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39)

·妈哎,给他俩撒个花吧,这漫漫双箭头,可累死我了


三十九


陈果热情得让此刻的蓝河有些应付不来,没跟她多聊几句就仓皇逃走,一边快步往回走他又有一点后悔——怎么没有问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那位枪炮师又是?跟叶修的关系又有多好?叶修又是怎么跟她们接应上了?

可哪想得起来问呢,他从林间匆匆退走之时起便神思不属,担心被叶修看见,又有一点期盼着被看见,矛盾到自己都感到可笑,而走远了失落与埋怨便涌了上来,他变得都有一点不像自己。

这样更不能让陈果看到吧……

他风一样地逃回了驿站里他俩的小房间,一开门入眼的是房间里乱摆的拖鞋、他的水筒与叶修的水杯、没来得及还回去的豆浆壶与吃剩的包子纸袋……

这些细枝末节一瞬间又揪住了他,`蓝河揉了揉脸,赶紧钻进了浴室。


热水冲刷着他疲倦的身体,清洗干净一身泥水血腥之后,他放空大脑地站在淋浴头下一动不动了许久,终于理智回笼,蓝河渐渐回过味来——

他应该是有点生气。

说好信任彼此的,这种时候却抛下他自己去跟人接应,去打魔兽,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也有些别的情绪。回想起来那个枪炮师与他配合严丝合缝,叶修一直守卫着她身周的空门,一看就是旧日的老搭档,蓝河与她也远远有所配合,炮火总能精密落点,给他少了许多麻烦,是个很可靠的人。

既出色又是枪炮师老搭档,他已经大约猜到了那是谁——嘉世第一枪炮师,苏沐橙。

坊间传言她和叶秋青梅竹马长大,两人性格与实力的互补间将哨向的配合发挥到极致,简直一对金童玉女。蓝河当时不过是当花边小料随便听听,但此刻他觉得挺服气的。

之前的头疼时不时还是会袭击他,方才战斗里他也有过那么一瞬间的力不从心,那一刻他本能便回头想向这些天与他互相支撑的人寻求喘息的余地,但只看见叶修远远地站在苏沐橙身边,挥伞挡掉乘隙扑来的一头魔兽。

他赶紧挪开了眼睛。

蓝河叹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迹,擦干身体走出浴室,蒸腾的雾气自他身周散开来,像是踏出了一场迷梦。

他曾有过只有他们两人与世界对立的错觉,于是拽紧了叶修不敢放手,真心话也不敢吐露,担心他一个人会在漫长的夜里走不下去。

但此刻他清醒了过来,那不是长夜,只是短暂的梦,天一直都亮着。


叶修一路匆匆,他急躁地推开房门,在看见蓝河的瞬间终于稍微安下心来。

“小蓝……”他顿了顿,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蓝河倒没事人似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又继续手上的动作,叶修这才看清他在收拾东西:“怎么?”

“哦,床都没地睡了,收拾收拾。”

“之前看见了信号弹我就有点担心沉玉,又想你状况不太好,就觉得不必叫醒你,自己先去看看,没想到情况不妙,还遇到了朋友。”叶修松了口气,轻声解释道。

“……嗯。”

蓝河心蓦地一软,有了一点被放在心上的飘飘然,可他张了张嘴,勇气又漏掉了。

唉,怂包。

他丧气得肩膀都塌了下来,手上倒是没停下整理着行囊,突然看见昨天清理伤口后洗净了的那方花边手帕,他沉默了片刻还是打开话头:”回来的时候我碰见陈果了,是你说的朋友吗?“

“对,是在嘉世那边的朋友,陈果你看来是和她说过话了,另一个跟我一起对付魔兽的是苏沐橙,你可能也听过,老朋友了。”叶修说,“她们很可信,你放心,明天咱们碰头见面再好好介绍一下。”

果然。

“看你们配合就大概看出来了。”蓝河低着头说,他捻着手帕,轻轻折起来放进行囊底下,叶修远远地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话音里像是带着笑意,“这帕子该不会也是人家的吧?”

“哦对,当时为了糊弄你,就,咳。”

“……呵、呵。”


两人之间似乎终于恢复成了平日斗嘴取乐的模式,叶修彻底放下心来,这才有余裕打量自己身上的一身血腥,赶紧起身去清理自己。

可等他从浴室里一身清爽地出来,却见蓝河穿好了一身外出的行头坐在窗边,听见门开的声音,正朝叶修的方向望过来。

他神情有些紧绷,像是努力地压抑着什么,叶修心脏一跳。

“怎么了?外面有情况?”他急忙大步向蓝河走过去,“又来了?”

“不是、没有。”蓝河磕磕巴巴地说,手指松开又蜷起,“没什么,我就是看见你朋友她们也被沉玉安排过来了。”

“哦哦。”叶修并没太在意,是他跟沉玉交代的安置好苏沐橙和陈果,先好好休息,其余明天再说,“可能住楼下,今晚就不打招呼了吧,你这也太正式了,衣服都穿好了?”

“……不是。”蓝河忍不住轻轻笑了,他试探道,“不过你们这么多年,不是搭档吗?”

叶修终于明白他暗指什么:“你想什么呢……字面意义上搭过档而已,我不是早跟你交代了我是单身狗吗。”

蓝河愣了愣:“啊?什么时候……”

叶修短促地啊了声,笑着摇摇头:“算了,你别想了。”

那个迷乱的夜晚,要是让他想起来了,不知得羞耻成什么样。

蓝河困惑地揉了揉太阳穴,终于还是放弃思考,他抬眼看着叶修,还是一副有些紧张的模样,叶修闹不明白他在紧张什么:“怎么,要见漂亮姑娘太焦虑了?哦,你们蓝雨好像是比较缺——”

“不是啊!”

那根本不是他在乎的东西,他气鼓鼓地打断他,直直地看进叶修眼底,生气又胆怯,期待又不安。

“我今天发现……”他颤抖着嘴唇说。

叶修与他对视着,这样的眼神忽然让他也紧张起来,像是之前很多次他们相视的瞬间,有什么东西终于再埋藏不住了,要破土而出。

“我……”蓝河深呼吸了两下,“我……只想让你看着我。”

一旦开头,坦承自己的私愿与妄想就变得容易起来。

“希望能一直陪着你走下去,却不想你看着她们,不想你和别的人一起作战。”他苦笑着说,眼睛有一点发潮,他不敢看着叶修了,那双眼睛里此刻盛着不可置信,也许说完这句还会有失望与反感,他受不了。

“就……很自私,但没办法,我控制不住自己。你要是觉得受不了这么一个人在身边,现在你朋友能陪着你了,我走也没关系。”

蓝河低着头,拍拍自己脚边的行囊:“都收好了,也不会很尴尬。”

“但是还是想说出来……喜欢你,你能理解吗?”


他猛地被扯进了一个带着水汽的温暖怀抱里。


评论(23)
热度(127)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