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23)

·昨天……前天一直在折腾考试和论文,老叶生日都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呜呜呜迟来地补上一句老叶生日快乐QAQ


·以及试考得差不多了!!如果接下来的课设不紧张的话就会更得快一点点啦!!!!


·记一个愚蠢的笑,苏一个可爱的河(等等


·啾一直看的姑娘们!!!!!!!!!!!!


二十三




叶修坐在床边看着蓝桥的睡脸,终于他还是叹了口气,转回身来沉默片刻,又拿起那杯搁了一宿的巧克力喝了一口。


甜味瞬间包覆舌尖。甜食本该放松人心,可他依旧丝毫轻松不下来——蓝桥明明醒过一次,可他那时恰巧睡着了,再醒来时又见蓝桥歪在小沙发上睡得安稳。


这绝对不正常。


又花一番功夫把蓝桥扛上床之后叶修就坐在一旁沉思。他也不是没想过找队医,可又直觉这肯定不是医学上的问题,况且知道的人多了恐怕对蓝桥与蓝河都不是好事。


可现在怎么办?他打了个盹就错过蓝桥醒来的机会,这样睡着的状态又不知道他情况到底如何,这是要熬通夜等蓝桥再次醒来吗。


不过虽然被陈果吼得健康作息已经两年多,专业宅男叶修同志依旧自信不怕熬夜。兴欣刚刚起步那阵他隔三差五就带着网吧小分队蹲一个通宵的荣耀,哦,这似乎还搞得十区各大公会会长怨气横生——蓝河恐怕也是这样觉得吧?君莫笑大魔王什么的?


他不由得笑起来。他们正是从那时起结缘,起初蓝河不过是他众多合作对象之一,可那人的模样竟在一来一往的讨价还价里渐渐生动,从一片公会会长模糊的缩影里跳脱出来朝他笑。


在来回算计的公会较量中却依旧保持真诚善良,也会看这样的斗争累了倦了,偷偷跑到别人公会一卧底居然就不想走。叶修起初只觉得他做事有些不同于别人,便饶有兴趣地观察他一举一动,看到最后却只觉得这人一颗心纯粹得一窥见底——


他怎么这么有意思呢。


叶修微微扬了扬嘴角,他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然后他一口气把那杯巧克力喝完,掏出手机戳开王杰希的QQ求助:


大眼,蓝桥一直在睡,中间只——


字还没打完,门就被敲响了。叶修一头雾水,起身顺手把饮料杯一丢,匆匆过去凑上猫眼一看:念谁来谁,居然真是王杰希。


“前辈,我听说蓝河开始沉睡了?”




===




君莫笑背着蓝河一路疾奔,好不容易到了王不留行门口,他喘了半天气才平复下来伸手准备敲门,可手刚抬起门便应势而开。


“?!”君莫笑吃了一惊,差点以为王不留行又设了什么黑科技,抬头一看才知不过是王不留行给他开了个门,“哎大眼,你这……真是一日不见算命功力如隔三秋。”


王不留行早就习惯了他说话方式,只轻声一笑便开门让他进去:“谢谢夸奖啊。”


“不谢不谢。”君莫笑敷衍地贫了句,连忙把蓝河从背上卸下来,把他在椅子上架直了给王不留行看,“我来找你看他的,昨天开始睡,今天早上醒了一个小时吧?又睡了,大眼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王不留行端详着蓝河,他叹了口气点点头:“他毕竟不是我们世界的人,昨天我也确实看到他精神状态在下滑了。”


君莫笑困扰地皱起了眉:“……我以为他既然能换过来……”


“但我们的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是虚拟的。”王不留行摇头,向君莫笑解释,“具体原因不清楚,但我猜测……有可能是因为他过来之后就没有真正地进食过,或是其他什么原因,让他无法保持正常生活的状——”


“等等大眼,他吃过东西,有一次还是他自己做的呢?!”


“不,不一样。你想一下,我们的世界对他们来说是虚拟的,那你觉得我们的食物会对他们有效吗?”


君莫笑沉默了,他看向蓝河,那人安宁的睡脸竟看得他莫名有些歉疚。


这边的世界竟然无法好好招待你,让你虚弱到这种程度。


那么去到那边世界的那个人——


“所以……”君莫笑犹豫许久,终于还是艰涩地开口,“那蓝桥呢?他……会不会也……”


“假如我能看到的是真的,那他也在长时间的睡眠中,可能是因为账号卡和操作者的精神链接吧,蓝河精神状态差,蓝桥就必然不会好到哪里去。”王不留行顿了顿,他看着君莫笑,眼神里满是玩味,“不过好像我第一次听你关心蓝桥春雪呢。”


君莫笑还没感伤完就像被蜂蜇了般,刷地跳起来:“这很奇怪吗?!好歹认识一场,问问他的情况这——这有什么问题么?!”


王不留行笑了:“哦,不,倒不如说你之前不关心他我比较奇怪。”


君莫笑闹了个大红脸:“呃、哦,嗯,可这又有什么奇怪的?!我跟他又不熟,现在友情慰问一下而已!”


王不留行挑挑眉毛:“不熟?——难道原来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君莫笑惊讶地望着他,一脸茫然。


王不留行也惊了,他思虑片刻便明白过来,恨铁不成钢地啧出声:“上次我说的关于姻缘的精神丝线,你不会以为只跟两个操作者有关系吧?”


“……”君莫笑傻了,“难道不是?!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两个操作者之间和你跟蓝桥春雪之间,两根、两根、两根。”


君莫笑一脸惊怒:“大眼你瞎说什么!”


王不留行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压了压帽檐:“那我换种说法吧,本来之前考虑到你们俩可能会不好意思才没有说得那么实诚,没想到你这么……愚钝。”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叶修和蓝河、你和蓝桥之间的情感问题得得到解决,他们两个才能换回去。”


君莫笑几近崩溃:“我和蓝桥到底能有什么情感问题啊?!”



31 May 2015
 
评论(31)
 
热度(16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