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Lemon(试阅部分)

大家好,这就是之前说的CP22的突发小本了!也许是无料也许是小料要是发疯了可能就变成新刊哎什么都说不定呀!!会带着这本参5月20号CP22的d2,还有上次被我弄丢的几本一线牵也会再印一点丢在摊上……到时候展前会发正式摊宣的!先暂时发个试阅随便感受一下XD,展后会公布全文

封面预计是二墨的友情支援,跪谢二墨,如果我完稿得太晚导致她来不及画封面请殴打我!!!

刊物的参展资讯可以详见CPP页面哦!→lemon点我   一线牵点我



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个工作日了。


许博远背着电脑包在陌生的园区里匆匆而行,他左顾右盼老半天才找到目标的楼号,赶紧几下啃掉手里的包子奔进写字楼,只见同事们已经到得七七八八,在大堂里围了一转——

“早啊大家,人到齐了吗?”他问,“水暖电……结构?大春呢?”

“他堵车了,说十分钟,赶得上。”苏旋冰说。

许博远点点头:“那我们先上去。”

他跟前台打了招呼,领着一号人往电梯厅走去。今天新项目开工会,不是会很让人紧张的场合,一群人没了稳重的梁易春镇场,在电梯里好奇地打望。

“这么大栋楼都义斩的?”毕言飞打量着电梯里的内宣广告道,“装修真挺壕的……不过他家啥时候搞地产了?”

“还没正式搞吧。”许博远说,“这次好像请的是代甲方。”

让人代理甲方负责建设相关的各种内容,这种情况不多见,可本不做地产的甲方也很少为了那么一块地皮专门搞个设计部起来,于是便找代理——但人一旦多了,交流必然受到阻滞,事和错也就多了起来,大家都不太舒坦,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指望三方负责人足够靠谱。

电梯转眼到了,毕言飞是想嘀咕什么的,也只得憋了回去,一行人按着路标径直走向会议室,义斩的对接人已经等在里面,是个女士,一见他们便迎上前来:“是蓝雨的各位对吗?”

“对的,您好您好,请问是……”许博远不动声色地自上而下扫了她一眼,一联系之前收到的义斩电话,心里大致有了数,“钟总吗?”

“对,许工对吗?我是之前电话联系过你的钟叶离。”钟叶离笑得春风满面,“各位请坐,还有一位朋友堵路上了,得请你们稍等片刻,不好意思。”

她亲和地挨个和蓝雨的人握手问好,门外进来个端着茶水的小姑娘,给他们一人上了一杯,梁易春很快也赶来坐定了,而“一位朋友”还堵着,许博远只能负责跟钟叶离有一句没一句地寒暄,其他人在他掩护之下默默摸出了手机——

钟叶离似乎也见惯了设计师的这幅德行,并不在意,好歹还有个人跟她聊天呢。

她笑吟吟地问许博远套建筑行业的科普,义斩本是做电子制造起家,赶上好时机又经营得法,这些年来开枝散叶,渐渐触手便往广了伸去,文创能源都做得有声有色。但房地产他们也不过是初涉,太多东西不了解了,尽管这次有人全权代理,她也不可能真放手不管。

其实这次本该早些把设计部弄起来的,可楼冠宁说本次地块拉到了大神,方案交给他,后续代理也交给他,设计部的人才急不得,要慢慢筹备,他自己还有一个建筑梦还想跟着试试水……

得,那大家还是得听少东家的。


不过大神还堵着呢?钟叶离瞟了眼聚齐了的一桌人,每个人都对着自己手机,各有各的焦头烂额。

设计院工作强度出了名的大,这群人也真不是在玩手机,花式项目堆在肩膀上一个挨一个,甲方厂家和同事在微信上连环夺命call,这不,正跟她强行聊天的青年电话也响了起来——

许博远瞟了一眼来电,是手头另一个项目的甲方,电话不得不接,他抱歉地欠身起来:“不好意思啊钟总,我接个电话。”

他接起电话匆匆出门,却在拉开会议室大门的瞬间生生顿成了一尊石雕。

电话那头甲方正奇怪地嚷嚷:“喂?喂?许工,113地块的门窗厂家——喂?许工你听得见吗?信号不好?是听不见吗?”

