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9)

五十九


魔兽是真的,蓝河警惕执剑冲进屋子时候的震惊也是真的。

那头魔兽不知何时被人五花大绑在墙角,此刻扯着嗓子嚎得撕心裂肺,邱非越过了犹疑着的他,上前干脆利落地一矛给它了个痛快,直看得蓝河目瞪口呆。

“小邱也学坏了。”叶修笑道。

一丝笑意在邱非脸上转瞬即逝,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脸,兀自在一旁的草垛上擦了擦战矛上的血,又重转过头来望向二人。

“现在方便说话了吧——前辈们潜入队伍,是有什么计划吗?”他沉声问道。

“帮忙啊。”叶修坦荡道,“成天闲着也没事干,还不如出来打打怪帮帮忙,能控制一点是一点呗,本来是想跟着沐橙浑水摸鱼的,谁知这么巧。”

他毫不掩饰苏沐橙知晓内情的事情,邱非一时怔住了,叶修坦诚过度,他竟然不知该如何继续问下去。

许久他才挤出句废话来:“……苏前辈知道?”

叶修只呵呵了声,蓝河在一旁好气又好笑——得亏叶修和邱非曾经关系亲厚,要是随便来个人调查,叶修如此挑衅一笑,谁还肯听他们解释啊!

“沐橙当然知道,老陶也知道沐橙知道,你不也知道吗。”叶修慢条斯理道,“你肯定不止想问这个吧?叫我们过来还想说什么吗?”

邱非沉默了片刻,他才问:“前辈对这次的事情有头绪吗?”

“你不怀疑我们?”叶修微笑着反问他。

“哨兵事件和这次极其相像,前辈经验丰富,总长也想求助于你。”邱非避而不答,他垂着眼睛将陶轩卖了个彻底,“你愿意回去吗?”

“哦?求助,是‘将功赎罪’吧?”

邱非蓦然抬起了眼睛,他直视着叶修,那沉着冷静的外壳终于破裂了,露出一点少年人的无措、不安与期盼来。

他压抑着声音里的颤抖问:“前辈有‘罪’吗?”

“没有。”叶修说,“所以陶轩要是说让我回去将功赎罪,就不了。”

“我明白了。”邱非点点头,他又沉默了许久,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再度开口,“那苏前辈的事情,是你做的吗?”

“沐橙?”叶修摸不着头脑,“她怎么了?”

“不是她。”邱非一字一顿道,“是苏沐秋前辈。”


初春残余的寒风倏然掠过屋外茂密的高草,沙沙风声骤起又渐歇,一时间万籁俱寂。

叶修凝视着他,神色有稍纵即逝的隐痛,像是石头跌落水面荡出的涟漪。

“是。”他说。


风再度鼓噪起来,裹着草木摩挲的声响一路穿堂入户撞进他们之间,一瞬间仿佛带走了胸腔所有热气。

寒意自蓝河胸口一路涌到指尖。这是他完全未曾听说的往事,苏沐秋分明是出任务时掉进了井,为何叶修会承认是他做的?他做了什么?

邱非动了动嘴唇,他像是说了什么,可远方骤然炸响的信号弹掩住了他的声音,三人瞳孔骤缩,回身朝外望去。

“橙色信号,是二队的求援!”



三人自农户里狂奔而出,不远处待命的众人也已经起身就位,只听邱非一声令下,整个三队便飞快朝着信号弹的方向迅速开拔。

蓝河跟着队伍在风中疾跑,瞬息万变间他根本无暇追问方才的对话,可不安郁结于心,指尖的凉意挥之不去。

而当他看清远方友军的情况之时,那股冰冷又自指尖倒灌回了心脏。


他们分明来时自鹰上看得清清楚楚,哈德林村外的魔兽并不如城郊密集,想必邱非也是看清了形势才敢如此布置战力。可此时远远一望,那朵信号烟云下方赫然是黑压压一片的兽群,宛如厚重的积雨云般,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邱非倒吸一口冷气,他回头大喊:“谁的精神向导适合传讯?!快叫一队前来支援!”

蓝河赶紧应声,一招手小白鹭便显出身形来,他飞快向绝色复述了邱非的要求,只见白鸟在空中轻盈盘旋了片刻,而后迅速消失在东方的天际。

邱非多看了他一眼,又瞥了眼他身边的叶修,神情复杂。

“三队注意!我们现在上前挑衅包围圈的魔兽,尽量分流,救助二队 ,力有不逮就靠近队友求助,一队一会就会赶来,我现在就向城内求援,各位挺住!”

