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14)

·今天的份来了!还是有点疲累……不会二更了,明天凌晨的份没了,姑娘们抱歉>< 

·有种要爆字的预感……

·依旧感谢姑娘们的喜爱!!!本宣印调点我

十四


为保准时到达,他们出发时就为一路时间留了不少余量。君莫笑掏出小小怀表确认时间——还有个多小时,果然时间还宽裕,两人便找了块阴凉的草地坐着消磨时间。

一旦安定下来痛觉就格外灵敏,君莫笑才闲了没几秒就抱着手臂嘶嘶喊疼,蓝河连忙凑过去——王不留行的猫下爪真是不轻,君莫笑手上几道深深的口子到现在还渗着血。

“怎么这么深……要不要包扎一下?我呃——我身上还有个创可贴!”蓝河倒腾起身上的口袋,还真从衣兜里掏出一片邦迪,可随即他又看着好几道口子发起愁,“可你这个……我贴哪一道?”

“那猫跟我有仇!”君莫笑疲惫地摆摆手,“不用,之前急着赶路就忘了,我自己解决就行,好歹也是个散人。”

“……哦。”蓝河被拂了一片好心,悻悻地看着他去湖边灌了点水,回来稍作清洗就自己施起小回复术。

果不其然只是片刻那伤口就渐渐止了血,等折腾好了君莫笑才意识到什么,他突然抬起头看向蓝河,果不其然对方闷着声,脸色些微不悦。

他挠挠头发,赶紧笨拙地补上道谢:“啊、呃,我……我没意识到。谢谢你的好意。”

蓝河一下被他的反应逗笑了:“没事。嗯……感觉你有进步嘛?”

“什么?”君莫笑一头雾水,直接歪了对话的方向,“治猫抓伤吗?我觉得猫跟我都有仇,已经治出经验了。”

“……那是你对占星者太随便的原因吧!”

“不啊!不止他家那只,以前还有呢。”君莫笑无奈叹气,“最怪的就是走在森林里都能被猫抓……”

“怎么会?”蓝河不信地撇嘴,“从来没在荣耀地图里看见猫啊。”

“可能是城里跑丢的吧,反正那次蓝桥把它抱回城里找了个人送养了。”

蓝河莫名其妙:“蓝桥?”

“呃。”君莫笑惊觉自己把自己带进了沟里,但都这样了也没法再引开蓝河的注意力,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那次出任务的时候碰到他了……”


===


“那次去森林里找材料碰到他了。”蓝桥搅拌着面前的冰巧克力,眼神逃避着对面的叶修,一路挪挪躲躲干脆跌进杯中心的漩涡里,“嗯……因为觉得见面也是要被嘲,我就想惹不起躲得起转身要走,刚转身树丛里就扑出一个玩意儿来。”

“年轻人啊,这下引怪了吧!”叶修啧啧地晃着自己的杯子,得意洋洋。

“你好烦啊……!”蓝桥低声吼他。

“哈哈哈。”叶修笑着喝了口茶,“然后呢?”

“然后突然他就冲出来挡在我面前,接着就嗷了一声——”

“怪嗷了一声?”

“不是,他嗷了一声。”

“……”

“是只猫,好像本来他是想打过去的,但是看到是猫就赶紧收了手,然后他就被猫抓了。”

叶修简直无言以对,一人在边上低低地笑起来:“艾玛笑笑同志,哈哈哈哈哈哈!心眼真是……怎么说呢——”

蓝桥也突然替君莫笑尴尬起来,他任由叶修在对面哈哈地笑,自己坐在那一声不吭地喝巧克力,脸涨得通红。

叶修笑够了,总算回到正题:“所以就因为这个事情,讨厌不了他?”

“大概吧……”蓝桥垂眼捧着冰凉的杯子,“因为不论扑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他那时候居然是想要帮我的。”

“有点感动?”

“……”蓝桥不语,却也没否认。

叶修没再逼他,只是笑笑。他点开手机看了眼时间渐近十二点,连忙唤来服务员,磕磕巴巴地表示要结账——他也不是一点英语都不会,逃家之前那也是受过义务教育的人,饮品单里挑个巧克力挑个茶、蹦单词打手势说要结账这些事情还是能做的。至于为什么还要找翻译嘛……

谁不愿意和中意的人多呆一会呢。

“准备回去吧,时间快到了。”叶修伸手按了按蓝桥的帽子,把他的头发盖严实了些,“还没喝完?那好好体会这口瑞士巧克力,说不定一会之后就再也喝不到了。”

“……”蓝桥嘴上没理他,却默默地照做,把最后一口巧克力含在嘴里许久没有咽下。

甜甜的,很好喝,但也希望真的再也喝不到了。


===


君莫笑讲完了,自觉丢脸,掏怀表看了一眼然后赶紧刷地站起来:“哎呀时间快到了,我们去湖边吧。”

蓝河还在一旁靠着树不停笑:“你还真是……哈哈哈哈哈哈。”

“喂——”君莫笑窘红了脸,“你、你别笑啦!”

蓝河憋了半天才慢慢站起身来,眼里还满是收不住的笑意:“哎,不过你怎么就想着扑上去了啊?”

“我也没多想。”君莫笑挠挠头,“就觉得如果是个怪那他肯定挡不了,有点……”

有点怎样?他并没有说下去,而是低声咕哝起另一句:“反正我受伤也能自己治,没关系的。”

蓝河愣了片刻,话间某种别的微妙情绪他不知是否是自己捕捉得错了,但那份别扭的关切确实存在于君莫笑的话里。

虽然很不懂得方式方法,但他确确实实是关心着蓝桥的啊。

他轻轻地笑了,加紧两步跟上君莫笑:“虽然王不留行那么说了,但也说不定这次能够换回去呢,万一他回来了,要好好相处啊。”

“唔、呃,我……我知道啦。”


两人走到了湖畔,君莫笑看好时间不过剩下十几秒,他拍拍蓝河示意他看向水面。

蓝河依言看进清澈的湖水里去,水面映照出他自己的脸庞,一秒、两秒、数十秒……一分钟——

什么都没有发生。


12 Feb 2015
 
评论(26)
 
热度(163)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