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5)

·广告位!!:团子预售链接点我

·就,那什么,以后要修文再说吧(跪


三十五


两人各自心乱如麻,这意味着什么?

蓝河毕竟没有亲历过一年前的事情,还半懵着,只觉得自己头都隐约疼了,但叶修想得更多些——他一直觉得哨兵狂化那件事充满了不可控的因素,也看不出目的,应该不至于是人为的阴谋,也许是一种病症,或是什么意外的蝴蝶效应,而最终事情栽赃到了他头上,更大可能是有人借了这件事的势头,在顺水推舟地陷害。

但此刻他不敢再想得如此轻松。

哨兵与兽群都有着相似的症状,更有趣的是嘉世知道兽群会有这样的状况,还派了人来清剿。倘若二者真的相关,那绝不是简单的意外,嘉世内部必然有鬼。

叶修长长吐出一口气来,他看向身边的蓝河,哨兵眉头紧皱,一副思索得很吃力的模样。

“你怎么想?”

蓝河迟疑了片刻,正要回答,却听一声长鸣,白鸟翩然落在窗台上,是绝色回来了。

他一惊,顾不上脑子里的一团乱麻,连忙问绝色:“沉玉醒了?她怎么样?”

小白鹭点了点头,张开翅膀轻巧地跳了两步。

“啊?”蓝河愣了愣,”活蹦乱跳啊?“

两人噗嗤一笑,暂且先放下心里的焦躁,把幼兽锁回笼子里便朝着卫生所奔去,远远便看见沉玉在门口跳着招手:“小蓝哥,叶大哥!我老远就听见你俩声音啦!”

叶修乐了:“厉害了啊,新任哨兵。”

“都这样,兴奋的,我当年缓过来之后也是,觉得自己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牛逼坏了。”蓝河见着了活泼的少女,终于一颗心落了地,话音都轻快起来,“沉玉肯定也没想到她是个特殊体质,惊喜啊。”

两人近了,蓝河笑眯眯去拍沉玉的脑袋:“缓过来了?昨晚难受吗?”

“最开始有点,什么都听得见闻得见,身上衣服也变得很粗糙,挺害怕的……不过一到卫生所就吃了小蓝哥你给我的药,后来药劲上来了就好了,就睡着啦,醒来就不难受了,好像身边有一个罩子,罩子里面的东西听得特别清楚,但负担也没有那么重。”沉玉伸手把向导素递过来,“谢谢小蓝哥!”

这是向导素辅助着她在控制屏障了,蓝河安心下来:“那就好,药你留着呗——哦,等等。”

他转念一想,沉玉总归马上要去中央塔报到,到时会有向导素配给,她拿了自己的反而容易多生事端,还是接过药瓶:”觉醒的消息大夫应该替你上报塔了吧,那今天该上路去蓝雨塔报到了,不然可能塔里会有人来找你,具体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我昨晚大概跟她讲了一下。”旁边的大夫接茬道,“不过还是你们哨兵了解的比较多,可能得再讲一讲。”

沉玉眼睛发亮,她攥着手看着蓝河:“蓝雨的塔是在空积城吗?首都是不是很大,我还没有去过!”

蓝河絮絮地跟她叮嘱了一通,回头还想问问叶修有没有要补充的,却见那人站在身后看着他发笑。

“笑什么啊你?!”蓝河莫名其妙。

“可以说是头号保姆了,蓝河同志。”叶修忍着笑拍拍他肩膀,“他说得够全的了,没什么要补充的,总之路上小心,之后得进哨向学校训练好几年,寒暑假才能回家呢,去跟乡亲们道个别吧?还有通讯所的工作怎么办,村长也不在,你看看要怎么安排。”

打开崭新未来的兴奋渐渐退去,要彻底告别现在的生活总是让人心生胆怯,沉玉终于露出了一丝不安:“啊,这么久啊?”

“毕竟要成长成能独当一面的厉害哨兵啊。”蓝河笑了,“会很累,但也会变得强大起来,还会遇见很多朋友,也许……呃,还有你以后的向导。”

谈到这个话题他竟然有一点害羞,余光悄悄朝背后的人转了转,又看向沉玉:“加油啊,以后我一定也会回蓝雨塔的,咱们那时候见。”

沉玉踌躇了一瞬间,眼神终于坚定起来,朝他点了点头:“那,我、我会加油的!你一定要回去啊,还有叶大哥,快点把自己从通缉榜上摘下来啊!”

“一定的。”叶修沉稳地回应她,“你毕业那天,谁违约谁请客吧!”

“那都没违约怎么办啊?”

“嗯,那让黄少天请客好了。”

“啊?!”


沉玉爹妈没得早,全靠村里人一起拉扯过这几年,告别对她而言格外重要。而两人不把她好好地送上去塔的路也不那么放心,干脆让绝色继续看着她,他俩就在卫生所坐下等她回来。

大夫给他俩倒了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哎,谁知道咱们村还能突然觉醒个丫头呢,看来以后还是得申请一点向导素配额备着。”

“是啊。”叶修问,“怎么,村里都不配的吗,就算自己村里没有,外来落脚的要是药不够了怎么办呢?”

“咱们村没有哨向人口,所以原则上没有的,偶尔隔壁村上个月的配额没用上,可能就给我们一点。”大夫叹气道,“而且边境也没有哨兵之家,最近就是溪山城,也小半天车程呢,常在这边行走的人都知道,身上都带挺多向导素的,用不着小村子里给他们备着,所以也没什么申请的理由。”

“挺多向导素?”蓝河愣了,“不都定额的吗,一人一个月一瓶,还能有多的啊?”

“边境嘛,天高皇帝远。”大夫摆摆手,“私下生意可多了,你也知道结合的哨兵就用不太着向导素,就会有人卖了算了,然后咱们偏远地区也有人买单,毕竟时不时跑溪山城做例行疏导又花路费又花时间,他们不乐意嘛。”

蓝河皱了皱眉,也不知说什么好。

门骤然而开,小姑娘与白鸟一起裹着风扑了进来,身后还带着之前抱鸡给他们的大婶,她高高兴兴地喊:“李婶说送我一起去上学!”

边境区的监管不力与配置不当都被抛却脑后,蓝河发自内心替她雀跃起来:“那太好啦!”


塔会配给基本的生活用品,所以沉玉的行李也没多少,这便已经收拾好了,她一路念念不忘地跟他们挥手,直到马车载着她们隐进重重密林。

蓝河彻底放下了心,他又怔怔地看了两人离去的方向许久,这才与叶修朝着驿站走去。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好好思考——

“之前说的事情,我觉得……”

他刚要捡起之前被绝色打断的思绪,可下一瞬间,突如其来的头疼席卷了他,他双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嗯?!又难受了吗?”

叶修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一联想他昨晚的轻度过载就以为又来了,精神触角迅速伸展开来探入图景,他抬起蓝河的脸想叫他试试能不能站起来,却见那双原本清澈的眼睛一瞬间失了焦。

然后他顺从地站起了身来,眼神空无一物。

“蓝……?”


评论(16)
热度(90)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