了一丝笑意。

那我也得是中草堂的。


评论(37)
热度(56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