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4)

四十四

 

最后外面没得坐了,老板娘居然还给他们在储藏室辟了个包间,四人在角落坐定,捧着粥拿着包子寒暄了几句,便谈起了正题。

苏沐橙和陈果是接到笑笑传过去的消息后赶来的,在发现沉玉一行人之前已经遇过几群魔兽,她们急于赶路便没去招惹,也没有多想,现今细细想来,那些兽群都行止急躁又反常地喧闹,应当也是被传染了躁狂的兽群。

“果然扩散开来了,这下麻烦。”叶修说,“沐橙联系一下嘉世吧。”

苏沐橙依言掏出移动终端拨通了嘉世中央塔,对面的通讯员听完她的报告,客气有礼表示孙翔刚刚回城,有的情况他也上报过了,嘉世已经向各地下发避险命令云云。

四人都松了口气,苏沐橙正打算挂,对面突然卡壳了片刻,又道:“苏小姐,陶总长想顺便与您私人通话一下。”

苏沐橙皱了皱眉头,与叶修对视一眼,神情微妙,可语气倒听不出端倪:“嗯,好的呀。”

对面转线的嘟嘟声响了两下,一个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沐橙?早。”他说,“刚听孙翔报告了你也来了,怎么好端端地跑蓝雨那边去了呢?还碰上这种事情,没受伤吧?”

“没有,谢谢陶大哥。”苏沐橙疏离地客套道,“前阵的任务离得还算近,就去看了看堪萨斯城的朋友,没想到路上遇到这种事情。”

“没事就好,这次魔兽躁狂得厉害,陆上怕是不好走了,还好你巡游哨兵有鹰,和朋友聚完就快些飞回来吧。”陶轩说,“你一个人在外面,我也不放心啊,万一有个好歹,怎么跟你哥交代?叶秋回来了又怎么跟他交代?”

苏沐橙沉默了片刻,笑了笑,语气温和如常:”嗯,好的。“

“说起叶秋……”陶轩滞了滞,“他也没跟你联系吗?”

四人迅速地交换了一圈眼神。

“没有……”苏沐橙语气应景地低落了下来,“有他的消息了吗?”

“没有。你毕竟是他最牵挂的小妹妹,我就想问问你这边有没有消息呢。”陶轩叹了口气,“要能联系到,也好想想办法让他回来啊,外面这么乱。而且他要能回来,技术上也很希望有他帮忙的,当初的事情会不会也是误会?也都要回来才能帮到他啊。”

叶修与她又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缓慢地摇了摇头。

“要是他联系了我,一定告诉你。”苏沐橙说,“那陶大哥你忙,我这也收拾收拾准备回来了。”

 

陶轩似是很高兴地应了,真的仿佛一个要迎接妹妹回家的义兄,但苏沐橙与叶修的神情却明明白白说着并非如此——

“这到底是?”不明就里的陈果问出蓝河的心声。

叶修一瞬间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神情,他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陶轩——是旧日的挚友,一起赶过论文、打过魔兽、照顾过小妹妹,但也是如今的陌路人,谁也不知道谁在想什么。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苏沐橙可以说是被他们三人看着长大的,这番话里的关切倒不是纯粹的虚伪,但真情又究竟在套话的间隙里占了几分呢?他们都说不清。

最终苏沐橙摇了摇头:“以前的熟人……吧。”

蓝河和陈果面面相觑。蓝河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叶修提过的,曾一起处理过修复图景的旧友,也是唯一知道这件事,能把它作为把柄交给联盟的人。

那也太虚伪了!

“不过他这样说,我必须得赶回去了,不然可能会让人起疑,虽然他们早就怀疑我了吧。”她低着头道,“抱歉,不能陪你们一起啦,这边情况这么糟糕,本来想稍微帮帮忙的。”

陈果捉着她的手摇了摇:“哎,多大事。不过你的鹰还在堪萨斯城,一路太危险了吧,怎么办?我陪你一起回去?”

“那你们怎么打算?”苏沐橙转而问叶修和蓝河二人,“村子能久留吗?”

 

两人正相对犹豫,只听外面清脆的少女声音响起:“姐,小蓝哥他们来吃过早饭了没?我给他们带点去?”

蓝河赶紧探出头去朝她招手:“哎,沉玉,我们吃上啦,谢谢你!”

沉玉喜出望外,赶紧朝他奔来,一进储藏间她便掩上了门,面色沉了下去:“小蓝哥!刚好,找你不光是早饭,还有个事情不太好——”

“今天我收到了中央塔的通知,全境布防要开始了。”

 

村里没有哨向,一旦全境布防,必然会是溪山城或是中央塔下派的哨向来守卫巡逻,村子再不能久待。但整个大陆战力毕竟有限,一旦防卫重心偏向抵御兽类,那属地之间的防御力度很有可能会有所削弱。

“我们尽快得走。”叶修当机立断,“老板娘,接收吗?”

陈果爽快地笑了:“当然了,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呢。”

 

 

叶修从中央塔逃走的时候是她误打误撞地从关口捡回了他,弄丢身份证明的流浪者被关卡守卫刁难,陈果看得不忍,又见他虽然邋遢又狼狈,但好在身量结实,便问他回不去蓝雨的话,要不要口饭吃——

当初想的简单,不过因为她只身一人撑起父母留下的旅店,总需要人帮衬下力,可流浪汉着实不爱干净,想尽借口地推脱了不知多少天,两人熟了才在她的威逼之下洗净了脸上的污泥。

然后她便看愣了。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陈果喃喃道。

叶修不爱抛头露面,近日唯一一次被迫照相还是哨兵狂化那事完了之后的表彰,他那熬夜三天后照出的照片被印在报纸上广告天下,苏沐橙还拿这事笑过他,说表彰了跟没表彰也没啥区别,人家大街上看见你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他张口就来,反正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人家都说我跟前阵上报纸的那人有点像呢。”

陈果出乎意料地没翻他白眼,自顾自端着碗盘走了几步,突然扭过头来,怔怔地盯着他不说话。

“……你是不是……”她艰难地从记忆里掘出几年前的那个青年来。

那时母亲在连绵的战事中不幸陷入了井,父亲辗转求索多年之后,领着她一起找到了两个人。

父亲签下了事后消除记忆的协议,后来母亲虚弱的身体还是没能坚持过几年,父亲在失去了自己的哨兵后也痛苦过度走了,只有她还记得那一面,记得被他们救回的、从井里清醒过来的母亲。

“你记不记得……”

当初其中的一人与眼前的面庞渐渐重叠,她颤抖着嘴唇问出了她母亲的名字。

叶修全身一震,那是他第一个修补图景成功的哨兵。

 

即便如此叶修也没能住太久。苏沐橙很快带来了信报,嘉世境内对他的通缉已经过了审批即将下发,就算是边陲小城也躲不过被频繁搜查,听闻大致内情的陈果气得当场就想转户口,但情况如此,不是她一人之力可以拦下搜查的,叶修执意要走,陈果也留不住他,只能靠自己在城里足够吃得开喝倒了关卡守卫,帮着他逃去了蓝雨。

在漫长的逃与躲里,叶修靠着笑笑来回穿梭与她和苏沐橙递着信报,意外而得的友人也意外地可靠,在远方长久地支持着他。

 

 

“多谢了,老板娘。”叶修诚恳地说,“那就再喝倒一次他们吧。”

“哪能啊!这次我再给你想办法吧。”陈果一拍桌子,“上次我们店里妨碍公务被罚了好多钱你知不知道!”

 


评论(4)
热度(8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