可响应却来得犹豫而稀拉,仔细看去,众人是在前行,可握着武器的手正微微颤抖。


后备军的众人大多不过服了两三年兵役,再加之近几年大陆一片平和,哪有谁见过如此阵仗?又哪有谁跟魔兽在如此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拼杀过?

数月的僵持让人几乎麻木在这样的节奏中,所有人都惯性般认为魔兽不可能突围,只要保持这样的防守姿态,又不会断水断粮,总有扫清它们的一天。

而每日的巡逻与扫荡任务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例行公事,只要好好完成便能回家休息——

家人还没告别,愿望尚未圆满,一切来得措手不及,尚不是死志踌躇足以迎战的时机。


邱非心下一紧,他首次作为领导者引领队伍,气势根本就是一半自带一半强撑,此刻生死难料的二队如一根细针,骤然扎进了强撑的那半自信里,他不由得诘问自己:如此大密度的兽群,做这样的决定究竟是否正确?另两个小队若要前去营救是否会适得其反导致全军覆没?主城的支援是否能来得足够及时?

他不敢确定。

邱非眼光匆匆掠过所有人,到熟悉的两人时忽地垂下了眼,慌忙抬手接通了移动通讯以掩饰失态——他可耻地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想问叶修:你觉得这样对吗?

这不应当,他早该从叶修那里出师了。

移动通讯那头迅速接通,邱非尚未开口,对方尖利无助的声音却先他一步:“邱队长!正要联络您,报告,城门被兽群围攻,西门求救!数量、数量……抱歉,太多了,无法估量!”

邱非的瞳孔骤然放大了。

“具体战况?!”

“报告,西门兽群攻击行为最为严重,其他三门压力较小,已经请各部分配人手支援西门,本次兽群目的明确,攻击突发,毫无征兆,跟之前很不一样!”通讯员重重喘息着,他像是在询问通讯兵实时情况,顿了顿又道,“现在各部支援已到位,西门依旧兵力不支,目前兽群正集中冲击副门,火炮阻拦效果也不明显,副门即将被突破,今天开拔的小分队可否马上回来支援?!”

邱非长长吐出一口气来,他好似无比镇定般说:“明白,请再坚持五分钟,我们一定抵达!但小队也遭遇兽群,有部分折损,建议主城内部抽调部分巡逻军以支援,还可以请求联盟塔和中央塔的支援。苏队长那边如何?能联系上吗?”

对方像是被他不疾不徐的语气安抚了,话音渐渐冷静了下来:“报告,苏队长方才联络过了,茂山同样如此,她无法抽身!”


通讯器针对常规水平的哨兵探查做了一定的干扰,故而身边哨向众多,还没人能听清邱非的通讯内容。但蓝河被叶修悄然握着,五感放得够大,将二人交谈听得真真切切,他暗吸一口冷气,飞快将一切转述给叶修,对方手指也是一紧。

绝色此时领着身后的一队飞转来,蓝河顾不上等待邱非指令,赶紧招招手示意它探查二队方向,白鸟展翅而去又迅速归来,邱非惊异的眼光追了一路,终于收回来落在了他的身上。

四分三十秒,一三小队汇合。

蓝河直直望着他:“报告,还有四人,他们躲在树上,魔兽马上要把树击断了!”

一边是尚有生机的队友,一边是摇摇欲坠的主城。

邱非攥紧了拳头,指甲紧紧嵌入肉里。他引领小队朝鹰的方向飞奔起来,可方才的犹豫终于被确认有人存活的消息击溃,有人不忍心起来,奔跑间屡屡回头远望远方那颗载着四条生命的大树,欲言又止。

“各位,主城危急,魔兽冲击西门,四分钟内我们必须抵达发动突袭,否则我们的家、我们的亲人、我们在乎的一切都会化为乌有!”邱非厉声道。

四分整,一瞬间万籁俱寂,只剩那声音被荒野的风割裂,如玻璃碎块般扎进每个人的耳中。

“三十秒内所有人必须登上鹰,我们需要三分钟的飞行时间,落地后一队哨兵向西门副门,二队哨兵与所有向导上城墙,向导尽力用精神控制魔兽行动,哨兵各自采取攻击手段阻拦冲击副门的兽群,明白了吗!”

“是!”

三分三十秒,众人应答间鱼贯而入舱体,螺旋桨飞速启动,轻盈的机体渐渐升空,没有人问剩下三十秒是否有可能救回那四人。来不及的,他们都明白。


鹰载着众人呼啸着掠过天空,失去队友的死寂中所有人兀自整备着武器,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人悄然执起了一把奇形怪状的伞。


=

有点紧张的一章,卡了蛮久的!追文的gn久等了!

搞了合集,感觉这样看连载会比较方便吧XD



评论(6)
热度(5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