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圆舞曲(11·END)

·完结章

·一下就完了!请不要打我……但是想讲的事情确实也差不多了

·虽然很多姑娘都投了正文写交往!但是和朋友也讨论了一下…………也有姑娘表示如果交往部分比较平淡地甜就还是分开,我觉得的确是这样><!正文想要说的爱和梦想和友情差不多说完了,我觉得大概断在这里对正文……会比较负责!投正文的姑娘们对不起!

·交往过程肯定还写,肯定往甜了写,作者还挺饿的……()相信我啦!跟正文没有区别!!!不要惆怅不要太想我!!!!!(烦

·非常非常感谢所有给我写点评点爱心点拇指的姑娘,写点评的姑娘我每个都记得!!(跳来跳去)支持着我的好姑娘们呜呜超感谢你们!……这篇文一开始完全是作者写来喂饱自己()没想到会get到这样的支持也没想到真能搞完!哇哦两万字耶!(……)从头到尾都是为了谈恋爱,没啥内涵还充满少女心,所以超感谢这么没内涵也能得到你们的支持!

·因为作者这个人做起事来没个度,写文都需要防沉迷,又没有手速,所以一章憋好几个小时还不想撒手,所以作者的作业堆积如山,周日还要考个期中,请让我战完它们……再回来日番外!

 

十一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各有各的忙,叶修为了年末的音乐会批策划申场地租音响东奔西走,蓝河要写年终总结报告还要搞起惯例的迎新档广播。两个人也并不是黏糊的类型,于是日常交流几乎堆进了手机,偶尔见面也只是交递文件之类的事务需要。

而传递的档案袋之下他们总指尖相触,叶修每次都暗搓搓地伸向前抚过他的掌心才肯拿过文件,表情倒是永远若无其事,蓝河简直想踹他。

越到后面各个部门的工作越发独立起来,渐渐他们几乎见不到面。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也终于到来,叶修从前一天开始就领着一个团去礼堂彩排,午饭晚饭的闲时也都啃着学校发的面包指导着现在的钢伴唐柔各种细节问题,蓝河召齐整个蓝雨开始最后一天电台例行的全年回顾播报,他也太久没有看到蓝雨的人这么齐了。

喻队他们升上大三之后播报也不那么勤,小卢的晨报也实在因为早起太折腾人而早就派给了大一生。而今天蓝河看着这么难得的能有一大群人聚齐了打打闹闹心里特别感慨,连忙积极地跑下楼去给一个部的人买回来几大包零食饮料。高他一级却小他三岁的小卢嗷地扑去蓝河身上大喊蓝河前辈真好,喻队站在一旁微微笑,郑轩动都不想动咕哝着最后一包留给我,徐景熙挑了巧克力去逗小学妹笑,宋晓泰然地打着文稿嘴里叼着李远送去的pocky,黄少一边扒拉着零食口袋一边拍着他的肩大笑:“哎哟小蓝太懂啦我就说我看好你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闹归闹,该干活的时候大家也自然地认真起来。蓝河戴着耳机收着一份播音室里的音,那些熟悉的声音特别的语调让他觉得特别心暖。

这是他们一起为之努力的地方。

 

叶修那边他正抱着手臂看各个队一路彩排,每个队伍台下打打闹闹看起来一点不靠谱,可上了台都变得不一样起来。楚云秀甩着长发指挥烟雨的姑娘们撤乐器与谱架气势凛然,然后上台的是轮回的周泽楷由沉默的独幕开头带出的一整个话剧,接着韩文清带着一群交响乐坐定,最后是兴欣的苏沐橙站在领唱位朝着唐柔示意开始伴奏。

站在台上的那些人都并不是专业如此,而是仅凭爱好就这样聚在了一起。他们做不到如专业乐团般完美无缺的演出效果……可他们的心都是热的,他们都在努力克服困难努力磨合彼此努力追求更好。

叶修看着闪瞎眼的灯光下的那些人在台上认真的表情微微笑起来,他突然想起另一个也是那么认真的人曾覆住他的手对他说的话。

——他们都在。

 

演出结束搬完器材之后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放松下来的叶修几乎要困成狗,毕了业跑来当观众的老魏看他萎得要命就趁陈果不在塞他一支烟,叶修晕晕乎乎地看着烟无奈极了:“哎哟对象不让抽,怎么办。”

