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取代反应(24)

·一整章居然都在论为什么笑笑这么熊(认真的啦!

·谢谢妹子们喜欢!!!!啾!!!!!

·恐怖,还有一个月就要上展子了……决不能跪这个摊哪…………


二十四


君莫笑当然不会承认,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莫名其妙有点心虚。还好王不留行一脸孺子不可教地摇起头不再追问,转身安抚起了不知为何也暴躁起的猫,他才轻轻松了口气:是嘛……心虚什么?

王不留行啧啧着摸了一会猫,理了理思绪,又抬起头来看向君莫笑,叹了口气:“你——我还真怕说含蓄了你又明白不过来,就直说吧。虽然之前那么说,但是‘解决’的话,应该也不一定要硬把你们凑成一对吧。”

君莫笑没说话,脸却悄悄有些发热。

“可能我误会了,不过你要是确实没想法,那拒绝蓝桥或许也能解决这个事。”

君莫笑呼吸一滞,攥紧了拳头:“什么?”

“不是你有这个愿望的话,那应该就是蓝桥的……”

“那不可能!”君莫笑坚决地喊出声,“他讨厌我啊!况且为什么一定就是我们俩了,也有可能是别的谁瞎许的愿吧?!”

“瞎许……就算愿望不是你们许的,没有任何一方的意愿——”王不留行没有把话说完,他长久地凝视着君莫笑,对方却自然熟练地挪开眼神,一副毫无所动的模样。

王不留行最终叹了口气,无奈地轻笑了一声。

君莫笑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转身抱起蓝河走向门口:“我先走了,谢谢你啦。”

“感觉没帮上什么忙。”王不留行实话实说。

君莫笑以为他在客套,摇摇头:“没有的事,我这不就要回去找那个乱许愿的混蛋了吗!”

“……”王不留行简直看不下去,他抬手驱赶起君莫笑,“好好好你走吧。”

君莫笑走了几步,突然顿住回过头来,尴尬地看着他半天不说话。

“怎么了?”

“……那个,呃,喜……”

他话还没说到一半脸就红了个透,又赶紧拨浪鼓般摇头:“哦没事!我走了!”

他不给王不留行一丝说话的余地就风风火火地冲出去,可门还没关上的瞬间他竟然听见王不留行那猫嘲笑般的叫声。

笑笑笑,笑什么笑!下次看我揪你尾巴。

君莫笑气鼓鼓地想着,一个蓄力跃起,奔向回家的传送点。


回到家沐雨已经走了,留了个字条说她之前就约好了跟阿毁——对就是那个小混蛋毁人不倦——去出任务,不能食言,所以先走了,菜已经烧好了在锅里,笑笑哥好好照顾蓝河哥哦!

君莫笑把蓝河放回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忍不住跺起脚来——真是的……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

然而想完这点他又微妙地尴尬起来。

自己总归还是骗不了自己的。有时候他自己也感觉得到,无论与谁,就连与他最亲近的沐雨,聊天间一旦提到情感相关的话题……他跑得总比谁都快。

而原因大概还要归结到头——相较他人……他卡,他的成长轨迹并不是那么地常规。

他诞生不多久,刚摸清楚这个世界的大致规律,等待着被登录之时就被初次上线。然而跟他想象不太一样,操作者只不过是带着他跑了两圈,舞动了下手上的武器,而后就停下了步子。

操作者那端静默了许久,终于压着声音笑起来,渐渐地笑声越发压抑不住,他彻底放开声音嘿嘿地笑得自豪。

然后他听见操作者得意地朝别人喊:“叶修,快快、快来看!”

“啊?”另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来,“咋啦?”

“千机伞,和这个号!”

声音突然小了,大概是操作者和那个叫叶修的咬起耳朵。不过君莫笑还是隐约听得到,他竖起耳朵捕捉操作者的声线,努力听着对方掩不住笑意的低语:“有了千机伞,这下我可以练散人啦!”


他想:我是不是会变得很厉害?这就是我的操作者吗?他叫什么呢?听声音怪开朗的,以后会合作得不错吧?

然而那之后没过多久,他就陷入了漫长的睡眠。

再次醒来之时他听见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声音,身边的人竟也一个都不认识。现在的操作者倒是两下就让他跑跳打斗得轻车熟路,一边跑一边跟身边的人说话。

“半调子?”现在的操作者问身边的人。

“有名的职业高手我都知道,叶修?我可从来没听过,不是半调子是什么?”

叶修?

现在操作自己的,是那个叶修?那原来的那人呢?

然而世界毕竟不同,关于操作者的满腹疑问注定得不到解答,渐渐君莫笑也就淡忘了这事。直到等级渐渐提升直至他能踏入神领,叶修下线后他刚被解放开来回城,就见一个一身精良装备,扛着华丽手炮的少女瞅着他愣了半天,而后不管不顾丢了武器扑上来。

“笑笑哥——!!”

“……沐雨……橙风?”


在神领他终于找到了熟人,但周遭一切的变化竟已经那么大。沐雨已经彻底交予女性来操作,似乎就是他旧主的妹妹,现在举手投足间满是俏皮可爱,一点没有了他印象里的假小子模样。而一叶也易了主,原本以为一定会是日后好哥们的人,如今却一见到他们就尴尬地走开——

“我到底睡了多久?”

“好久好久,我都和一叶哥都一起打过不知多少次比赛了!”沐雨烧着菜说着,然而仿佛忽然想起什么,她的声音竟颤抖起来,“我本来以为连你也……”

“也?”

沐雨叹了口气:“哥哥走了这么久,所以秋木苏已经消失了……但还好你还在。可能叶修一直都还替哥哥惦记着你吧。”


就这样,他身边的友人在他那漫长的沉睡之间不知经历了多少事情——他们伴着操作者的成长而成长,从一开始的懵懂无知,渐渐明了操作者的来来往往、听闻那边世界的情绪纠葛、也眼见身边的人有分有合。

然而他一场大梦醒来就啪嗒落入这样熟悉又陌生的人群里,别的他努力一下都还能渐渐理解,然而感情这一类在他心里颇为羞耻的事情,他们聊天间总会哈哈笑着明示暗示,周围的人都明了地点头,可他并不明白,却也问不出口。

最最基础的问题——他连“喜欢”到底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连这个也要问,不是很蠢吗?

到头来一讲到这种话题他就尴尬,就做出毫无兴趣的样子然后找个借口转移话题,如此逃着逃着都成了常态,他比做什么都习惯避开恋爱相关的话题。

于是久而久之沐雨也不乐意跟他讲了,说到八卦就自觉打住话题:“哎呀我去找柔柔!”

如此循环,他更无法了解所谓“喜欢“究竟是什么模样。


评论(17)
热度(139)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