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宇宙星光(1+2)

删了一次文……稍微想了想剧情还是又来了,哎哟我放弃治疗啦!!!大家当它是超级软的软科幻好吗,真的看不下去就当成奇幻好了,千万别认真、别认真、别认真,just想写谈恋爱。

以及希望姑娘们看了能告诉我……读起来累不累,我觉得交代背景那一大段读者大概会读着很糟心……非常担心!谢谢你们!

 

·又是paro……未来设定,不科学不科学不科学重要事情说三遍,一地都是BUG大家看着玩就好千万别认真!我实在……不想查资料了……当然如果有懂的姑娘愿意告诉我哪里哪里有BUG哪里该怎么搞也会很开心的!!!救救文盲!!!!

·换个风格试试看?……还是带着一股二逼气,sad

·写圆舞曲的时候就开出来的脑洞,还在慢慢扩大中……也许最后会大改前文,先凑合吃吃?

·可能不是太愉快的故事……不过我写了第一章发现我扭都扭不回去的二逼文风之后我觉得说不定我也写不出来什么严肃的故事了(躺平

·题材驾驭不住,肯定写得慢,请多包涵><?没准BUG太多就坑了,嘻。

 

·关于梗源之类的一些说明:

开头其实是从Remember11中得到的想法呢……觉得海鸥这个故事很美也很适合,以及借它向Infinity系列致个敬!非常棒的游戏><

自己的知识储备实在不忍直视不敢乱讲,所以社会形态设定有参考大刘的《流浪地球》,人类熊孩子朝外发了信号招来外星人的设定参照了《三体》。之后的机甲之类没准会有些像环太……但是我没看过环太只听说了是双人驾驶,只是觉得大概会有些像,先说明下,具体到时候再说吧。总而言之感谢世界上能有这些棒棒的科幻作品!向它们致敬!

 

开始吧!

===

 

 

    ——我是海鸥。

无数次听到这里之后蓝河终于关闭了全息影像的界面,由大堆史料里提取出来还原的女性形象随着电波一抖骤然消失,模拟的语音也随之弥散去空气里化作寂静。

那是地球尚幸福的年代里人类对宇宙如同初生婴儿般好奇的探索,人类史上初次进入太空的女性宇航员飞翔在太空,而她在一片空茫的宇宙里朝着蓝色星球一遍遍重复:我是海鸥。

他调出那时的文献来——当时的人们说这是充满诗意的表达,她就像是宇宙里自由滑翔的海鸥一样,多美啊。可现如今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想法可笑无比。

因为他们现在就是海鸥,可他们已经被流放得远离母星。

 

 

 

 

 

这是流浪的年代。

如今纪年几乎失去意义,起码蓝河早就不清楚现在的具体年份。他只知道从地球被驱逐之后人类就分散地居住在飞船上,各司其职钻研不同领域的技术太多太多年——每一个人都曾在幼年集中教育的时候被灌输夺回母星的概念,那些旧时代地球的影像图片总能看得每一个孩童激动万分,而此时智能老师的声音就会平板地响起:“因为那是家园。”

一切皆为了生存,一切皆为了夺回家园,为此人类已经几近不择手段地飞速发展。

而现在这个目标终于快要实现了——科技已经比百余年前发达不知多少倍,他们想要造出的足以对抗侵占家园的外来者的机甲也已经成型,而那时为他们设想出的飞行器而选中的那个人也即将醒来。

像是一场跨越百年的豪赌,那时一片绝望中定下的决议一步一步居然真的艰难实行起来,就为了现在已就在不远处的明天。

蓝河站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便携面板上中央管理层传输的一项项解冻指令,他想或许今年开始重新纪年将极富意义,这可是那个人要来到的一年,未来的日子还会浑浑噩噩吗。

指令渐渐接近最终的环节,他有些激动地揣上面板走出去进到大厅里,里面已经站的满是身着红色工作服的嘉世技术人员,他一个蓝雨的穿得一身水蓝站在里面实在有那么点突兀……但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所有人都在看着门上的巨大屏幕正显示指令一环环推进到最后,倒数十秒之后影像倏地消失,他有些心跳过速地看着门渐渐打开,一个人逆着光缓缓走出来。

