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5)

……女、女装预警。


四十五


三天后。

一行三人在山路上前行,慢慢接近了嘉世关口。

这几人衣着狼狈,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恶战般,腿上手上还挂着彩,披着长发的女子一瘸一拐地倚在正中的男子身上,男子牵着的女孩眼圈通红,一副惊惧过度了的模样。

关口的守卫自门房里审慎地打量着这三人,待他们走近了,他探出了头来:“请出示证件!”

男子抖抖索索地掏出了两张通行证:“您、您看。”

“许……许小远?”守卫眯着眼睛打量证件上的照片,却眼花了般,始终有些看不明晰,他抬头看看面前的男子,他脸上还有道疤……证上也有,应该是一个人。

“对、对。”男子喏喏道。

这不是个哨兵吗,怎么这么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

他又转向旁边的长发女子,对了一对证件:“叶秀秀?”

女子偎依着男子,轻轻应了声,声音有些沙哑,然后下一瞬一串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那男子赶紧搂住她,一边拍抚一边朝守卫解释:“是这样,我们一家人探亲回来路上遇见了魔兽,特别凶恶,我们好不容易才带着孩子逃脱,我爱人他实在是吓坏了……您看我们没什么问题吧?实在是想回家了……”

守卫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此刻觉得这怂的要命的哨兵也顺眼了许多,赶紧点点头:“行行,小姑娘的证件呢?检查一下就进去吧。”

“真对不起,孩子的证件跑丢了……能不能……”

“……行行行。”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睛瞅着他,守卫直觉得心莫名一软,干脆摆摆手,“唉,都红色警报了你们怎么还在外面跑?回去赶紧把孩子的证补办一下,就别再出门了!”

“好的好的,谢谢您!”

这一家三口如鱼得水般挪进关口,互相偎依着慢慢走远了。

直到守卫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他才突然一个激灵——刚才自己是不是太好说话了?可转念一想现在魔兽躁得天翻地覆,这家人刚逃脱险境,也挺不容易,倒也真的没什么必要为难人家,要是因为没证被卡在这,这家人出了事可怎么办?还是命重要。

守卫叹了口气,只觉得最近形势不好,怕是捞不着什么油水,有点心痛。


“叶大哥。”直到哨兵再听不见的地方,沉玉才忍不住小声感慨,“你演技可真好啊……眼泪说来就来。”

“承让承让,那眼药水在我眼里盛老半天了。”终于不必强行小鸟依人以压矮身高,叶修挺直了身子笑道,“你小蓝哥也不差啊,张嘴就来,我还挺受用的。”

蓝河紧抿着嘴不肯应他。

说的有什么错吗,就算是演戏,他讲出爱人的一瞬间心口是热的,这家伙还损他,烦人。


陈果已经陪着苏沐橙早一步赶了回去,顺便从她七弯八拐的门道里硬是办出了两张假证来,证被笑笑带回来之后村里的姑娘婶子们热情似火地学着照片给他们画好了妆,信誓旦旦保证他俩亲娘都认不出——当然他们还是不太敢信,硬是让叶修悄悄展开共感干扰守卫的视力和精神,最后才如此顺利地入了关。

而战事来临,沉玉没了学可上,难免遗憾,她听完叶修的光荣事迹眼睛都放光了:“叶大哥!我也想见习!打魔兽!”

叶修一把拍她后脑勺:“黄少天好歹上了大半年学才被拖出学校,你这体能,怎么见习?”

“但我想做个能独当一面的哨兵啊!”她看看蓝河,“像小蓝哥、像黄少,总要锻炼的,不是吗?条件不足我也可以自己锻炼!”

自打那天起沉玉便开始每天在地道里练跑圈,两人看得心情复杂。小哨兵到底怎么安置也的确是个问题,沉玉又在他们试妆期间热情建议说带个小姑娘更像一家子,两人倒也觉得有理,认真琢磨了一晚,终于还是决定带上沉玉。

她想要成为一个好哨兵,便不能总伏在他人保护的羽翼之下。


过了关口不远便是堪萨斯城,和溪山城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光景,这里更偏西北内陆,有了一点黄沙满天的味道。城里也跟小村不得不进地下工事的状况不太一样,只要城墙城门守得够稳,城里的居民便还能普通地在地面生活。

三人走过熙熙攘攘的大道,蓝河与沉玉按捺着好奇,低调地打量着这座对他们而言全新的城市。

人们的口音跟他们有着微妙的差别,穿着打扮也有当地自己的流行风范,连街边的草木都不太一样。他们眼睛滴溜转着观察身周的一切,路过布告栏时沉玉眼尖地扫了一圈,赶紧扯扯他的衣袖:“小蓝哥,你俩没在上面了?”

