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7)

三十七


蓝色的烟,应该是蓝雨的人,莫非是刚才的兽群真的将狂化症状散播开来,撞上了蓝雨的巡查人员?

这他倒是管不着,能放出信号弹应该就还有余地,而不多久就会有其他据点的哨兵赶去帮忙,但再转念一想,沉玉刚走,他还是有点放不下心。

叶修又低头看了眼意识还牵在他的共感上的蓝河,扶着他躺下,心说你先睡会,我去去就回。

被控制精神的青年乖顺地睡下了,只在他撤走共感的一瞬间皱了皱眉头,手指反射性地抓握了一下,也许是图景排异的头痛反应。

叶修用手指轻轻梳了梳他的头发,又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起身来,轻手轻脚执起千机伞,自窗口一跃而下。

一瞬间他好像又恢复了那个独来独往的自我。


而信号弹升起的地方,少女在林间一路狂奔。


明明之前村里的魔兽已经被清剿干净,可谁知他们的马车行到半路便又冲出一群魔兽,直直撞翻了车,几人被颠覆到车底,在车厢的掩蔽下瑟瑟发抖,直感觉兽群好奇地嗅闻着他们的气息,一点点靠近……

沉玉抑制不住地颤抖着,眼睛发涨,她怎么会不怕呢,一天之前她不过也就是个普通小姑娘,怕火怕老鼠更怕魔兽。但现在她不能哭了,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是哨兵,有什么事情都应当她来做——

她哆嗦着手,从行囊里轻轻摸出了蓝河老早之前那次给她的信号弹,悄声跟李婶说:“李婶,我去放求救信号,你们一定找个地方自己躲起来。”

话音刚落,她便将信号弹在地上狠狠一擦,一躬身钻出车厢,举着擦燃引子的信号弹朝最近的魔兽掷去!

“丫头?!”

李婶的惊叫声被淹没在魔兽惊怒的嘶吼中,燃烧的信号弹打中了魔兽,烫得它一声哀嚎,那小小的蓝色弹丸在地上转了两圈,又突地破空而起,在高空中炸出一朵蓝色的烟云。

沉玉松了口气,拔腿就跑,兽群被吓得愣了片刻,随即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彻底激怒,朝着少女一拥而上。


她是山里长大的孩子,早几年魔兽没有现在这么活跃,这片林子就是她从小野到大的乐园,哪里有树洞,哪棵树比较好爬,哪里有小路抄回村里,她一清二楚。她硬是凭着这些记忆钻树攀枝,笨拙地试着收放自己的五感,在林间绕了兽群一大圈。

可身体的机能毕竟放在那里,她这么一通跑,早已是应激状态下体能的极限,此刻整个人耗尽力气,头昏脑涨,稚嫩的屏障一瞬间没能维持住,信息流轰然冲进她的图景,沉玉腿一软,生生摔倒在地,她感觉到魔兽渐渐接近的声音,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使不上劲,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身后的魔兽追了过来,朝着她一跃而起——

轰!

“快躲开!”

一声炮响震碎了树林的寂静,清亮的女声随后响起,伴之而来的是炮火的硝烟气味,沉玉慌忙睁开眼,本能地一滚,只听一声巨响,再抬起头来时离她不远处地上已经轰出了一个坑,刚才扑来的魔兽已经被轰倒在坑底,后来的魔兽转了个方向扑去,她抬眼一望,一个长发飘飘的枪炮师正举炮蓄力,狠狠一炮轰出!

兽群霎时间作鸟兽散,另一个马尾的女子片刻间已经奔到沉玉这边,紧接着两炮轰走往这边逃跑的魔兽,大步向前,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你还好吗?我是嘉世的陈果,你村里人我们刚刚已经见到了,他们都没事,你啊……”陈果抱着她絮絮叨叨,“嗯?怎么不说话,吓坏了吗?”

沉玉怔怔埋在陈果温暖的怀里,眼泪倏地掉了下来。

“哎、哎呀,怎么哭了!别怕别怕……”陈果六神无主地哄着她,“没事啦。”

哪能真的没事了呢,沉玉迷蒙的泪眼里能看见那些散去的魔兽渐渐聚拢回来,心下一凛。枪炮师她知道的,射程远威慑力大,但实际伤害效果并不如近身冷兵器,恐怕刚才的魔兽也渐渐回过味来,明白这两个人没有看上去那么难缠。

所以她怎么还能哭呢,这两个姐姐还有很多麻烦要处理。

沉玉吸了两下鼻子,狠狠把眼泪逼了回去:“我没事,姐姐,你们、你们好好对付它们,我可以带村里人回去,赶紧联系蓝雨的人来支援……”

“沐橙很厉害,她一个人能解决的,我陪你一起回去,一会再来接她都没关系。”陈果拍拍她的头,“你看你这腿,还能走得动吗?”

长发飘飘的枪炮师手上炮火毫不留情,刺弹朝着渐渐聚拢回来的魔兽飞出,落地炸出绚烂的火光,可马上转过来朝她笑眯眯地点头:“嗯!信我啦!”

沉玉愣了:沐橙?苏……沐橙?嘉世最出色的枪炮师?

“你看,小姑娘又知道你了。”陈果笑道,可她抬头直视苏沐橙,眼里有着沉玉看不见的凝重,“交给你了,沐沐,一会来接你。”

沉玉都能揣测出的道理,她俩自然明白,苏沐橙虽然出色,但毕竟以一人之力也难以抗住这么大数量的魔兽,只能说远程为主的枪炮师比较容易吊住兽群,一时间陈果先带走村民恐怕是最好的选择。

“放心吧。”苏沐橙甜甜一笑,手上朝着她们撤退的方向又开出一炮。


直到眼见着陈果抱着少女消失在林间,苏沐橙才收了笑意,缓缓抬起炮筒,但兽群已经明白了她的炮火挨上一下也不足为惧,一点点朝她围拢来。

她手指灵活地两下拨动调好炮筒,朝着最近的魔兽缓缓蓄力,淡蓝色的量子光芒在炮口流转。


叶修远远便听枪炮声音一声接着一声,理智上他明白,要是对上魔兽,枪炮师应该不至于太过狼狈,但心底怪异的直觉像沸腾的水般灼着他,直到他拨开面前密密匝匝的树枝——

他再熟悉不过的女孩正艰困地举着炮筒,将激光炮扬出一道弧线,屏退身前的一众兽群,可身侧潜伏许久的魔兽正在此刻朝她扑出,叶修心脏重重一落,行云流水地举伞化枪,一串子弹破空而出,他大声喊道:“右边!”

苏沐橙看都没看目标,像是本能般抬手便给了右边一道加农炮,下一瞬间她回过神,不可置信地回头朝他望过来。

“叶……”



沉睡间的蓝河忽然间心神巨震,他惊慌地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不知呼呼大睡了多久,天色将近黄昏,而叶修不见了。

他赶紧翻身起床,几步下楼去问驿站大叔:“叔,您看见叶修了吗?”

“小叶没下来呀。”大叔打了个哈欠,“是不是上厕所啦?”

蓝河心跳一滞,他回楼上重新找了一圈,叶修确实不在,他攀着大开的窗户沉默了片刻,抬眼却隐约看见了一点熟悉的颜色——

不远处的天边,有一点几乎散尽了的蓝色烟云。

他拿上剑冲下了楼。



修罗场预备(不是

评论(16)
热度(10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