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26)

·看!日更的我!有大纲的我!平文如风!!!!(大概并不会持续……

·继续啾啾啾一直看的妹子们TATTATTATTAT

·这章还相对比较长呢!


二十六


叶修下线之后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又插上自己的卡,登上君莫笑之后他挠挠头,凑上话筒:“你啊……你对蓝桥稍微好点啊。”

他也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只能留下这样一句话下线。


===


另一边世界的君莫笑莫名其妙,他也更尴尬了——蓝河啊王不留行啊跟他提蓝桥,也就罢了,干嘛老叶也突然来跟他扯蓝桥?

他被下线之后把蓝河安顿回床上,自己坐在床边抓耳挠腮老半天,又刷地站起身,跑出门去。


===


叶修无所事事,估摸蓝桥暂时醒不过来,便出门吃了个饭,回自己房间随手拿个小号开始练级解乏。

不觉间一个通夜竟就这样过去,六点多的时候他随便一抬头,刚好就见蓝桥悠悠醒转来。

“叶修?我……”蓝桥揉着眼睛一脸迷茫,“几点了?我怎么又睡着了……”

“六点啦。”

蓝桥迷迷瞪瞪地愣着,想了一下又问:“下午六点?”

“不是,你睡了差不多两天吧。”叶修想笑,“中间好像醒了一次,但是刚好我也睡着了,没遇上,就不知道是几点了。”

“是上午十点多……我以为自己只是小睡了一下啊?!”

蓝桥惊呆了,他忽然有些害怕,不安地问叶修:“怎么办,我以后会不会一直睡下去……这个是和蓝河有关吗?”

叶修点点头,把之前与王杰希的对话复述了一遍,然后静静地看着他,一语不发。

蓝桥的脸果然红了。

叶修也没有多说什么,转移了话题:“你醒了那蓝河应该也行了,我上一下线,去听下他的审判结果,先把我们这边解决掉再说。”

他刚要起身就被蓝桥拉住,他小声地说:“呃……你……你等下行吗?”

叶修温和地看着他没说话,蓝桥眼神游离半天终于聚焦回他脸上,他问:“这个情感问题……一定要解决掉才能回去是吗?”

“应该是的。”

蓝桥沉默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那我们这边应该是我的问题。”

他的坦白却如同在说某件公事出了问题是他的责任般,神情平淡如水又有些许疲惫,哪里像是在坦承对某人的心意。

叶修在心底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感觉你都猜到了啊……”蓝桥闷闷不乐地被抚摸。

叶修呵呵地笑,一点不留情面:“挺好猜的。”

蓝桥又脸红了,他过了一会才再开口:“感觉还是没法像你一样厉害……我实在期待不了这会有什么好结果。”

叶修摇摇头:“没多厉害,我也挺怕的。但这次不行他回来我再试试追呗,一次拒绝也不是一辈子拒绝嘛,他能回来才是好的。”

蓝桥被逗笑了,他伸手拍拍叶修的肩:“加油啊叶神!”

叶修恍惚:“艾玛我感觉像小蓝在喊我,来来多喊几声。”

“你走吧你!”

叶修笑嘻嘻地走两步要去开电脑,突然又顿住转头问蓝桥:“那你要说吗?”

蓝桥明显缩了缩,叶修安慰地回来拍拍他:“没事。”

他又补了句:“不过时间不多了啊,你加油酝酿。”

“怎么了?”蓝桥疑惑,“是因为我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吗?”

“不光是这个……呃。”叶修尴尬了一下,想了想该如何跟他解释,“我们不在自己国家,刚在外面比赛完,然后这里快要不允许我们待下去了,两天——不,明天我们就要回国了。”

蓝桥平淡地哦了声:“要走传送阵是吗?我没有传送恐惧症的,没关系。”

“不不不,没有那么方便……”叶修一边耐心解释一边深感惊奇,他都不知道那边的世界居然还有传送恐惧症,“我们得坐飞机,飞前飞后国家检查都很严的,必须要是本人过关卡才行。”

他看了蓝桥一眼,笑了:“还好小蓝把你捏得很像他……不过头发是个大问题啊。”

蓝桥抱住自己的头如临大敌:“你要对我的头发干什么?!”

