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22)

·期末大军压境,过过这阵可能会更的快一些5555555

·进度缓慢,打滚求不嫌弃

·啾追到现在的妹子们again!!!!!!


二十二



多醒一个人,对话的节奏就又乱了。一番解释与介绍之后蓝河终于明白了情况,他转头瞧着墙上的布谷钟发愣:“我真的睡了半天还多……?”

“是啊!”君莫笑见他醒了,整个人都放松许多——接着一回味这一晚就给不出他好脸色看,在那愤愤地控诉他,“睡得久还睡得死,还打呼。”

沐雨噗嗤笑出声。

在女孩子面前被批睡相,蓝河也颇为羞耻,他低声吼君莫笑:“你不要说出来好吗!”

君莫笑才不说话,只朝他扮鬼脸——结果沐雨笑得更厉害了。

蓝河干咳了两声,尴尬地低下头,却暗地里偷偷抬眼打量面前的少女。

这就是沐雨橙风?她的模样要比现今的联盟女神稚嫩许多,但也已经是个小美人了。而小美人正拖着她笑笑哥的胳膊谈笑风生,平时熊兮兮的君莫笑面对她竟然也有了可靠的模样……哎呀,这……

蓝河突然束手束脚起来,他挠挠头,有点怀疑自我:是呀,也没谁规定……每个世界的叶修都会喜欢他啊。

心意被遥遥回应让他都有些自我膨胀,就这么自然而然觉得,既然他们都能心意相通,那君莫笑恐怕也是喜欢蓝桥的,只是他不愿承认而已——仔细想来这样的想法也是够自大的,又不是小说电影里生生世世不分离的神仙眷侣,无论哪一辈子的你都会和我在一起、连账号卡都肯定互相看对眼什么的,虽然听起来还、嗯、挺棒的,但是不是想得太……

蓝河狠狠敲了自己不知啥时候就茁壮成长起来的小言脑,结果沐雨关切地看了过来:“蓝河哥你头晕么?是不是睡久饿着了?”

“呃没——”

蓝河还没来得及推拒,就见沐雨轻快地几步跑跳到他昨天掏食材的柜子边,娴熟地摸出吐司熏肉和牛奶来,她又转向这边朝他们抿嘴一笑:“等我给你们做饭!”

哎呀……

蓝河越发忐忑不安起来,觉得自己怕是真的拉了个大郎,他试探地问君莫笑:“沐雨这是常来的节奏啊?”

“她基本没在出任务就会过来。”君莫笑对这种试探毫无所觉,淡然地答他,“我实在是不会做饭,得靠她。前几天没来恐怕就是去出任务了吧,好像说给我买了菜放家里什么的……”

“啊……”蓝河神情微妙,“你们感情真不错。”

君莫笑看着沐雨在厨房忙里忙外的背影哈哈地笑了:“是还不错。”

蓝河沉默了,他飞快转换了话题:“对了,你之前说的托梦——”

“吃完饭就去吧?”

“嗯,好。”被如此干脆答复的蓝河安心地笑了,“我觉得……可能告诉他之后,我们就能换回去了。”

君莫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他奇怪地瞥了一眼蓝河,他头次把“回去”的条件说得如此肯定,想想却似乎也并没有哪里有问题。

“唔……”他卡了片刻,倒是想起昨晚那么嗜睡的蓝河,心生不安,“你昨天那么嗜睡,真的没有问题吗?”

“没事吧?”蓝河困惑地皱起眉头,“我之前不是说了么,醒来一点感觉都没有。你看我现在也很清醒啊……”

蓝河乍一醒来就被两人着急地关切,他还莫名其妙——这不过就像是周末的一个懒觉而已,能有什么不舒服的?

“可能前两天跑得累了吧,我在那边实在不太爱运动,体质不行。”他自嘲地笑笑,毫不在意地摇头,“没事,这下睡饱了。”

君莫笑满脸不安,但最终还是没再说什么。蓝河见他不再说话,朝他抿抿嘴,站起身来走向厨房:“我去帮下沐雨。”

“哦、哦……”

他喏喏地应答,可老觉得蓝河今天好像哪里不是很对。君莫笑盯着厨房里相谈甚欢的两人,想了老半天终于发觉——

他今天怎么不把蓝桥和我扯一块了?


沐雨见他来帮忙也高兴起来,嘻嘻笑着说自己刚好切不太动这次的熏肉,就不知从哪拖出块砧板,转身关了厨房门又回身端起锅子,留一串清甜的笑和一个砧板给他:“蓝河哥,交给你啦!”

看来她对君莫笑家的厨房也真是熟的不能再熟了。

蓝河切着熏肉心不在焉。不与君莫笑呆在一起,他就终于能静下来开始认真思考他们的问题。

科幻小说里的平行世界就像是这样吗?每个世界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也许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彼此喜欢,另一个世界又都对别人心有所属。而账号卡的世界更不用说了,尽管卡片里的人物由他们创造而出,但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也都是独立的个体。

所以笑笑和沐雨……也挺好的嘛。

可他心底依旧憋闷得不像话。

“怎么了蓝河哥?”

沐雨关切的声音传来,蓝河这才意识到自己出神得都停了切肉的手,他赶紧摇摇头:“没事没事,我可能……嗯,没太睡醒。”

说着他还真打了个呵欠,以为话头这就该收住了,没想到沐雨笑嘻嘻地又开了口:“哎——是吗?我还以为蓝河哥是在想叶修呢。”

蓝河手抖了三抖。联盟女神的卡为什么也这么懂,为什么,为什么,君莫笑你他妈都说了些啥?

“啊啊其实笑笑哥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情……”果不其然,可下一句话拐得猝不及防,“我觉得真好啊!”

蓝河愣了。

沐雨观察着蓝河的表情,她微微笑了起来:“两个人都喜欢对方,虽然被折腾了这么一把,但也有了勇气说出来,这不是很好吗?”

“唔……哈哈、哈哈,还好啦。”蓝河怪不好意思地傻笑。怎么只是被这么一说,心脏就又要变成轻飘飘的云朵飞起来了呢?

可小彩云还没能飘起来,就听沐雨突地叹了口气:“不过我哥没你们想得透彻,我好担心他啊……”

蓝河一头雾水:你哥?

“就笑笑哥啊,你看他连个饭都不会做,哎——呀。”沐雨背对着他搅着锅里的汤,话音带着笑,撒娇般地埋怨着,“虽然像现在我也能帮他做饭,但毕竟还是不一样,我还是希望……以后有人能够一直陪着他啊。”

蓝河觉得大脑有如飓风过境:什么,所以又是好兄妹吗,所以笑笑和沐雨又不是一对吗,所以沐雨你跟我说这是——

“我哥也比较蠢,还嘴硬。”沐雨还在慢悠悠地说,可蓝河居然觉得有点困——不行不能困这里是关键内容啊——然后他止不住地打了个呵欠。

“有的事情可能他自己都意识不到,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让他明白啦……”沐雨苦恼地叹了口气,蓝河又无声地打了个哈欠,他怎么又要困得泪眼迷蒙了,可他真的想听啊!

“可能……你们的事情……”

“能让他……”

蓝河眼帘再也支不住,耳中沐雨的声音也越发虚无。视野一点点缩小,声音一分分减弱……

世界最终归为一片宁静的黑暗。


“蓝河哥?!”



17 May 2015
 
评论(29)
 
热度(15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