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8)

·啊,忘了说,本文的背景板式cp倾向是莫橙魏果喻黄,请雷的朋友规避哈,笔芯


四十八


也不知莫凡怎么联络了陈果,不多久她便拿着几把伞匆匆赶来,结果一抬眼看他们分散成两群人站着,估摸着明白了什么,好气又好笑,悄悄丢了两把伞在门口便径直朝着叶修他们走来。

“顾叔早啊。”她笑容满面地跟店主寒暄起来,“这雨大的,还好他们能在你这里避避雨,哎,老叶小许,走呗?不还要去看看老魏吗。”

蓝河心里嘀咕:“老魏是谁?”

“是我们的……咳,力量之源。”叶修在图景里笑道,“你一会见了就知道了。”

“是你朋友啊?”店主乐呵呵地跟她聊起来,“有缘,正跟他们聊天呢。”

“哎,对,外地来玩的,谁知道出这事呢!走都走不掉,只有就在这住会儿。”陈果唉声叹气,“对了,您这还有面粉吗?我买点备着。”

“地窖还有,我去找找,你帮我看下店啊。”

“好嘞。”

陈果是真吃得开,随便抓个人她都能认识似的,店也能丢给她暂管,蓝河看得暗暗佩服。不一会店主拎着面粉上来了,热情地送走了他们几人,陈果分他们一人一把伞,把面粉丢给叶修扛着,叶修又偷偷去拽蓝河叫他分走一半重量。

待到三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陈果这才板着脸训他俩:“来,说说吧,怪我昨天没跟你吵清楚还是怪你们?”

“怪我们,怪我们。”叶修从善如流。

蓝河接着解释:“不过没人认出我们倒是真的,要是不下这场雨,还是可以放心。”

陈果闷声思考了一会,终于松了口:“成吧,让沉玉跟着你们行吗?刚好练练她。”

“行,有事你来救个场。”

“……我只是个开旅馆的好吧?!别作大死!”陈果怒道。

“没事,作了大死就不必救了。”叶修笑着说。

蓝河心底一咯噔,他想:不……

“你!”陈果扬手要捶他,手抬到半截又无力地放下了,最终指了指他身边的蓝河,“唉,你啊!你……你倒是想想他。”

他俩心脏不约而同地重重一跳。

叶修猛地转过头来看向他,想起蓝河挡在他面前回护的姿态、那个夜晚他仓促而真挚的告白——他说想要一直陪着他走下去——突然有一点惴惴不安的抱歉。

他这样随意惯了,一向不在乎自己如何,当初被吴雪峰骂过好了一阵,战事结束之后又恢复老样子,苏沐橙说过,陈果说过,都不管用。

但现在确实不一样了,就算自己不在乎,是有人在乎着的。

“有道理。”他说。

陈果莫名感觉有点噎,赶紧加快脚步离这两人远了些,她走上面前图书馆的台阶收了伞,前台相貌温和的青年向他们点头致意:“陈果姐,前辈——这位是?”

“这是蓝河,这是乔一帆,你们一个蓝雨一个以前微草的不要打架。”叶修开了个玩笑,简单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小乔,方便吗?”

乔一帆点点头:“方便的,今天这种情况了,没什么人来。”

他把前台的铭牌转了个向,将暂时离开敬请稍候的一面朝着门口,拿上钥匙领着三人下了楼,推开两个书架才显出一道小门来,他开了门禁,又领着他们径直朝着地下更深处走去。


“前辈,叶神他们来了。”一行四人走在黑暗漫长的走道里,乔一帆先喊了声。

不一会拖鞋踢踏的声音响彻地下室,一个身影自走廊尽头的亮光里闪了出来:“我日你大爷啊老叶——靠,老、老板娘怎么也在?”

陈果这就不乐意了:“哟,我还不能在?今天就把你家钥匙收走你看能不能在?”

“别、别,我这是……惊喜不是吗。”那人执着一盏灯,趿着拖鞋走近了,“人还挺多啊今天,咦?这位小兄弟……咳。”

他鼻子皱了皱,自面前人身上闻出一股熟悉的向导素味道来,骤然瞪大了眼睛:“好啊叶修,这么一阵你就找对象了?!”