“……我日等等你都有对象了?!”魏琛惊得一跳,火机都啪嗒掉在地上。

“呵呵。”叶修笑而不语,把烟塞回老魏手里晃晃悠悠地走出门去。

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大学四年延毕一年可到最后都没有找到妹子的老魏觉得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叶修径直去了蓝雨,他知道电台每年都会播报新年倒数,而以蓝河的性子肯定让别人走了都要撑到最后。

而一路走过去看见在这个没有门禁的日子里校园里正一片欢腾,游园会的摊子在主干道上拉出长长的战线,小彩灯挂在落尽了叶子的行道树上一眼看去流光溢彩,学生们裹得厚厚实实也要出来笑闹欢腾迎接新年。

他爬上蓝雨的六楼,外面闹得欢乐无比但果然电台播音室的灯还亮着。他站在天井的另一边走廊上正看见蓝河送两个学弟出门,说着辛苦了眯眼笑得暖意融融,还一人塞一盒pocky才放人走。

学弟走远了他才轻悄悄地走过去,蓝河刚要推开门回播音室,他连忙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腕。

“谁?!”蓝河惊惧地厉声问着回头,被捉住的手肌肉僵硬蓄满力气准备挥出,结果一看是叶修表情软下来,“……干嘛,大晚上的吓人啊。”

叶修没放手笑嘻嘻地看他,蓝河人清瘦,手腕的骨节分明,握起来手感挺好。蓝河也被他带得摇摇头笑了,于是就这样被他捉着手腕引他进播音室里去,一边还问着演出的情况。

叶修进去之后就看见门边硕大的零食袋子,侧身顺了一包pocky,蓝河瞪他:“叶神你要不要脸,我们蓝雨的经费!”

“这么见外干什么,都是我们学生会的经费。”叶修毫不在意地拆包给蓝河嘴里塞了一根,捉着手腕的手也一路滑落与蓝河十指相扣。

蓝河脸有点热,但他也基本习惯起这类的接触,于是就把pocky叼到一边抬起头来笑他:“干什么叶神,耍流氓吗。”

叶修挑眉看他开了次嘲讽就满足得像个仓鼠般笑着嚼饼干,严正地谴责起来:“什么,这就能叫耍流氓啊小蓝,太过分了。”

他骤然凑近蓝河咬上长条饼干的另一头,一路抢着向前最终贴上蓝河的嘴唇。

蓝河眼睛一下瞪得大大像个被扯了尾巴的猫,叶修贴着他轻声问:“不想要?”

他眨眨眼心里斗争半天,最后诚实地摇摇头闭上眼睛微抬起头。

叶修伸出舌尖舔掉两人唇间最后一点碎屑然后一路润过他干燥的嘴唇轻柔吸吮,蓝河有点紧张地攥住他的外套,试探地伸舌与他的触碰又羞耻地收回,双唇微张迎接叶修探进的舌尖。手上的饼干盒子终于掉落在地,叶修伸手捧住他的头进一步深入,牛奶pocky的甜香余味在唇舌间消散不去。

蓝河跟他分开的时候几乎要缺氧,只能靠在叶修身上拿手背掩着发红的嘴唇。眼角的余光看见播音室里的时钟已经逼近零点才慌得连忙起来坐在麦面前,想了想又要起来赶叶修出去,不过刚亲过之后下的逐客令一点没有威力,叶修保证不出声干扰也拿他没办法,只好留着就留着吧。

蓝河正了正心神拿起稿子开麦,开始朝全校用电波送去即将跨年的喜悦。

叶修在一旁看着他,这是他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他想起正是在几近一年之前那个雪夜他被这个人水一般柔和的声音所吸引,再向后他们的缘分一丝一缕牵牵扯扯,尽管其间有难熬的波折最终却还是能够紧紧相绕。

蓝河开始随着播放出的秒针滴答声倒数,带着即将迎来充满未知的新一年的期许与雀跃,已经不需要看稿的他转过来看着叶修,眼神柔和坚定。

“五、四、三、二、一——”

蓝河报完数迅疾地关了麦凑过来吻住叶修,只剩播放器里的新年钟声透过广播响彻全校。

短暂而单纯的跨年吻之后蓝河看着他,在钟声里笑着开口:

“叶修,新年快乐。”

 

他们正一同迎接新年,也将一同迎接所有的未来。

 


评论(14)
热度(8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