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取代反应(20)

·收不住了,收不住了……随便吧,写多少是多少

·啾啾还在看的姑娘们!!!……战线拖这么长,真是……对不起你们……

·还是……过渡……日哟


二十


出乎叶修意料地,蓝桥不到五点就回来了。

他本以为蓝桥会不知道如何在这个世界掌握时间,差点都要出门去找,却见门被轻轻推开,小剑客尴尬地低着头,慢慢挪进房间来,开口声音低得不像话:“我……我回来了。”

他梗着脖子垂眼瞅着墙根,说完这句就不言不语,无所适从又隐约透出几分倔强的模样看得叶修笑起来,若无其事地朝他招招手:“走,准备看镜子吧。”

蓝桥明显松了一口气,他点点头,轻悄悄地跟着叶修走进厕所。

两人瞅着镜子愣神——可时间到了,也什么都没发生。蓝桥依旧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怔,而后他听见叶修叹了口气。

“叶修——我……”

他鼓起勇气想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泄了劲,只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攥紧了拳头。

叶修自顾自抽出了根烟,突地又想起什么,瞥了眼蓝桥,就只叼在嘴里没点燃。他含含糊糊地说:“我出去再想想。”

“你又要抽烟了?”蓝桥敏锐地扭头,扬着眉毛看他。

“放过我吧……”叶修无奈地低笑,笑得肩膀都抖起来,“就加这一根,一根啊。”

他没容蓝桥再说什么就慢悠悠地摇出了房间,一副没心没肺天塌也能顶着的模样,好像这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但他还真没看起来那么从容。

叶修靠着中庭的廊柱,把已经不知是第几根的烟按熄在身边的垃圾桶上,随即听得背后突地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他赶紧大爆手速把先前按熄的几根烟屁股一股脑扫荡进垃圾桶,转头一看——一个老外。

他兀自尴尬了一会儿才自嘲地笑笑,重新靠回柱上,又点起一根烟。

还好不是蓝桥,不然……

其实不然会怎样呢,蓝桥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也不能跟他真人快打……不,还是能的,只是他估计不忍心。

可就算蓝桥发现也不能怎样,叶修还是不愿意真被他抓包,就像也不想辜负蓝河曾劝他少抽的好心一样。都是一样善良的人,他不想看见他们露出那种表情,着急的、困扰的、想说什么却又以为与他不熟而难以开口的——

就跟现在去找蓝河,他大概会露出的那种表情一样。

但现在的状况已经不容许他再留存那点私心。蓝桥依旧换不回去,而天知道缺失的条件到底是什么,他们只有一点一点地排查过去,自然和蓝河沟通是少不了的。

或许告白都不够,非得他被拒绝了老天才肯罢休?

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尊神。叶修想着想着都笑出声,他摇摇头,又按掉手上这根烟,起身准备回去。结果站直了摸出手机一看:要命,“一根烟”抽了个多小时,这怎么跟蓝桥交代?

他搓了搓手,又想了想,突地灵光一现,小跑着出了酒店。


不一会他又小跑着回来,手上提了一杯外带的巧克力。

运动不多的宅男两下就能跑得大喘气,叶修在门口缓着气息,终于平复下来之后抬手敲门。他余光瞅着自己手上的饮料,深觉自己栽得挺惨:拿那人没办法,居然还拿那人的账号卡也没办法,搞得跟多年前哄沐橙似的。

不过怎么还不开门?

叶修又敲了几下依旧没有回应,干脆喊起来,可喊得服务员都过来查看,蓝桥依旧没有开门。

他怎么了?!

叶修紧张起来,蓝桥一点都不熟悉这个世界,放他一人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他连忙朝服务员比手画脚地说明情况,两人艰难交流半天又请动经理,验明叶修身份,确认他和蓝河同行之后总算勉强给他开了门。

他一边蹩脚地道着谢一边匆匆推开房门,进门只一眼便看见蓝桥正倒在床上。

“蓝桥!”

他冲过去,服务员和经理往里探看了一眼,也连忙跟着他冲进房间,结果等他抱起蓝桥,却只听那人轻缓均匀的呼吸声。

叶修头次被噎得无话可说,他深呼吸,然后回头朝身后两人淡然一笑,拿英语磕磕巴巴地开口——没事,他睡着了。


===


起初君莫笑是打算让蓝河靠在路边树旁歇息片刻再叫醒他上路,不想这人一睡不醒——居然扯耳朵大法都弄不醒他!

“搞什么鬼,睡这么死……”

君莫笑终于还是停了折腾,嘟囔着扛起蓝河,稍作蓄力就纵身一跃,向城市赶去。


===


叶修困惑地探了探蓝桥额头——也没发烧,这是怎么了?蓝桥是这么嗜睡的类型吗?

他想起昨晚蓝桥也在一旁也直接睡着,说不定还真是小年轻瞌睡大,再加上两天来回折腾心都悬着,如此这般太累才……

他皱了皱眉,还是把蓝桥好好在床上安置好、盖上被子,起身走两步又不放心,干脆一屁股坐回小沙发上打开了电脑。

得,要是回了自己房间,明早还是喊不动门呢?通宵守着吧。


===


一路颠簸,君莫笑好不容易背着他挪回了家,可即便如此蓝河依旧没醒。君莫笑气喘吁吁地把他搁在床上,自己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喘气。

“怎么回事……”他干脆仰躺在地板上,伸手抹了把汗,看着一手汗津津不由得低声抱怨,“怎么能睡这么死啊?!”

他转念一想又有些担心,连忙跳起身来,探探蓝河额头又检查浑身上下是否有暗伤,却还是一无所获。

“真没事?”他困惑地嘀咕,“那……他真这么能睡?”

但怎样的自言自语也不会有回应,君莫笑无奈地叹了口气直起身来,两下解决洗漱,动作敏捷地爬上吊床。

大概真是累着了吧,不过今晚睡这么久,明早一醒来肯定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蓝河。

他如是想着,渐渐沉入睡眠。


评论(33)
热度(15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