蓝河脸红透了。哨兵这点真的很不好,在稍微相熟一点的人面前毫无隐私好吗……

叶修倒是镇定自若:“啊,对。这是蓝河,你们蓝雨的后辈呢,多照顾照顾人家呗。蓝啊,这是魏琛,你应该知道?”

这回轮到蓝河震惊了:“魏、魏队!”

之前只听他们讲老魏,谁会想到是他们蓝雨的前代中央塔卫队队长在这里?!

“嚯,还认识我。蓝雨的啊,好苗子啊!”魏琛上下打量了一圈蓝河,“也爱用剑?挺好,挺好,常在哪个城啊?前辈帮你跟人打打招呼关照下呗。”

叶修嗤他:“这么多年了,你说说你还认识谁?”

魏琛冷哼一声,并不理他。

蓝河哪里听得进去他俩插科打诨,他正拼命强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呢。魏琛离开塔之后已经失去音讯太久了,谁会想到在这种地方见到了他?

蓝河有一肚子话想说,就跟当初他被喻文州和黄少天救回去那次一样直想真情告白,碍于正事在前硬是吞回了肚里,只压不住一双眼睛闪闪发亮:“不用了,谢谢魏队!您还在活跃太好了!”

叶修脸别去一边拼命忍笑,要是蓝河知道魏琛都在活跃些什么也不知会是什么表情,想来就很有趣。


魏琛举着灯领他们朝里走去:“今天你是要什么?”

“一是想问问你有没有通城外的地道。”

陈果警觉:“你要干嘛?”

叶修揉了把脸:“啊……”

蓝河算是明白他为啥要拽着他偷跑了。

“哎,老板娘啊,我就假设一下吧,情况如果再坏下去的话,堪萨斯城在职的哨向死伤过多,城外防守摇摇欲坠,怎么办?”他说,“你那时候也会出去的,对吧?”

陈果无言以对。

“当然也以防万一我们需要逃跑、或是出城找一点研究材料,这都是可能的。”

“行,有。”魏琛说。

“不愧是老魏!”叶修夸赞道,手上啪啪地拍着他的肩背,被魏琛反打了一肘子。

“别废话了,还要什么?”

“老样子,大家的东西都来一套,多要一套蓝河他能用的。”叶修说,“还要点不一样的。黑曜石、蓝白晶、绸桐木,有没有?”

蓝河暗抽了一口气,“大家的东西”是指什么他一时间不清楚,可后面这三样,他可是搞过这些小买卖的,这几样东西这么多年他就见过一个蓝白晶,卖得自然是天价水平。

“我靠,是你那伞?!”魏琛果然紧跟着骂道,“这也太他妈难了,我得打听打听——其他的,封城之前我很囤了一批,你自己选吧。”

几人走到了走廊尽头,魏琛轻车熟路拐过弯开了门,门后赫然一个四通八达的办公室,里面还放着能看见图书馆前台的监控,而后他带着他们径直朝右一拐,过了一道密码锁又一道机关锁后,厚重的金属门被缓缓推开,现出一个偌大的储藏室来。

那里面,自地面到天花板的高大货架上,一层层摞着的,分明是剑与矛,火枪与手炮,再放眼望去,还有更多、更多……

蓝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魏队……你……”

魏琛不自在地咳了两声:“嗯?老叶,怎么回事,你怎么介绍的。”

“我跟人家说,你是我们力量之源,没毛病吧?”叶修笑道,他转向蓝河,“来吧,正式介绍下,你们老前辈——”

“老什么老!我去你大爷吧!”魏琛怒叱。

“行吧,年轻活力的老魏同志,现在是咱们要啥有啥的地下后勤供应商。”

“……说那么多有的没的的,别了,就是军//火贩子,还有些别的小生意,都上不了台面。”魏琛放弃偶像包袱地一摆手,“小蓝是吧,毕竟是蓝雨的小伙子,要啥就找我,给你挑最好的——你放心吧,记叶修账上。”

蓝河张着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可是他们蓝雨的开荒前辈,是传说中鬼魅般莫测的可怕术士,也是如今中央塔最出色的那对哨向的师傅……怎、怎么……是在这样活跃的吗?


评论(6)
热度(93)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