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观星人(1)

·昨天嗨够了!!!!今天大家平安夜快乐啊啊啊啊!!!!蹭个平安夜+cp发糖的势头发一下暑假尾巴上写的一个开头……爱我cp!爱cp坑里的大家!!

·港真实在不喜庆,真的很不喜庆,结束在这样的地方,自己都好嫌弃……可是实在没时间写点啥了,就这样吧呜呜呜呜呜呜呜,考完回来就继续写!

·顺手给后天开始的考试攒一点人品,希望一切顺利……要是能一发考上就太好啦……TVT

·强行科幻,胡说八道,会有bug,日后再修


01

 

观察对象今天的生活也一如既往。上班、下班、买菜、回家,跟楼下的狗打个招呼掏两块肉干贿赂,然后回家被他自己的猫拍上一掌。

既然如此,摸个鱼大概也没啥吧。我转了转椅子,拿起同事之前带来的茶叶,泡上一杯之后又坐回监视屏前。

现在观察对象去做饭了,他操着锅铲碾压番茄,猫绕着他的腿转圈儿,一切平淡无奇。

茶叶在开水里升腾又跌落,然后渐渐舒展开来泡出清淡的绿。我端起杯子抿了口茶,顿了半天才迟钝地发觉——同事啥时候想起把办公氛围搞得这么地球化了?

迷迷瞪瞪就跟着泡了一杯,我也是够配合的。我啧了一声,又看回屏幕里的那个人类。

人类把鸡肉丢进番茄里焖上,又烧了锅水,走出厨房摸了两把猫,就去柜子里掏猫粮桶。我知道他接下来倒了猫粮就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知道他会略为鄙视地搓着手机看那胖猫大吃大喝,知道他翻个白眼之后还是会露出无奈的笑……

这个人类都要被我摸清楚了好吗,这可是好几天来的辛劳工作成果……哦,等下,是不是听起来太斯托卡了?

你想啥呢。他叫蓝河,是我工作负责的观察对象。

 

我的工作观察什么?说来挺无聊,我们这里是我星人类情感模式研究部,而我的工作,就是一一记录被观察者的日常生活与情感波动,然后把这些资料反馈给研究员,协助他们分析人类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奇妙的东西。

对,就是看他每日吃喝拉撒睡和其间偶尔露头的情绪倾向,然后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

“哎哥们,他连续三天吃了番茄鸡肉面也要记吗?”我朝同事的隔间喊了一嗓子。

“……这个就不用了。”

成吧,还不至于事无巨细。

 

不过工作倒也没说得那么无聊,当然也没严格到分秒都要盯着观察对象……我们跟人类维度可不一样,是能开挂的。觉得这段儿没用或无聊的时候,是能跳过的。像蓝河这种夜里睡得很熟,没啥可看的,我一般都跳过处理。

哎这句话还是不要让研究部的同事看见。

他们眼中逝不可追的时间,之于我们不过是随意拨动的指针,前跳后跳轻松随意,非要找个通俗易懂的比喻的话,大概就像人类电脑上的播放器。

而“播放内容”其实也能用特殊方法干涉,只是跨维公约并不主张这种行为。像我们这种研究机构,已经借了低维度生物的身体感知三维世界,搞搞观察研究学习可以,再多做事情就要扰乱他们的世界,这哪行,对低维生物毕竟还是要生态保护的。

蓝河坐了一小会就又回厨房煮面条了,这没啥意思,我跳过了一小段。

哦,说到做这样的工作也能不那么无聊,原因大概还有一个——蓝河这个人还是有些意思。他那些日常路径当然很无趣,每天就是固定的事,上班买菜回家吃饭睡觉,但一些小动作倒是……该怎么说呢,大概是……挺有生气。

笑也好皱眉也好,他所有的神情动作都带着一股天生般的真诚透明,一眼就能看清楚他在想什么。这份工作里最解乏的部分就是时不时看看他的小表情,好玩。

比如跳过了煮面过程的现在。他在吃面,一边刷手机一边吸溜,面看起来还挺好吃的,他却看起来并不开心。

我瞥了一眼过去几天的记录表格,他这样子已经是常态了,在外失神频率奇高,独处时则眉头常皱。看着挺清爽一个人,心头却总是罩着一把霾。

怎么是个闷闷不乐的小青年呢。

这种时候我又会和我的研究员同事们有一致的感想——人类这个物种,捉摸不透。

正说着呢,忧郁小青年刷着微博,眼睛突然就一亮。先前紧锁的眉头倏然舒展,眉眼间都是欣喜的神采。

真的捉摸不透。

也不知道到底是刷到了什么,蓝河拿着手机激动地大喘气了半天,不一会拨出去了一个电话,然后屏息等待着对面的反应。

艾玛,这是不是那种同事最想找到的情绪?这小子是不是要……谈恋爱了?

我迟钝地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一瞬间居然有点激动。恋爱关系是人类非常有特色的一种感情,大概,反正我星没有,所以这简直是整个研究部最好奇的东西——连这种关系的具体表现我们都搞不太清楚,太复杂了,他们到底为什么能与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联系得如此紧密?

蓝河能给我答案吗?

电话接通了,蓝河的神情却陡然忐忑起来,他仿佛抓着救命稻草般双手紧握着手机,半天才结结巴巴地开口。

我记录的手都就位了。

“那个,呃,您好您好,我是想找个人。”他声音有些颤,我飞快地记下了这个细节,“请问您发微博说的那位,对对,他——”

这啥?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啊。

“啊。”对方说了什么,蓝河短促地回应了一声,而后他沉默下来,眼圈渐渐红了。

许久他才勉强地点着头应答:“已经有那位的家属来联系您了是吧……啊,嗯……那应该不是我要找的人了,嗯嗯,好的,谢谢、谢谢……”

他挂了通话,先前眉眼间的亮色一扫而空,沮丧的阴霾又笼罩了他。

蓝河就这么在沙发上无声无息地坐了半天,猫大概都担心了,过来拿脑袋蹭他的手。终于仿佛被提醒一般,他抬手摸了摸猫的头,然后去端起那碗快糊了的面。

然而还没吃上两口他又放下了碗,呆坐在沙发上,胸膛起起伏伏。

然后猝不及防地,一滴眼泪啪哒落进面里。


24 Dec 2015
 
评论(14)
 
热度(190)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