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12)

·来啦!姑娘们吃好喝好!!(等等

·依旧本宣印调请走戳我

·上一更提了提就收获各种抚摸……感谢妹子们的关心呜呜呜><身体没有大碍的!!

十二


叶修撑着洗手台凝视镜子里的自己——上一次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或许是失去挚友的那时、或许是第一次夺冠的那日,可这些都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他已经处变不惊太长时间了。

所以感情真是种神奇的东西。它在角落里偷偷出芽长叶,被相处的一点一滴时光滋养长大,不知不觉抬头才发觉它已经长成参天大树,风随随便便一撩拨,整颗心都是树叶哗啦啦的欢响。

所以蓝河啊,你吹风倒是轻点。

他苦笑着摇摇头,又扑了一把水上脸,而后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镜子,确定并没有什么玄机之后走出了浴室,结果刚一拐弯就看见蓝桥坐在床上发怔。

“蓝桥?”他喊了小剑客一声,却没有回应。他加紧几步走上前去,伸头一看也并无异常,就君莫笑在屏幕中间说着话——

他在说什么?一遍又一遍,神情别扭却认真。他在说……

叶修一个字一个字跟着他的口型念出来。

“快……回来吧。”


两人一同坐在床上恍惚,又彼此时不时按捺不住地想要问问“在想什么”,可一抬头对上眼就尴尬,又只好低下头各想心事。最后叶修终于还是率先开口:“嗯……来交换下情报吧。笑笑都跟你说什么了?”

蓝桥慌忙醒过神来:“啊……!他说他们要去找王不留行。”

“跟咱们路线也太像了吧!”叶修感叹,“不愧是哥的卡。”

“之前打算让黄少揍他的时候一点都感觉不到他是亲生的卡呢。”蓝桥冷静地吐槽。

“不要在意这些——啊,然后呢?”

“然后就……没说什么了。”蓝桥脸微微红了,“他们没有太多情报,因为离城太远一直都在赶路。”

“没了?我听到的那半句呢?”

“……没、没了。”

“何苦啊年轻人!我都听到他呼唤你快回去了。”

“……”

“说说呗!害什么羞!”

“那你等会告诉我蓝河说了什么。”

“……”叶修痛心疾首地摇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计较得失呢。”

“反正我要听。”蓝桥赌气地说。

叶修啧了声,无奈:“好好好,你说你说。”

“……他说,捉弄我很抱歉,然后叫我快回去吧。”蓝桥看着窗外,眼神困惑,“就这个,一直说一直说。”

“不错嘛……”叶修笑了,“终于不那么熊了?”

“不——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就!”蓝桥不安地挪了挪身子,“他从来没……”

“你要理解下他也会进步嘛。”叶修拍拍他肩膀,“我不是说过了,他不会嘲笑你吗。”

蓝桥张了张嘴,最后垂下眼去,什么都没说。沉默了好一会他突地就精神起来,眨眨眼睛凑近叶修:“啊……!该你了!”

叶修哭笑不得,突然觉得这些账号卡怎么个个都有点微妙的孩子气:“怎么还记着呢……”

“你打算坑我?!”蓝桥板起了脸。

“不敢不敢。”

叶修沉默了片刻,还是开口把蓝河的话从头到尾给蓝桥捋了一遍,蓝桥还没听完就大惊:“等等,他怎么会讨厌你?!”

“呃。”叶修有点尴尬,“你和他那时候不都想逃吗?”

蓝桥慌张地拼命摆手:“虽然想逃避但是——但是我也没有讨厌君莫笑啊!”

叶修不由得笑了,他逗弄起蓝桥:“他之前那么对你,你也不讨厌他?”

蓝桥又红了一张脸,低下头支支吾吾:“反正……就、就是没法讨厌啊。”

叶修几分讶异地看着他,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刚想说话就发觉蓝桥偷偷摸摸想溜,赶紧一把扯住他换了话题:“哎别跑,咱们还有正事呢,去看看镜子。”


“可我怎么会在身上带镜子?”蓝桥站在镜子前瞅着镜中的自己发愣。

“没有类似的行动吗?蓝河告诉我他当时是站在这里看镜子。”

“那我想想,我当时……”蓝桥细细思索回去,“我蹲在那里……看着地上,然后、然后……我想起来了,当时地上有一滩水!”

“水……原来如此,倒影!”叶修一拍手,“一个是倒影,一个是镜像,也就是说能看见自己就好吗?”

“应该是的!”蓝桥欣喜地望着他,“我们终于找对路了吗!”

叶修笑着跟他击掌:“应该是的!走吧,过去登一下游戏跟他们约个时间一起看镜子。”


开了荣耀又是一番漫长艰难的交流,好不容易了解了彼此的情况,叶修扭头打算征求蓝桥约定什么时间好,却发现身后的人已经靠着墙沉入梦乡。

“哎呀……”叶修回身瞥了一眼,确实到了睡觉的时间,他无奈笑起来,“蓝桥睡着了。这样吧,你们也要花一些时间找水源或者镜子,是不是也快要找到王不留行了?反正既然要找到了,你们也问问吧。我们就约在明天中午十二点,一起对着可以反射出自己的东西就行。”

荣耀世界的两人点点头,叶修了然:“你们也累了吧,今晚好好歇息,要小心。”

一切安排好之后他关了电脑,起身来叉腰看着蓝桥的睡脸直发笑,又摇摇头,走过去摇摇他:“蓝桥?”

对方回以他不悦的哼声。

叶修更想笑了,多试探了几下蓝桥依旧不醒,他只好使了把劲把小剑客抱起来,轻轻放到床中间然后给他覆上被子。

“艾玛,看不出来有点结实。”出了半身汗的宅男叶修感叹道,直起身来捶了捶自己的腰,刚要走他又想起来,撕了张酒店的便笺纸刷刷写了几句留言,贴心地说明情况——可惜字还是挺见不得人,就剩署名里的“叶”字依旧龙飞凤舞。

这下真算是一切妥当了,他关了床头灯,朝着床上安睡的蓝桥微微一笑。

“蓝桥同志,晚安啊。”


10 Feb 2015
 
评论(22)
 
热度(18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