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取代反应(27)

·言情小说进行时(自我嫌弃……

·之前忙得飞起来了抱歉拖了很久QAQ我也很想日更的!

·惯例啾啾啾啾啾妹子们


二十七


可这次被上线似乎异于寻常。他们刚上线就听见叶修哈哈哈地笑,不知在跟谁讲话:“哎呀不要拒绝这么快嘛,染黑应该挺可爱的啊?”

“我——靠才不要咧谁特么可爱了这是我引以为傲的头发!”

这是……蓝桥的声音。

叶修笑得更欢了:“艾玛好好好你不要也别瞎推我——我去,啥时候给登上了。”

蓝桥得意地哼了两声,叶修啧啧地驱赶他:“你呀你一边儿去,学啥不好学登游戏倒是飞飞快。”

——霎时蓝河和君莫笑的脸就黑了。


===


叶修自然毫无所觉,他把蓝桥赶到自己身后安静旁听,然后朝对面概括了这次的情况,一切交代完之后他尴尬地咳了两声,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本来以为可以回来再说的,不过现在听大眼那个意思怕是不行,所以我来身先士卒一下——蓝河大大不好意思,请现在给我个结果吧。”

话毕他仿佛待宰羔羊般等待机时间到。想想也挺好笑,快而立之年的人了也经历过多少事儿,逃家也好、头次上赛场也好、冲出国门走向世界也好……那么多那么多的重要场景,他也从没这么紧张过。

喜欢上谁可真是种奇妙的体验。

你会说什么呢——“对不起叶神我没这个想法”,或者“那啥叶神其实我有中意的人”?或者温柔一点的,“叶神我们还是做朋友吧哈哈”“叶神你值得更好的”,再或者,以妄想揣测最微茫的那一点可能性……

叶修轻声笑了笑,没有再想下去,他看向了屏幕。

待机动作开始,蓝河终于从面无表情站立的状态脱开来,然而表情却闷闷不乐。叶修心脏一紧想这是要完,可接下来蓝河的表情却出乎他意料。

大概是才发现自己能动了,他些许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然后朝向叶修,不好意思地露出了一个笑。

屏幕前的叶修心脏又是一缩——但跟刚才那个可不一样。

真是的,好好说嘛,放什么大招?他深呼吸缓了缓又看向屏幕,蓝河恰好也动了动嘴,开口说话。


===


“叶神……”

蓝河突然又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好,尴尬而羞涩地挠了挠头。

他这也是头次向别人告白。所以要怎样告诉叶修呢——干脆直率地讲出来吗?可他又存了些想看叶修忐忑模样的坏心眼,喜欢他的是谁,可是当年扛着把伞上蹿下跳,笑嘻嘻地就搅得十区鸡犬不宁那个大神啊!蓝河还没见过那人有失了从容的时刻,所以要是这次先抑后扬一把,他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就算看不到也觉得赚到了啊……哎呀,恃宠而骄,不好不好。

蓝河想到这又嘿嘿地笑了。也是,他们都弯弯绕绕了多久,还捉弄他干什么呢?

我也喜欢你呀。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便足够了。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涨红了脸开口:“叶神我——我也喜……”

话说一半那熟悉的黑暗又汹汹袭来——卧槽,能不能不要在这种关键时刻睡啊!

可剩余这点吐槽的意识已经不足以支撑沉重的身体,他还没来得及说全最重要的那个词,又昏沉睡去。


===


你也喜什么啊?!

叶修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说了一半的算什么回应,他可真猜不准,只好脑里跑马一样稀里哗啦完形填空:“我也喜欢同性但是对叶神你没那个意思”“我也喜欢荣耀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甚至发散去了毫无逻辑的“我也洗了个澡”……

但听起来最通顺的“我也喜欢你”呢?

真的假的,不太敢想。叶修心说。

不过说是说着不太敢想,心跳却自顾自为着这个可能性而鼓噪起来。

他撑着额头缓了半天才转头找蓝桥,果然小剑客也软绵绵倒了,他叹口气过去扶起蓝桥放回床上,又回头去电脑旁边坐下。

就算憋闷得慌,有的事情还是得交代。他疲惫又好笑地开口朝君莫笑说话:“笑啊,听得见吧?他们下次醒过来我要先忙着带蓝桥回国,就不上线了。”

君莫笑仰头看着他,神情气鼓鼓地不知道在不开心个什么,但竟是他从没见过的一脸认真。

“你对这事还真挺上心啊,谢谢你了。”叶修不禁笑了笑,“下次不上,你就和蓝河交代一下,等再下次他们都醒了我就会马上上线,到时候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出来,争取赶紧让他们换回来吧——我还挺怕蓝桥过不了海关回不了国的。”

君莫笑点点头,叶修也在这边点了点头,仿佛是与老战友跨越虚空的小小致礼。

“辛苦你啦。”


===


被下线之后君莫笑心情简直跌落谷底,自打听见蓝桥和叶修的嬉笑打闹之后他就低落起来,可他到底不开心个什么劲——不开心老叶跟蓝桥处得好?这有什么好不满的,不就是,他们变成了朋友……嘛。

可那个老叶都行啊!怎么连才认识几天的老叶都行呢!自己怎么就和蓝桥……

要是蓝桥不要那样冷淡,每次看见他就面若冰霜、半句话不肯多讲,而是愿意对着他笑、愿意好好看着他、愿意露出生动的模样——

君莫笑突然发现自己心跳快得不像话。

有什么一直以来坚信的东西悄然碎裂,自己的判断难道出了错,而被误解的心正在拼命试图证明什么?他动摇起来。

难不成真的……

他又暴躁起来,转头想看看窗外转换下心情却又看见那本小说,蓝河的话骤然响起在耳畔:吃醋就是……不愿意喜欢的人接触别人太多?

“靠哦!”

君莫笑大喊一声跳起身来,在房间里嘎吱嘎吱地直转圈。他是真的看见蓝桥朝什么春易老啦笔言飞啦系舟啦露出笑容就不高兴,看见蓝桥朝新来的账号卡亲切地讲话他也不高兴,但他一贯都把这个归为“不甘心”,不过是某种好胜的心情罢了。但此刻想来,“不甘心”?打架打不过不甘心、任务做不好不甘心那都正常,可因为没有引起蓝桥的注意而不甘心,这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说什么不甘心,追根究底他只是想让蓝桥看着他呀。

——别那么冷冰冰好吗,朝我笑一笑好吗,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我好吗……就不能注意到我吗?

他总会有意抱着刚做完的一堆A评定任务书路过蓝桥(还一定要把评级露在外面)、只要蓝桥在附近就一定要与别人大声谈笑(我很开朗好相处啊)、还要帅气地挡在他身前帮他防住野怪的袭击(虽然后来发现只是猫!)……

但这些都没用,蓝桥好像变得更不想看见他了。而他仿佛无头苍蝇乱撞,却发现这一切行不通,但以贬损的话语逗弄蓝桥生气还能看见他一点生动的模样——于是他就这样陷入死循环,一再重复自己小小的把戏,看着蓝桥因此越发疏离自己他却毫无对策,只能兀自焦躁不安。

这算是喜欢吗?


29 Jun 2015
 
评论(29)
 
热度(17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