许博远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无论是对电话那头的甲方,还是对着面前曾经再熟悉不过的人。


“……蓝……?”

面前的人像是极轻地喊了一声,许博远甚至想是否是自己妄想而生的幻觉,一瞬间将他拉回十年前。

可手机喧嚣着甲方再度打来的电话,门外是义斩职员路过走廊的低语,背后是会议室里钟叶离询问梁易春的声音……

已经不是那时候了。他现在是设计院的一个项目负责人,而不再是SCUT的大四学生。

他们早就……

许博远低着头轻声说了声抱歉,便仓皇地接起电话,拨开他走了。

叶修揽着外套提着笔电都没手拦他,硬是在门口怔了片刻,才抬眼望向几个打望便熟练钻向楼梯间的青年,握着包带的手指缓缓收紧。

他也不曾想过他们还能再见。



暑气蒸腾的七月,蓝河躺在新搬进去的小房子里,坐起来打开手机刷了两把ABBS,又瘫倒在了床上。

他长长叹了口气,他一问完“大神难道也是SCUT的!”之后对面便没紧跟着回他了,留蓝河一个人在床上打着滚忐忑——君莫笑大神怎么还没回他?难道他表现得太无趣了,人家大神不想理他了?或者人家虽然是校友也不想认你这个水平的校友?太尴尬了吧……

但突然被大神指正课设帖子,甚至还得了两句夸奖,两人就这么顺势聊了几句,这是多难得的机会!而且一细聊他竟然现在也在G市,大神的水平自不用说,G市又只有他校位列建筑老八校之名,自然不怪他想太多。

蓝河又焦躁地刷新了一下论坛——回了!

君莫笑:不是,社会闲散人员,呵呵。

蓝河困惑地眨了眨眼睛,想他也许是辞职期间之类的,手指飞快打起字来。

蓝河:大神这是暂歇一阵?

君莫笑:差不多吧,哎,小蓝同志,知道你们学校附近哪里租房方便吗?

蓝河眼睛一亮。

蓝河:大神要租房?不瞒你说我刚刚租下一间,正想找人合租呢!

君莫笑:哦?

君莫笑:方便电话吗?我想问问详细的。



许博远接完电话硬是在楼梯间干耗了五分钟才敢回去,每一步都仿佛脚被走廊地毯吸住了般艰难。

他不知道如何好好面对叶修,也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旧年的恋情浮上水面,被岁月侵蚀的钝角依然刮擦着他的心脏,可他是项目负责人,必须掌握项目所有的动向……

他手放在会议室的大门上,狠狠深呼吸了一次,终于是推开了门。

“抱歉啊钟总。”他笑着道歉,视线却根本不往房间里新来的那一人身上放。

他自然也不知道,叶修一直在看着他。


幸好钟叶离心大——怕是也没谁会想过自己找的代理会和设计有孽缘——她并没发觉什么不对,热情地向许博远介绍起来。

“没事没事,来,许工,刚刚已经跟蓝雨各位介绍过了,这位是叶修叶总,我们实在是外行,本次方案和后续代理是由他来负责,今后就请你们两方多多支持配合了。”

果然是代甲方,他没接触过这样的项目,据说足够烦人,可叶修……他是独立做方案去了吗?为什么接了这样的麻烦事?

十年来,他从不打听叶修的消息,但此刻一瞬间里,他依然抑制不住地会想——这么多年里……他都在做些什么?

