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017

2013-叶蓝《圆舞曲》

半夜叶修是被蓝河咳醒的,他半梦半醒地爬起来去看蓝河的情况一边心想校医院怎么这么不靠谱,吊一天水反而像加重了一样。

蓝河没醒,干在睡梦中咳得撕心裂肺,探探额头还在烧。叶修昏昏沉沉去翻那堆他白天拎回来的药,还算运气不错有瓶糖浆,于是他开了封拿出瓶子转回去凑到蓝河面前扯扯被子小声喊他。

连拍带喊了半天蓝河终于悠悠醒转来,他眯着眼看看叶修闭上又睁开,眼里氤氲的满是水气神色迷茫,半天脑袋才接上了一根线喃喃出声:“……叶……修?”

叶修大半夜的也没清醒,这么近地看着蓝河的眼睛让他一下忘记了本来要做什么。

他们怔愣着对视,都不知究竟是谁缩去了最后一点距离,然后双唇相触。


*


2014-叶蓝《宇宙星光》

自那以后他们陷入微妙的尴尬之中,其实说起来好像也不是个事,可……就是再没了交流。叶修试着跟以前一样找他咨询世界观,可蓝河给出的回答现在还不如自己搜到的。要说以前蓝河虽是像背教科书,可话语间还是抓得到一丝半缕他自己思维的痕迹,就仿佛在自己之外立了墙却还探头出来窥伺的话,那现在他那堵墙大概就已经高入云霄了吧,再看不见这个人真实的想法。

叶修叹口气踏入机舱,今天还要第一次试试看在里面模拟飞行,而蓝河是他的地面联系员。交流无可避免,他也不想避免,毕竟不想真的就这么僵下去。

之后他也去基地里随机逮人谈人生,可每个人被问到对现在的一切的看法时都是那样一脸惊讶地看他:“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叶修一看理论就晕,所以一要细想科技发展跟感情到底有没有关系、感情到底是不是阻碍发展的因素就头疼。可起码有一点他知道啊,倘若没了情感,那他想要与之一起奋斗的人类跟现在地球上那些冰冷的机体又有什么区别。

可如今一切僵化得那么理直气壮,要不是看见蓝河还会有那些迟疑的挣扎的表情,他都快要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沉在一片情感再开不出花朵来的黑暗里,所以才想要去抓住那一丝一缕的光去证明还有人相信感情、还有人渴求信任,证明他爱着的想要为之贡献的世界是值得的。

其实现在这种感觉也有些神奇,一直以来他都被视作所有人的光视作大家前进的方向,可如今他都一时失了方向迷茫失措,只得努力追着另一缕不起眼的光芒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

所以这道光……别跑啊、别屈服啊,证明给我看呀。


2014-叶蓝《跨越千山万水》

一定要送到啊。他正担心地扶着窗框看鸟儿扑扇着翅膀远去,一道白色的祭祀之光突地由他身边擦过冲向机械鸽子,堪堪擦着翅膀而没能命中。

蓝河全身僵硬地转身过去,那是见证他与叶修绑定的和蔼神官,他早已经站在身后看尽之前蓝河的一举一动,此刻正朝他举起执法之杖。

“蓝桥,你果然——”他为蓝河这份死不悔改痛心地摇头,“对你也只有用最终手段了吗……”

最终手段是什么?蓝河听都没听过。本能地觉得不妙的他后退一步想逃,可神官的吟唱已经出口,如同利剑般的白光直刺心脏。

魔力仿佛水流穿行在纷繁复杂的记忆里,路过那些有叶修的地方就稍作停留地裹住或笑或闹的身影打上一个旋,然后那里他的模样就碎成一片斑斓的光点。

冬夜里共享的被褥、战时挡在身前的千机伞、害羞间丢去一旁的臭袜子和血泊里十指相扣的手。

“不要……”

旧屋前浸满眼泪的拥抱、晨光中突如其来的相撞、炎夏里交叠了手指的玻璃杯和星光下乱了节拍的心跳。

所有共同的回忆都陡然缺失掉其中一个主角,曾经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被抹杀成神出鬼没到没印象的室友,那些记忆里或酸涩或甜美的星星点点的光都瞬间熄灭,转而蒙上一层雾灰的纱。

纱下只余下蓝河一人,在那个灰蒙蒙的世界里独自行走。


*


2015-叶蓝《To be by your side》

如叶修所说,开阔地形让他们融进数据流也变得不那么艰难,没跑多远他们便被裹进数据的洪流,蓝河没留心一个慌张跌倒,却被数据流温柔托起。

就真的如同身处激流中一般,纷繁复杂的数据推撞着他们飞快前行。蓝河不安地握紧叶修的手:“这样就行了吗?”

