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三日之期(中)

·没啥剧情,就慢慢谈对象


蓝河就在蓝雨旁边租了个LOFT,上床下厅的,没什么客房可给叶修,还好他自己的床还算大,两人一人一床棉被就这么凑合睡了。

叶修窝在床上,占据了他的笔记本——前提是不准抢蓝溪阁的BOSS否则马上断WIFI——而蓝河趴在被窝里,紧张兮兮地抱着手机查攻略查路线,一边还要事无巨细地问他:“走路可能有点多可以吗?……哦路上有家糖水店还不错的,叶神你有忌口吗?”

“中间能有地方歇就行,没有忌口,哎,蓝河同志,你可真是操心坏了,真不怪我当初觉得你特别适合经营咱工会。”

蓝河竟然没反驳“咱工会”,看来是沉迷看攻略顾不上回话,过了一会他又问:“一天时间真的好紧啊……小蛮腰还要去看吗?咱们远远看眼行吗?你后天几点飞?”

“行、行,后天上午十一点半的飞机。”

蓝河又沉默了一下,这次不是沉迷攻略了,他听见了叶修说什么。

太短暂了,这样超越日常的生活。

“那……我们明早喝早茶吧,本来以为后天有机会呢。”

一句话定下最重要的早茶时刻,蓝河终于锁起手机屏,瞥了眼叶修,松了口气——大神还是遵守了诺言,正操纵着无敌最俊朗带着兴欣工会的众人下本呢。

叶修已经退役,但君莫笑承载了整个兴欣的太多心血,已经交给了下一任操作者包子,他暂时不能带走。

不过这也不妨碍大神成天把他当年用过的几个小号轮着光顾。这么些年,小号们已经被兴欣网游部拉扯大了,刚好让他换着马甲在神领上蹿下跳,悟道君神说要有光忧郁小猫猫无敌最俊朗伊诺都成了如当年君莫笑一样的代言词,搅得众会长们头大如斗,硬是梦回三年前。

所以是什么职业真是不重要,人家内核太凶残,大家拿他有什么办法。

时间已经不早,蓝河关了灯,假装健康生活好青年跟他问了声晚安,便侧过身子缩成一团安稳躺好,心里倒是思绪万千。

这么一想,他们认识竟也有三年了。


早两年君莫笑还在十区掀起惊涛骇浪的时候,他倒是老抱着一种“我和大神有孽缘”的无可奈何感,毕竟有事没事就得派他出去和谈,天知道他跟叶神也就是个买卖河粉——不,买卖攻略的关系啊!

梁易春嗤之以鼻:“扯吧你,人家还夸你才适合刷记录打配合呢,你这就闹着跟大神撇清关系。”

蓝河一头雾水。

再后来叶修去了职业比赛,不怎么在网游作妖了,各大公会都松了口气,蓝河同样如是。

但时间长了,不知什么时候绑缚上心脏的细线时不时便昭示存在感,像另一头牵着的是叶修的脚步般。要是他不看看那人现在走得怎么样了,心便被紧紧拽着,说不出的不自在。

再久了,嘉世旧年的桩桩件件被扯出来,他甚至会想:这么不易,兴欣能不能赢?等下,赢了蓝雨怎么办,不行,蓝雨还是要加油!就不论赢不赢吧,比完赛他还会回网游兴风作浪吗?不了吧,回来他们又要很累了……却又很有意思。

矛盾之极。

那时他也没觉得这种“有意思”是否哪里不对,直至兴欣夺冠,叶修再度退役,各大俱乐部内部总有七弯八拐的八卦渠道,蓝河听了一点叶修被迫回家尽孝去的风言风语,心里难过得无以复加,总觉得“尽孝”这样过于顺从的词不该属于他,这样的人本不应当被陈年的观念束缚的。

而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的时候,叶修作为国家队领队重回公众视野,还跟着冯主席到各大俱乐部宣讲国家队后备团队的招募事宜。

蓝河看着施施然走上台的那个人,心陡然被撞了个趔趄。

而他顶着叶修的注视填完报名表,趁着对方正端详他的表格,蓝河都想开溜了,却听面前人带着笑意问他,一如两年前扒掉他马甲的瞬间:“蓝溪阁的剑客?那个谁……蓝河?”

“……”

心动总是来得毫不讲道理。


当然大神空降也毫不讲道理,放三年前——不说三年了,就放半年前国家队刚成立那阵,蓝河也没想到跟叶修还有讨论行程和同床共枕的一天,像是多年的老友般自然又亲密。

他在只剩下屏幕光亮的一室黑暗里,沉默着,轻轻地,朝身后的人靠近了一点。



G市一日游被蓝河安排得满满当当,实际做起来怕是少了四五个环节——两个宅男的战斗力是真的不行,站站就累,走走就萎,吃早茶大概是他们这一天计划里执行得最认真的一道。

折腾到最后,两人坐在有轨列车上,在傍晚的夕阳下一人抱着一碗糖水挺尸。

“还是吃东西好。”叶修喟叹道,“小蓝同志,晚上吃啥?”

