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观星人(2)

·啊啊啊边写边偏离大纲!!我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大修了!!!大家先看着吧!!!!!

·内心对这篇的估计是五章,现在看来又不用想了⋯⋯救命啊⋯⋯



02




这是我观察这几天以来他情绪波动的峰值,然而我却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这一切毫无预兆,前几天他唯一的异常就是持续低落的情绪,但让他这么难过的前因后果却完全不在我的观察范围之内。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往前跳想看看我接手他之前他的生活,没想到竟没有权限。


“我咋看不了这个?”我问恰好走过来接水的同事,“不该没有权限吧?”


“呃。”同事尴尬了下,他顿了顿,大概在回忆之前干这事的同事的代号,“确实没……天马座α星做完他的观测部分之后就去大熊星座干下一波了,走前也没转交访问权限。” 


“……”我无言以对,“咱们这个管理还行不行啊?”


同事无奈地耸肩:“等会我给你去投诉下呗,不过他跑那么远,投诉结果估计没个一周都下不来,你等几天?”


“再等几天这小伙子都要伤心死了!”我戳戳屏幕上的蓝河,“忍心不忍心。”


同事笑出声了:“我有啥不忍心的,你不忍心那就劳烦你加个班。”


“啧,本部门唯一的行星来擦一群恒星的屁股……”


“好了好了你行星你牛逼,加油吧地球。”


没错,我的代号就是“地球”,十分简单粗暴,符合研究主旨,可在一群恒星命名的同事之间我还是显得鹤立……不,鸡立鹤群。


“行了,这位恒星你退下吧。”我朝他摆摆手。


同事嗤笑了声,回他自己的隔间去了,留我一人继续对着屏幕出神。


说得轻松,这班得怎么加?




屏幕里的蓝河终于结束了他的枯坐,起身来把面硬扛着吃完,又刷了一把微博,一无所获,然后起身去洗碗。猫从沙发上跃下去,无声无息地跟着他去了厨房,尾巴在他小腿上温柔地绕成一个圈。


蓝河低头看着猫,蹲下去摸了摸它。


“我没事,就是……有点慌。”他轻声跟猫说——我开始记录,他竟然还会跟语言不通的物种讲话,是人类的一种发泄途径吗,“不过也不一定是出了事吧,你说是不?”


猫叫了一声。


蓝河叹了口气:“也许他就是不想给我打电话……呢。”


猫这次没叫了,无辜地睁大眼睛看着他,一会又转了头——怎么像是在看我。我转了转镜头,猫也跟着扭了扭头,不过一会它又被蚊子吸引了注意力……天知道它是不是感知到了我们的观测。


……讲真,我觉得地球上的物种,除了人类,猫这种生物也应该研究一下。


“喂,真的要安慰我你这次应该叫一声啊!”蓝河气极反笑,弹了四处张望找蚊子的猫脑门一下,“好了,乖,我没事。”


他又撸了一把猫,站起身来拨了一个电话,我隐约看见联系人的名字——


老叶?


这可能是个关键的人物,也许就是他要找的人呢。我赶紧写了下来,还重重地圈了几下。


不过蓝河很快又放下了手机,听筒里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被他默默掐断。


果然就是他吗?不想给蓝河打电话到了关机的地步……或是失联了的一个人。


老叶是吧。我开始琢磨,刚才瞄到了一眼蓝河手机通讯录,里面一水儿的全名里就这个老叶显得格外扎眼——看来蓝河不是随便给别人手机备注昵称的性格,所以……他们关系相当不错?


再加上前几天的观测里我就觉得有哪不太对劲,蓝河一直都一人住着,也没见他带过女朋友回来,家里的口杯牙刷毛巾却都是双份,卧室也是两个,蓝河还会跟家里的猫讨论老叶的事情,看来这猫也知道老叶是吧——


所以这个老叶,也许是他的室友?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知道这个哥们的全名,都不能搜索引擎一了百了,所以该加的班还是得加……我打开搜索引擎搜起了蓝河。


其实之前我也大概地搜索过他的信息,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今年25岁,曾经在H大上学,中间偶尔拿一两次奖学金,跟社团一起出镜过一次,毕业后留在G市找了个差不多对口的工作……没啥了。刚刚又去看了一眼蓝河的资料总集,拿到了他的QQ号,我星再发达的搜索引擎面对人心都不如唠嗑好用,还不如试试跟他套套近乎,问问这个老叶到底怎么了。


不过我又去人类的搜索引擎试了一下,找到他QQ号码的地方让我有点在意,那是一个拍星论坛。


我翻了一下这贴子的来龙去脉,大约是一群拍星新手都围着一个叫君莫笑的人抱着大腿求QQ,君莫笑就给出了蓝河的QQ号。所以蓝河的网名叫君莫笑,还暗搓搓地是一个拍星空的大手?


这小子还挺深藏不露……我是不是该装成一个拍星小白去套近乎比较快?


说干就干,我下了一个QQ在办公室配置的人类电脑上。


同事又过来接水了,他刚瞄一眼就大吃一惊:“你要跟他交流?”


“不交流我咋知道他怎么了啊哥们。”


同事无语:“星际公约不允许交流吧……”


“没事的,人要学会松动一点。”我宽心地安慰他,“不过你放心就是了,我不会干涉他的生活。”


同事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走了,有这种情况他也就是象征性地阻拦一下,但其实彼此都知道,这种小型违规在我们的调查里还真不算少……上面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毕竟完全不跟研究对象交流确实不好出研究成果,只是暴露自己身份与干涉对方生活轨迹是万万不可的罢了。


懒得管同事,我转身我输入了蓝河的QQ号码,搜出来的那人是……


蓝桥春雪。


……怎么,QQ名又不叫君莫笑啦?



评论(12)
热度(106)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