“这样就可以出去。”叶修沉稳地看着他,“之前我拿了个石头做实验。”

“但外面是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了。”他遥望战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就从那里出去,那之后的世界——”

“总比被喂掉要好。”蓝河笑了。

 

卡牌游戏与手机内存的交界渐渐透明,数据流哗啦啦涌进彼端的世界,叶修与蓝河也一起找准机会一跃而下,两人不约而同地想着:跨越这道世界的分界线……会不会就此消失呢?

但并没有——

面前展现出的,那是怎样光怪陆离的世界?

重力的规则被打破,他们仿佛羽毛般轻飘飘地跌落,而空中漂浮的有大大小小的森林有模样滑稽的鸟,有五彩缤纷的糖果也有千奇百怪的星球,蓝河张大了嘴看着这一切,他惊叹:“天哪……”

“这好像是手机的内部。”叶修同样惊讶环视这一切,而后远方的一点白光吸引了他,“小蓝你看那边?”

“我觉得那是出口……”蓝河被自己毫无根据的判断逗得笑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有凭本能了吧。”

“听本能的。”叶修也笑了,“那——跑吧!”

 

他们踏过森林,柏树与桦木焦虑地摇着树叶看他们跑过;他们路过愤怒鸟的巢穴,长相滑稽的鸟儿聒噪地议论他们的行为;他们踩过各色的糖果,碎裂的糖尖叫着抗议他们的粗鲁;他们穿越所谓的以太,星球们诧异地停下了生产……

他们也看到了那些曾经的伙伴们,他们惊异地看向这边,哄哄地闹着,与树海、与愤怒鸟、与糖果、与星球一起奏起声势浩大的合唱:

——他们疯了吗?他们疯了吗?!


2015-叶蓝《取代反应》

叶修和蓝桥屏息看着各自的屏幕,等着捕捉屏幕里那人一举一动传来的信息——五分钟呼啦溜走,他们果然各自动了起来。

叶修看着累得在原地转脚腕的蓝河扬起嘴角,虽然他们才分离了不到一天,异世界间难以逾越的距离居然让人心生出怀念的情绪来。就仿佛屏幕那头的人还在他身边,会带着他走过苏黎世的大街小巷然后靠着墙气喘吁吁甩起手脚,小声埋怨着大神你到底要逛哪里。然后叶修会无辜而诚恳地告诉他:我不逛哪里啊,我就想跟你走走。为什么?因为喜欢你呀。

他们本来就该这样的啊,离坦白心意只有这样一点点距离,那之后蓝河拒绝也好接受也好,哪种选择都可以,可怎么就逃走了呢。

他叹了口气,看着蓝河缓慢做着口型一个个回答他之前的问题——和蓝桥差不多想逃、手上没有东西、在看厕所的镜子。

这之后蓝河却露出了有些焦急的神情,他尴尬地挠头又不安四顾,最终还是抬起头来急急地做起口型:我没有讨厌你啊。

他还怕叶修看不懂般再重复了一遍:没有讨厌你,也没有不想见你。

叶修刷地站起身,大声宣告出对蓝桥也是对蓝河的借口:“我去一下厕所看看镜子。”

然后他落荒而逃。


*


2016-叶蓝《观星人》

秉着敬业精神,我又看了一遍他们俩谈恋爱的过程,其实跟蓝河的梦出入不大,只是多很多他没梦到的细节,还有一些他大学时代跟叶修还并不熟稔的时候,叶修就时常远远看着他的猫腻部分。

我心里莫名地泛起酸来,说实在话并不是很想看下去,但又必须继续。

……我是在羡慕他们吗?

再往后就跟蓝河梦见的一样了,直到他们分离前的那次吵架——

叶修与旧友的那次决裂之后名声低迷了很一段时间,后来才以实力渐渐攒起声誉来。但他有一分自己的硬气,就算有些人气了,除了稿费收入之外他从不肯找人接推广拉赞助,相比其他同好,他的资金一直都不太宽裕。虽说蓝河也会支援他,可两人加起来终究也不过就那么些钱,出门拍星只能紧巴巴地过艰苦日子。

吵起来的导火索也算是这件事。叶修前段时间去高原拍星,钱不太够,住得保暖不足感冒了,高原肺水肿来势汹汹。幸亏抢救及时没出大事,但把远方的蓝河吓得不轻。

叶修自己倒不当回事,回家静养了一个月就说自己好全了,又有人约了他要往S省大西北跑,不光要跑,还又是高原。

向来好脾气的蓝河也动怒了,鲜少吵架的两人都开始了冷战。

最后是与蓝河梦里一样的那个场景——叶修必须要走了,他放下拉杆箱向蓝河伸出双手:“不抱一个吗?”

但蓝河别着脸不肯回应。

 

这就是他们闹得最厉害的争吵,无关一般会引起争端的那些东西——金钱、利益或是名声,而只是因为太怕失去对方。

按我星一贯冷血的世界观看来,这真的非常奇妙,但我竟然能有一丝感同身受。

刨除自我感受,我把上面的内容记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前面的记录,我突然迷惑了。

最一开始的时候我会在意他们这么多吗?