蓝河看了眼,布告栏贴满了一级避险的通知与注意事项,找了半天才在角落里看到他俩通缉令的一个局部,照片都被遮了,恐怕再来几个大新闻,也没谁再会记得他俩。

他苦笑起来,这也真算是因祸得福。

“唉,说是要大家理智采购家用,你的盐哪里买的呀?”身边挎着篮子的大娘也停下来看布告栏,一边看一边问她的同伴,“警报一下来,粮油店都给抢空了,我都不知道上哪买去!”

同伴乐呵呵说了个偏僻的粮油铺子,又说:“其实也没这么紧张吧,前两天我看还有巡游哨兵在咱们城里呢。”

“人家不是飞走了吗!首都重要呢,我们可怎么办。”

“毕竟……哎,是啊,就不能留下帮帮我们吗。”

“不过这次不又是魔兽捣鬼吗,早年那次听说投了次药就解决了,这次肯定也能解决得很快啊。”

“就是,什么时候投药啊?赶紧把那些魔兽给剿了吧。”大娘抱怨道,“这不挺简单的事吗,上面就会拖着……”

三人沉默着加快了步伐。


他们渐渐离开了主干道,到了不那么繁华的地带,蓝河便谨慎地张开五感,确认了身后没有人尾随之后,跟着叶修牵着沉玉七弯八拐,才从深巷里的后门钻进了陈果的旅店。

“老板娘?”叶修轻喊了声。

陈果风一样地从楼上掠了下来:“你们顺利到了!太好了——沉玉也来了?”

她站定了才看清两人的扮相,捂着肚子笑了半天,才喜气洋洋地把三人迎去叶修的旧房间:“叶修,小蓝,你们住这边吧,其实是叶修的旧房间,但我给打通了隔壁那间,弄了个大床过来,这下没你之前住的时候那么逼仄啦。”

蓝河脸在脂粉之下红了个透,他们好像还没跟陈果她们明说……可怎么……难道那天的声音真的太大了?还是他身上叶修的向导素气味太重了?

叶修也一头雾水,但面上自若地谢了陈果,又跟她交代了几句沉玉的事情,陈果拍拍胸脯,低下身来亲热地挽住了沉玉:“小姑娘交给我吧。”


陈果两下收拾了另一间房给沉玉,便带着她出门采买去了,丢了他俩一盆热水与毛巾慢慢卸妆。

笑笑和绝色也终于被放了出来,两个精神向导前几天也见了几面,起初明明鸡飞熊跳,渐渐在接触间与主人间微妙的联系里安定下来,尽管习性完全不同,相处得倒是越发蜜里调油,看得两位主人反倒常常瞠目结舌。

此刻小白鹭乍一放出来便被新环境兴奋坏了,高高兴兴地在屋子里飞了一圈,然后施施然落上窗台梳理羽毛,浣熊倒是熟门熟路,找了它的旧食盆吃了点东西,便攀上窗台伸爪要给小白鹭理毛。

蓝河笑着摇了摇头,拉叶修去洗脸,可两人哪里弄过这种东西,蓝河的妆倒简单点,抹了两把就掉得差不多,叶修也学他一样草草洗了两把脸便以为好了,抬头让蓝河一看,对方丝毫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喂……”

蓝河好笑地拧了两把帕子:“坐好坐好。”


他端了个板凳过来凑近了叶修,用温热的毛巾缓慢而仔细地一遍遍揩过面前人的眼皮与嘴唇,安静的房间只余下时不时搓洗毛巾的水声,等到脂粉、睫毛与口红悉数卸下,叶秀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个人。

“别说,她们化妆真的厉害。”一室静谧里,蓝河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不过还是这样看着习惯。”

他又拧了一把水,将叶修全脸擦了一遍,端详了他片刻,这人全程闭着眼睛任他折腾,刚洗干净的脸庞与嘴唇都带着暖热而润泽的湿气,烘得他心脏不受控制地鼓噪起来。

蓝河怔怔地看着他,手上不知所措地干拧了半天毛巾,最终才轻轻地贴过去,在他唇角挨了一下。

“哎,怎么还偷偷地呢。”

叶修一伸手便拽住了他,将那点分开的距离重新消弭。

白鹭扭头看了他们一眼,扑棱棱地飞走了,浣熊扑下窗台追了上去。冬日温柔的阳光透过窗帘笼着他们,世界在毛巾跌落水盆的一记声响之后,彻底归于了宁静。



别学老叶老蓝xjb卸妆(??

评论(18)
热度(10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