“粤菜,粤菜,保证不用走路了,电车到站就到。”蓝河有气无力地说。

在电车运行的哐当噪声与身周鼎沸的人声里,两人突然陷入安稳的沉默。叶修瞧着窗外的风景,偶尔拿起蓝河手机拍上一两张,又塞回他口袋,喝两口手上的杨枝甘露。

“叶神,您就不能买个手机吗,征用我手机一天了。”蓝河语无波澜地翻着白眼。

“别这么见外,拍了你自己也有一份嘛。”

“不了,我天天都看,可谢谢你啊。”

窗外广州塔自树丛里显现了片刻,蓝河正要叫他看,叶修已经驾轻就熟地掏出他手机来了一张。

“……”蓝河无言以对,“手速不愧是职业的?”

“退休员工,见笑了。”

蓝河无奈又好笑了不过一秒,这神情便被对面的退休员工手速大爆地举起手机——咔嚓。

“我靠!!叶——”

蓝河伸手要去夺,手上的糖水摇摇欲坠。叶修拿见底的塑料碗与他的一碰,堪堪保持住平衡,另一手将手机送进他手里:“嘘——好了拿去,删还是不删不也你说了算吗,你这是要给我现场扒马报复啊?”

蓝河赶紧收了声,瞥了眼周围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俩,他才松了口气看了一眼手机,登时哭笑不得。

那屏幕上的他傻里傻气,但一瞬间的抓拍倒是够鲜活生动,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照人是个什么事,稳重又从容的大神一瞬间也太孩子气了,又意味不明,谁知道叶修在想什么呢?反正他看不透。

看他默默地收起了手机,叶修惊奇道:“竟然不删?”

“不了,叶神开光的自拍照,我要留着珍藏。”蓝河闭眼说胡话,“大神我也是服了,没事你拍我干嘛啊?”

为了不暴露而故作大大咧咧地掩盖着心事,不过他是真的有一点舍不得,尽管自己傻得丢人,但这张相片背上载着回忆。

“看你好玩。”叶修笑了笑,他抬眼一望快要关掉的车门,“哦,是不是要到站了?”

蓝河抬头一看心里高呼我是傻逼,拽起叶修便跑,手在仓皇间自然地交握,糖水在奔跑间泼洒出来,晶莹水滴被夕阳染上焦糖的色彩。

甜里带着微苦,是世间所有酝酿中的恋情的滋味。


=


说点别的,我个人还是支持创作自由的,蹲在我cp坑底这么多年,什么文也真的是都见过了,有的文雷不雷?雷。但我该不该跑到人家下面去逼逼您写的真难吃快走吧?我觉得不太好,不礼貌,虽然有时候真的很想……

感觉雷雷的文热度超高心累不累?累。但这又确实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就像流量狗血剧也会容易有人爱看一样,雷而火热的文自然有其卖点,也许情节安排有趣,也许狗血足够酸爽。但我想既然都雷到部分读者了,起码一个点是不太对的,就是作为同人,它在写这对cp、这两个人的时候,出了问题。

所以也常常自省:依据原作体现出的老叶和蓝的性格,他俩会不会这么说话;在这样的情景里,以他们的性格,会做出情节安排这样的行动吗?以角色来推动情节,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写作要点,无论是同人还是原创。但原创可能只是角色前后性格有落差,毕竟作者为大,作者说了算,只是人物恐怕不够立体。但同人就很容易显现出来了,毕竟写的人物是有一个C在那里的,我想大部分让人感到雷的文,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想写的故事和想写的人不兼容。比如只是想写这样的故事而没考虑过角色的C,硬套上了这两个人,自然容易OOC(为啥我对不少自身经历改的故事很窒息大概也是这个原因8)。但写作常常容易冲动产出,情感跑得常常比理智快,甚至冲动之下的作品会更加优秀。这种情况只能说期待大家都能在冲动泼洒完情感之后回头看一眼,这到底是不是自己想写的cp?有没有不符合他们性格的地方?该不该斟酌修改再发出?

btw我也完全理解读者会热衷看狗血故事,有的文觉得雷我也会不走心地激情追看,因为狗血得太带劲了!!(……)但细细想来这是你想看的这两个人的故事吗?恐怕不是,更像是原耽或是自我代入了。那它值得作为同人被点心点推吗?我个人觉得不太行。

可能我的愿望就是作者朋友们审慎下笔,读者朋友们理性挑食一点吧,是自省也是个理想XD


评论(11)
热度(163)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