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三日之期(下)

完结惹!just一个原作谈恋爱小短篇,随便写写大家随便吃吃


前文链接:

 


——又一顿胡吃海塞,本届荣耀小队G市游览旅行团就这么完美收官了,真是可喜可贺,毫无出息。

叶修如是说。

蓝河被他说得没脾气,是真的没战斗力,好好的计划都打了水漂,但要说开不开心,起码他自己还挺开心的。

这么一想他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呃,叶神,玩得还算行吗?”

“挺好的。”叶修与他在夜幕里的街道并行走着,“你们G市很好吃。”

蓝河喷笑出声,他望向身边的人,却一瞬间看愣了。G市的冬天短暂至极,不过二月底,街头的花已经开得繁盛热闹,那人走在路灯照耀的花树下,正偏头看着他笑,花开正好,人也很好,横行十区的大魔王硬是被他瞧出了几分温柔来。

“怎么?”叶修迎着他的视线看过来,坦荡得令他心虚,“吃得挺开心的,真的。但今天我看咱们这水平,要看风景,可能还是游戏见比较合适。”

“不了吧!”蓝河大惊,什么温柔都成了屁话,他对BOSS归属的警觉雷达亮起红灯,“我支持你去跟中草堂共赏野图风景!”

叶修罕见地哑口无言了,他伸手一按蓝河后脑勺,叹了口气。

蓝河被他按了个趔趄,闷声不说话了,他被叶修的叹息勾得隐约有一点不明晰的猜想,但暗恋者怎么敢抱太多期待,一天天地大起大落,谁受得了?毕竟人家也许真的就是游戏见而已,公会对垒,怎么会不见呢?

他低着头,脑子一热,嘴唇轻轻翕张了片刻,干脆不管不顾:“那……那就游戏见吧,叶神别爽约啊。”

短短一句话,像耗尽了全身力气般,蓝河自己都能感觉脸庞热得发烫,大脑负荷过载了般嗡嗡作响,而在一片蜂鸣间,他听见对面的人带着笑意说:

“好。”

 

夜里又是宅男自由的天地。

叶修没什么行李,两下打包好了就占据了他的笔记本登录荣耀,他裹着小被子窝在蓝河的沙发上,一杯茶包泡出的热茶就足够满足他,一副居家而无害的模样。

他这次出来就带了无敌最俊朗,蓝河偷偷伸脖子看他的屏幕——骑士正在主城晃悠,看起来是还不知道野图刚刚刷新的模样。他赶紧回春易老野图来了的消息:“大春,坐标?”

春易老:“?”

春易老:“叶神?”

五大高手的电波交流早就已臻化境,蓝河迅速打字报出叶修位置:“千山城。”

梁易春显然放了心,他报了个坐标,蓝河操纵着蓝桥春雪一路小跑赶去,只见蓝溪阁众人陆陆续续到来,第一波输出已经开始,仇恨稳稳,他欣喜地加入战局——却没察觉身后披着毯子轻轻站起来的人。

他手指如飞,站在BOSS身后全心全意地站桩输出,耳机里传来梁易春的指挥:“中草堂来了!一队停手,东南方向先拦一下!”

蓝河飞快打了个1,带着一队人迅速脱离BOSS向东南奔去,果然老对头车前子带头前来,身后还浩浩荡荡不止一队人,蓝河心里忐忑,但也得装够面子工程,他冷笑一声,顺手便开了麦:“哟!老车啊,别想了,仇恨都稳透了,赶紧回去打个本还能有点掉落呢!”

隔着耳机,他突然听见身后一声强忍住的轻笑。

“……!!”

蓝河被闹了个大红脸,对家相见分外眼红,一激动他根本忘了家里还有客人这回事,更何况客人还是那个谁……太丢人了!

叶修慢悠悠地抱着手臂在他身后轻声指挥:“人有点多嘛……别停别停,带着近战拐左边去勾他跟你打,还可以装着没关麦给他透个假坐标,远程从右边绕远点慢慢接近,分散开来轰他。”

这可真是心脏培养教程了。蓝河顾不得丢脸,他精神一振,依着叶修的话开始指挥起来。

一边挂着耳机一边听自带外挂解说,总有听不明晰的时候,看他的反应偶尔会有一时迟滞,叶修便凑近了他:“九点钟方向遛他们,垃圾话走起,真情实感一点,让他觉得你越不想往那边走越好,远程到位没?到位了特效越多的技能越往下砸,就跟他说是兴欣的人来了嘛,大老远又花里胡哨的谁看得见谁,灵活一点。”

蓝河笑得差点演不下去,他假作激动地跟车前子喊了一通,私聊远程的队友隐藏好公会名称就动手,赶紧闭了麦:“我的天哪,叶神,服了你了,要给你们兴欣虚假出场费吗!”

“不必了,抵你的五天工资够了吧?”

蓝河愣了一愣,他几乎都要忘了什么欠他的工钱……亏得叶修还想得起来。

然而游戏形势瞬息万变,蓝河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只见中草堂一干人被身后包抄而来的“兴欣”大军打了个措手不及,他赶紧趁机上前绕着魔道学者便一阵连招,车前子没几秒便化作一道白光,只剩下一声惨叫回荡在他耳机里:“蓝桥你特么不要脸——”

蓝河乐得直拍桌,他转头想去跟叶修取笑车前子,却见那人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他身旁,一转头连呼吸都交错,他心跳几乎停滞,又在下一刻剧烈地鼓动起来。


巧得不能再巧了,家里的电路好似搭上了他几乎烧糊的大脑般,电脑就在此刻嗡地一声宕机,世界突然陷入一片黑暗,只余下面前人的吐息,无比清晰。

他本能地伸手探寻叶修,对方也摸索着抓住了他,他听见叶修轻声问:“停电?跳闸?”