当初他为了不再去想,删掉了所有和叶修有关的联系方式,甚至从那之后ABBS都不再去,可事到如今,他依然毫无出息地在意着他这些年怎么样、好不好。

“叶总你好。”心底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还是公式化地迎过去和叶修握了一握,面上镇定自若,但发烫的手心瞒不了叶修,许博远直觉得丢脸。

“许工好,这次项目就辛苦各位了。”

叶修垂眼望着他,许博远依然不肯看他,眼睛似是抬着的,但只是做个样子罢了,他明明眼神飘忽,并不聚焦在他脸上。

他仿佛从不在乎任何事的大心脏此刻竟没来由地一涩,握着许博远的手紧了紧,只感觉身前的人明显一僵,慢慢抽走了手,生疏又客套。



十年前,他是不会像那样疏离地跟他问好的。


叶修在线上草草跟蓝河交流了下房子问题,两人互换了姓名和电话号码,但还没跟蓝河说定看房的时间,他本是打算先来找旧友聊聊再问蓝河什么时候有空的,结果硬是在他们学校里迷了路,只得在路边随便抓了个和气男生问起路来。

面前的人困扰地挠挠头,悄悄打量了他一下,挑了个在学校里最可能用到的称呼:“呃,同学你好,建院不在北区啊,你走错了。”

他看叶修摸不清东西南北的表情,似是放下了戒心般笑了笑:“不过也不是很远,我刚好也要过去,你可以跟我一起。”


这人挺好相与,路上没两句便聊了起来,叶修提起自己的去向,一说到黄少天对方突然激动得不行:“啊,什么,原来是黄少的朋友啊!”

叶修眉毛一挑,想起一个人来:“哟,还挺熟?”

“那当然了!!”

小年轻手舞足蹈地赞扬了一波黄少天的作品,如何如何灵动自如如何如何轻巧通透,正说到真是把岭南特色发挥到了极致又不落窠臼之时,路对面走过来一个黄少天——

“嗯?叶修你啥时候来了?——还有你带着我们学弟干什么?”

蓝河张着嘴,回头看看身边的人,又看看黄少天,彻底没声了。

老半天,他才再抬眼看了看叶修,尴尬至极地喊了声:“大神……?”

“哎,你好啊。”叶修偏偏头,“蓝河?”


等叶修和两个旧友聊完,蓝河也处理完学院的事情,两人再度碰头,终于走上了看房的道路。

蓝河已经从惊吓里缓了过来,再度暗地里打量了他一圈,面前的人并不像有的新锐设计师般打扮出挑,穿着随意,头发不长,整个人带着一点疲态,但眼里盛着笑意与盛夏的阳光,是精神的。

终于把面前的人和论坛上那个总有天马行空的空间构成又不轻忽实用性能的君莫笑大神连了起来,这人和他的想象其实有一些出入,蓝河心里难免有些感慨,但面上还是努力按住不显,乱七八糟找着话题:“呃……大神头次来G市吗?”

“对,所以真摸不清该在哪个地铁下——你不知道我名字了吗?用不着叫这么客气。”

“咳,好咧,叶……哎,不行,还是叫叶神吧!”

叶修忍了忍笑,双手插着袋跟在他身后,自背后看着这个年轻人。他背脊很直,脚步轻快,带着学生特有的朝气,背上还挎着画筒,也许是大一大二刚下课的学生,或是刚从考研培训班回来。但他发在论坛的课设作品已经脱去了初入学的稚嫩,更像是后者。

“刚画了快题吗?”叶修问。

“啊……对。”蓝河慢了两步好应叶修的搭话,可一听便心虚地摸摸鼻子。他上周才刚开始上培训班,两年前的快题课被丢得七七八八,此时重拿起马克笔来,效果图丑得不忍直视,生怕叶修一会说要看。

“一会看看呗?”

啊,墨菲定律!

“呃。”蓝河不自在地扯了扯画筒,“不了吧……才开始上课,画得特丑,方案也做得很烂,我以后画好点了来找你评图呗!反正……”

他陡然意识到叶修还没看到房子,两人室友这个缘分根本没搭上,尴尬地补了句:“反正你也要住在我们学校附近的对吧?”

叶修笑了:“别紧张啊,我感觉你人不错,只要房子不太差,当室友也挺好的,就是我作息不规律,真当室友你得克服一下。”

蓝河老成地摆摆手:“嗨,同行哪有作息规律的啊!”

还没毕业呢,他倒是俨然一副从业社畜模样了,有一点强装大人的可爱别扭劲,却不惹人讨厌。




评论(10)
热度(7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