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4)

·前面修了一点文,汪汪大哭,写长篇真的很容易bug啊——

·顺便给自嗨的团子放个广告位:叶蓝团子宣传预售点我


三十四



叶修并没来得及注意他的情绪,他自顾自沉思许久,才突然吐出一句:

“嘉世是知道那群狂化的魔兽的。”

蓝河打起精神来,此刻容不得他耽于私情,情况太复杂了,他必须得跟叶修一起好好交换情报才行。

他专心跟叶修分析起来:“你觉得是吗?但孙翔也只说了是追击魔兽而来,也有可能是路上遇到的?”

“但有趣的是他们小队配置齐全,八个人带了两个向导,而且里面还有两个我认识的常驻嘉世首府的哨兵,实在不像是临时在哪个城里召集出来的。”

确实没错,向导本身数量就更少,相对哨兵而言体能也差些,一般未经过军校的专门培训的向导很难扛住连日的野外急行,再加上这年头随身带好向导素就能挺过不那么严重的过载与结合热,所以只要不是有已结合的哨向,搜索强度不大的野外任务一般不会有太多向导参与,顶多一个小组带一位应急。

所以……是为了有向导在,能让哨兵扩大屏障范围,便于搜索?他们是在找那群魔兽吗?

蓝河皱起眉头:“那,嘉世内部是出了什么……?还是接到了线报?”

“很难说,不过孙翔似乎也并不了解详情,看他的反应,我觉得他应该只以为有一小群。”

“就是我们最一开始消灭掉的那一批吗?”蓝河疑惑,“咱们先不说是不是嘉世内部有鬼,但后面的嘉世也不知道的话,是发生了什么他们意料之外的异变吧。”

叶修垂着眼,沉默了片刻才问:“比如魔兽自相残杀?”

蓝河想起那天晚上的血腥场面,不由得打了个冷战:“那个实在太奇怪了。魔兽种群间明明隔离得很严重,互相接触都少,怎么会……”

他眼前晃过那夜溪边湖边横陈的尸体、兽躯上野蛮的裂口,突然抬起头来:“会不会是因为一开始有几头发狂挑衅,渐渐变成彼此撕咬,这种狂化症状又可传染,所以后来才会越来越多狂躁的魔兽?”

“很有可能,不然我们不会干掉一群魔兽之后突然又来这么多。”叶修赞同地拿笔点了点本子,低头刷刷几笔记下,又抬起头望着他沉吟,“那……是能通过血液传播的变异?有这种可能么?还是病毒?这我们确定不了,现在根本没条件。”

他想了想又问蓝河:“假如说是变异,那不应该是一时间形成的,你近来在外面活动的比我多,听过这种事情吗?”

蓝河摇头:“这样狂化型的变异没见过,但说点别的,我之前就听黄少他们提过,空积城有魔兽自发迁徙的现象,然后我上次来这里也遇见了魔兽朝村里迁徙,而且……这半年来,魔兽相关的任务我总觉得变多了。会有关系吗?”

“自发迁徙,不攻击人?”

“对。”

两人陷入沉默,叶修轻轻敲着桌面,许久才说:“半年来……”

“嗯?”蓝河讶异于他的重点,“怎么了吗?”

“我离开嘉世也刚好半年多点。”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随便感慨一下,时间过得真快。”

蓝河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却也没见他神情有什么异常,也许真的是他想多了,老觉得叶修并不会生出这么凭空的感叹。

但半年……他也与叶修相识半年了。

半年前在叶修的小床上醒来的那一瞬间,彼此都还是陌生人,两人四目相对,眼神里是警惕与试探,他也未曾想过短短半年之后他会和这个人彼此真切信任纠缠。

他又抬眼看看叶修,眼角温柔地弯了弯:“是啊。”


“总之现在,传染造成现在这个情况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然也确实想不太通怎么会出现那么大一群魔兽。”叶修端详了一会笔记总结道,“但这可能意味着……情况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说昨晚后来的魔兽就是之前的魔兽撕咬其他族群传染出去的,这个扩大幅度也太可怕了……”

叶修凝重地点点头:“还好少天文州他们来过,也掌握了情况,还有孙翔,回去上报塔及时阻截也许还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

蓝河有点焦躁:“我们就不能帮上点什么吗?”

“暂时不能,但可以努力一下。也看看这个那个小崽子能不能——”

“小心!!”

电光石火之间,叶修只看见蓝河忽然睁大双眼,随即朝他扑了过来,下一瞬那头幼兽自蓝河背后蹿起,眼珠鲜红,亮出稚嫩的尖牙利爪朝着他们袭来!

蓝河已经抱住了他,一个翻滚避过幼兽的攻击范围,却只听啪嗒一声,身后再没了动静,蓝河抽出腰间光剑,转头与叶修一同去看那幼兽,两人俱是愣住了。

刚刚还杀气腾腾的幼兽此刻竟趴在了地板上,像是扑到半截突然卸了力一般,此刻还在挣扎着要起身来,但已经没了刚才的凶悍模样。

“什么情况?”蓝河怔怔地打量着幼兽,慢慢从叶修身上爬起来,执着剑谨慎地一点点靠近它——上楼来之后看它昏得很执着,便没再把它放笼子,而两人说话说得入神,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醒的,还一醒来就这么凶残。

“等等,它嘴上红色的……是血?”蓝河惊道,他抬眼望去,那块尸体被动过了,难道是这幼兽舔了血,被激发了凶性?

叶修没言语,只盯着幼兽若有所思,然后他试探着释放出共感,朝着幼兽心道:过来。

蓝河能听见他,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回幼兽,却见它摇摇晃晃着起身,竟然听了他的话,一步步朝着他们靠近了。

叶修朝警惕地举起剑的蓝河摆摆手,又心里念道:坐下。

幼兽真的坐了。

蓝河震惊地回头看着他:“怎么回事?!”

叶修不过是赌一把,此刻也一脸不可置信,他与蓝河对望着,困惑地摇头:“是我用了共感。但……怎么可能?”

由于精神图景的存在,向导的共感力足够强的话是可以通过干扰图景来影响哨兵的思维的,这点他们都知道,但影响思维是一回事,要能控制哨兵的行动也未免太过逆天,连叶修的共感能力都还做不到。

更何况此时受控的对象是魔兽,魔兽哪来的图景?

两人心跳如擂鼓,紧挨着一同走近幼兽,叶修凝视着它,试着伸出精神触角探向幼兽,却一无所获。

“它没有图景,还行,这还算科学。”叶修更费解了,“那还能被共感影响……等等。”

两人对视一眼,心脏一震,不约而同地想起一年前的那件事来,蓝河忍不住惊讶喃喃:“躁狂,会主动攻击人,但又有共感接收的能力……”

“之前狂化的哨兵们……不也是这样吗?”


评论(11)
热度(107)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