*


2017-叶蓝《路迢迢》

“你知道这么多干嘛呢?”叶修垂着眼没看他,“既然你不想抓我,我也快要走了,你看在兔子肉的情分上装作从没有认识过我吧,不然扯上多少麻烦。”

只是兔子肉的情分吗?蓝河有点沮丧,他卡了一下壳,意识到自己又要说那句话了:“嗯……但我们……有昨晚……残留的精神链接。我去做例行疏导的时候被发现了。”

“……”轮到叶修噎住了,“你等一下,都被发现了你怎么过来的?”

“我逃跑了。”蓝河交握着双手,低声说。

他买了去四个方向的车票混淆视听,登上其中一班火车又在半途溜下了车,此后也不敢再像往常一样坐马车,害怕留下线索,只能徒步跋涉过重重密林与条条河流,才来到这里与他相见。

叶修沉默了,许久他才说:“小蓝,你没必要这样。”

“那要怎样?带他们来逮捕你吗?”蓝河有点生气。

“行啊。”

“我不行。”蓝河斩钉截铁道,“叶神……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他执拗地直视着叶修,眼神灼灼,似燃烧的星。


叶修看着他的眼睛,第一次动摇了。他一向独来独往,无论是苏沐橙还是陈果,就算已经帮忙在城里接应笑笑许多次,但她们都还有着嘉世在上面压着,该有正常的生活,不应该被扯进这样的颠沛流离里来。

他也曾经为此推开过蓝河,而此时却已经不太一样。

——他已经跑出来了,已经回不去了,把他留下又怎么样?

蓝河太好揣摩了,只要告诉他一切,对他说谢谢,他一定会留下的。燃烧的星星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漫漫长夜也不用再踽踽独行。

太自私了,叶修想,但是……


2017-叶蓝《一线牵》

他要对这个人说什么来着?

蓝河搜肠刮肚地找回了那时的记忆,对了,他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跟君莫笑留言说加油,说有事情要说。

当时他想的是,一切都结束了,要说出来喜欢他、问问他有没有努力一下的可能性,要是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希望,便拜托叶修给他试着拉根红线。

但现在……

蓝河一拳挥了出去。

 

叶修见势不好,便赶紧掏出自己的神通,金光闪闪的红线凭空现形,迅速缠上蓝河的手腕,蓝河睁大了眼睛,他另一手正要来抓红线,那线却像没有尽头般无限生长起来,绕了他另一边手腕几圈后倏然收紧——蓝河愣是被他用红线给拷住了。

“等等,怎么动手了……”叶修无奈道,“别生气。”

蓝河双手被红线束住,只能拿一双眼睛气鼓鼓地瞪着他,一语不发。

叶修伸手顺了顺他的头发,见蓝河像是气得更厉害了般,脸又红了一层,他赶紧收了手,困惑地直视着蓝河,不知拿他如何是好。

蓝河就这么与他对视许久,看着他眼下的黑眼圈与微微显露的胡茬,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心脏生疼,他终于投降般叹出一口气,挪开了眼神。

“恭喜你们拿到冠军。”蓝河轻声说。

叶修心脏蓦地一软,红线松开了,他伸手想替蓝河揉揉手腕,却被挡了下来。

“别生气了。”他找不到该说什么,只能笨拙地重复了一遍,“抱歉,不该瞒着你的。”

叶修自觉确实没什么解释的余地,也不关身份需要掩藏的事,他只是觉得那样的许博远与网络上的蓝河对上之后,明明是同一个人,又会因为面对的人不一样而有着奇妙的差异——觉得有趣,想要看到更多而已。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容易招人误会与尴尬,他便只能攥着这一句苍白的道歉,也不知蓝河会怎么想他。


=


再早一点的原创硬盘文太好笑了就不放上来了,打开高中的文档笑得我实在喘不上气!!历史太黑了!!!!

叶蓝开始我才比较固定地在写东西,也没有想到在一个坑里坐了四年还不想走(。)四年来比起写硬盘文的时候还是写了更多的文字量,从简单不费脑、有身边素材的校园短篇到尝试剧情更加复杂的长篇,回看感觉不足之处还是非常多,尤其对于大架构的世界观十分把握不住,而且四年了怎么感觉还是这个鬼样子……只能说比起硬盘文写得好了点。

但每次尝试新题材新写法也算是有所收获,感谢一路陪伴的大家!

回头看去很多剧情已经忘了,吃了好几口风干腿肉,最后好像还是更喜欢自己的两个(假)科幻故事一点,也希望以后能够更写得更好一些,能描绘出更大而合理的世界和不一样的情感模式来XD


评论(8)
热度(4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