叶修搓搓手靠近他:“来好蓝桥咱们打个商量呗,明天要是这事还解决不了,就给你……染个头发?”

“不啊!!”


===


蓝河醒来就见君莫笑正捧着本书专心致志。他还真没想过君莫笑会喜欢看书,他都看些啥?蓝河好奇地轻轻凑过去一看——

言情小说。

蓝河一个没忍住笑出声,君莫笑惊吓地转过头来,一见是他羞怒得几乎跳起来:“你你你你怎么偷看啊!”

“咳咳咳好好对不起对不起……”蓝河笑得直不起腰,“不过原来你好这一口啊?”

“不,沐雨买的,她说好看非塞给我看。”君莫笑流畅地棒读,“哎呀小姑——”

话还没说完就见蓝河指着书侧的图书馆印章朝他呵呵笑:“我好像看到了荣耀大陆图书馆的戳。”

“……”


君莫笑惨遭打脸之后整个人萎靡不振,蹲在床角一语不发,蓝河凑过去蹲在他旁边,话里带笑:“男子汉喜欢看这个虽然比较罕见,但也不用这样嘛?”

君莫笑气鼓鼓地:“我没看过!”

“嗯?!”

蓝河有些惊讶。君莫笑埋着头嘟囔:“很奇怪吗?!你不是说男的看这个罕见?”

“作为爱好是挺罕见的,但是我知道的人基本初中那阵都被班上小姑娘强行灌输了点……”蓝河耐心地解释,“再不济,像奇幻啊仙侠啊,或多或少都有点感情戏?”

“都没看过……”君莫笑不开心地喃喃。

蓝河更奇怪了:“那以前都不看,你怎么突然看起这个?”

君莫笑一下被哽住,他支支吾吾半天,终于还是觉得大局为重,招了去找王不留行的事情。


“嗯……总之就是这样。”

蓝河愣了半天,终于又笑出声:“噗……我就觉得跟你们有关系,果然啊。”

君莫笑又不做声了,他涨红了脸,半天才艰难地开口解释他沉睡过去的那些年。

他从未向谁明说过缺失的那些日子对他意味着什么,骨子里的一股傲气总让他觉得这样的事情是愚蠢的示弱,然而面对蓝河,似乎说出这一切也不是那么有所谓——他总是要回去的,知道也就知道了,反正蓝河人好,也应该不会笑他。

蓝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怀旧一下手足无措,乍一听他不明白君莫笑想说什么,但渐渐他似乎明白了其间的关系。

“所以说……你是因为这个,才完全不了解这方面的事情?”蓝河认真地回问他。

君莫笑拼命点头,他居然有点感动……蓝河可真是个好人。他想了想又自己解释了一下,一脸正经:“就是……我真的不懂到底怎么才算喜欢别人,别人喜欢自己又是什么样子,所以想找点案例研究一下。”

蓝河瞥了眼那本小说,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从不看这个的君莫笑会借它来看,他摇摇头笑了,又有些困扰还有些害羞地挠挠头:“可这个……怎么说呢。”

“你可以挑一些典型的行为。”君莫笑严肃地说。

“啊……”蓝河想了半天,“独占……吃醋?好像听说这个还蛮典型的,你会对谁吃醋吗?”

“吃醋是什么?”君莫笑困惑道。

蓝河好笑地叹了口气,他真觉得君莫笑跟初中男孩没两样了:“就是……不愿意喜欢的人接触别人太多?大概是这么——”

蓝河话音未落,他俩就眼前一黑——被叶修登录上线了。


17 Jun 2015
 
评论(30)
 
热度(133)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