太近了,他甚至能感受到每个字吐出的时候空气的颤动。蓝河吞了吞口水,连吞咽的声音在暗夜里都格外响亮,他的心跳又失了节律,狂乱地震颤着胸腔。

夜晚容易使人摆脱理性的桎梏,有的决定也许此刻最适合做出——黑灯瞎火,不必看着对方的表情;明天分别,不需考虑后续的尴尬。要是被拒绝,又刚好停了电,他可以马上为叶修在不远处的酒店定一个房间,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听见自己深呼吸了一次,小声说:“是停电,应该,对面小区也没光了。”

叶修遗憾地叹了口气:“完了,本来只想逗逗你,正想告诉你别再往九点钟方向走的。”

“……啊?”

“兴欣真的在。”叶修慢条斯理地说,“一波准备收你们和中草堂的渔翁之利,一波放假消息说霸气雄图烟雨楼都在赶来好分散你们注意力,剩下都跟着老魏埋伏在旁边准备你们人一少就抢BOSS。”

“我靠!”旖旎心思魂飞天外,蓝河着急忙慌地摸手机,“大春!不要信各公会要来抢的消息!守好BOSS,兴欣想抢!”

“没别的公会啊?中草堂撤了,BOSS红血,不用担心。你怎么掉线了?”梁易春摸不着头脑。

在手机屏幕的微光里,叶修低低地笑起来:“好了,逗你的,新的套路记下了吗?”

“……”

蓝河气呼呼地挂了电话,在手机屏幕的光晕里瞪着叶修,胸膛起起伏伏。对面的人也不说话,偏着头瞧着他笑,显得更气人了,让人极想打击报复,可又拿他没有办法——叶修什么没见过啊,要怎么才能反制住他?

大脑彻底断线不过一瞬间,他撂下手机倾身向前,嘴唇擦过对方的又迅速退回,如蜻蜓点水。

明明只不过是轻轻一触,他整颗心脏却仿佛化作高速运作的工厂,蒸腾着热气、充斥着嘈杂。那里面有悸动,有赌气,也有冲动后的胆怯。

他不知叶修会如何想。这实在是一场赌局,以着相处里的一点一滴为筹码,那些凭空的扒马、不在场时的赞赏、突然的孩子气、路灯下的叹息、毫无意义的捉弄……到底是否是因为与他同样的理由?

他等着叶修给他一个宣判。


漫长的沉默里,远处炸响了元宵的烟花,绽放开的斑斓光亮断续地落在他们身上,照亮了彼此脸上的神情,蓝河难堪地别开了眼神。

叶修终于开口了,他低沉着嗓音,在极近的距离里直视他的眼睛:“嗯?耍了流氓一句话都不说,是什么意思?是要反过来逗我吗?”

“不是。”蓝河颤抖着声音,还不知该以着怎样的方式给出告白,“就是……”

他话没说完,方才的柔软触感重新覆上了他的嘴唇。


心底的烟花犹如具现了般砰地绽开在窗外,在客厅的地面投下相连的影子。



清晨八点半蓝河被闹钟吵醒,他迷迷糊糊地想伸手按掉,却支不出手来——他整个上半身都被谁稳实地圈住了,脱不出身。

妈的他一个单身狗哪来的人……鬼压床啊?

蓝河迷糊了片刻,一个激灵醒过神来,低头望下去,那双圈住他的手纤长而白皙,是叶修的。

什么单身狗……他不是了。

这个认知终于延迟一晚姗姗到来,蓝河心脏重重一颤,赶紧脱开叶修的桎梏转过身去看着他,像是想确认什么。

而那人跟他挤在同一个被窝里,正惺忪地睁了一只眼瞅着他,是全然的放松与信任,一切都不是梦:“……嗯?几点了?”

“八点半了。”蓝河小声说,他轻轻蹭过去,嘴唇贴了下叶修额头,心里揣着一腔毫无缘由的欣喜,“过去要个多小时,差不多起啦,你想吃啥?我点外卖。”

“虾饺有吗?”他迷迷瞪瞪地说。

“……有速冻的。”

外卖梦碎,蓝河爬起来蒸虾饺去了,一会叶修也彻底清醒,在他背后忙乎着穿衣收包,折腾完了便踱过来,自然而然地下巴往他肩膀上一压:“早知不拖了,拖到走了才说,怪可惜的。”

蓝河耳朵红了:“那谁知道……”


没有电的夜里,他们在床上裹成一团聊到后半夜,从三年前的相识聊到现今,一起寻摸动心的瞬间,可最后谁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谁知道呢……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了,就很想逗你。”叶修手指梳着他的发丝,悠悠打了个呵欠,“要是没机会,反而还难受起来了——只好制造机会。”

蓝河闷声思考,蓝溪阁被兴欣抢走的BOSS里到底有多少是被大神“制造机会”出来的。

“这次不也算是吗?”他带着一点困意,狡黠地眨眨眼,“不过命中了。”


世界上没那么多早知道,不到三天里的最后一刻也许谁都没勇气说出来,但幸好有了结果。

尽管话这么说,蓝河托着下巴看对面的人乐呵呵吃虾饺,难免还是有一点遗憾——留给他们的时间确实太短了。

未来将会怎样?他还没什么底气去展望。异地恋情有太多不安因素,而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了解彼此,就要迎来第一次的分离,怎么会舍得呢。

他叹了口气。

“怎么了?闷闷不乐的。”

蓝河老实交代:“嗯……确实觉得可惜。”

叶修咬了口虾饺,将手机往他面前一推:“没事,用不着这么纠结啊。”


“现在预订H市三日游,还来得及。”


END



评论(21)
热度(19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