那是被寄予厚望的人,那是他们心中救世的神。

 

叶修不习惯这个年代,这里的一切都带着金属味道,每个人都一脸了无生机的样子跟机器人似的,看得人跟着心累。这跟以前太不一样了……那个还有满眼勃勃生机而不是一地人造景观,人与人之间欢笑友爱而不是冰冷僵化的世界百余年间竟然已经变了这么多。

刚好他也被告知要乘坐的鸟儿还没有完工,刚从漫长的的冬眠中醒来的身体状态也需要调整。所以在出发之前他还有一些时间来慢慢摸索这个世界的规则。

反正他的权限是最高的。叶修有些狡黠地勾了嘴角笑,揣了ID卡开始在基地横行霸道。每刷开一个门看见里面嘉世的人先是一脸被扰了工作的不悦变到发现是他的惊恐敬畏他就特别想笑,被当做神一般捧得高高敬畏万分一开始还挺爽的……可久了就没意思了。

本来这个年代的人之间就已经够生疏,而现在那些人都还带了点怕他的意味刻意地拉远距离抬头仰望,尊敬地喊他叶神。累不累,他们不累他都累。

穿过长得仿佛漫无尽头的走廊他看见那尽头还有一扇门,看看手上终端里的地图叶修确认去了那里就走完了整个基地,于是他叹口气上前刷卡开门,准备迎接最后一个穿得一身红的人的那份惶恐。

但他推开门里面是蓝莹莹的一片,微微虚化的地球正浮在半空,他吓了一跳再仔细看才发现原来有一个人正坐在一堆零件中间,开着全息影像愣愣地看,对着地球不自主地露出微笑,眼里是无比的温柔向往。

——简直像是一个基地里唯一有情感的人一般。叶修看着他的眼神心跳骤然漏拍,他不禁想这会不会是这冰冷世界里难得的一个同类。

而门一开坐在地上的人愣了愣然后惊得一跳,倏地关了终端,地球消失了蓝莹莹的光也消失了,温柔瞬间隐于暗影之中,只剩那人被廊灯映得亮亮的眼睛在一片黑暗里惊慌地盯着他:“谁?!”

叶修伸手摸墙上的面板点开了灯,在一瞬亮起的冷色灯光里他看清了里面人的样子。那是个约莫二十四五的青年,模样清秀,一身他来之后就未曾见过的水蓝工作服看得人心头清清爽爽。

青年在突如其来的强光里眯了眼,半天才适应过来睁开眼睛看清他的样貌又是一惊:“……叶神?!”

叶修点点头走近了些打量他的胸牌:“你是……蓝雨的人?蓝河?”

“是……”叫做蓝河的青年看着他有点失神,不过片刻便收了思绪表情变得又如同他之前看过的那些人般疏离有礼,“叶神您好。”

“嗯,好……哎,我是来视察的啊。你是干什么的,蓝雨还是在做飞行器吗?”

“是的,我是这次计划中要用到的飞行器的工程师。”蓝河表情静得如水般就那样平平板板地一句一句回答他的问话,就仿佛之前那个对着蓝色地球的影像出神得眼神温柔然后又被惊得跳起来的人跟现在面前的不是一个般。

“可这不是嘉世的基地?”

“因为飞行器的最后运行实验是在这里,所以蓝雨将我派过来做收尾工作,还有做一些收尾阶段可能出现的临时改动。”

叶修问了几句也觉得这样刻板的对话实在无趣,摆摆手放了蓝河让他回去工作,走之前想了想又回头:“哎小蓝,好好工作可别摸鱼。”

蓝河看着他愣愣地眨眼,工作都做完了他没摸鱼啊。叶修看他发愣还以为自己加的这么一句终于能让他看到这人稍微像是他认知意义上的“人”的一面,比如不好意思地红了脸或是反驳下炸个毛什么的,可那人下一秒就有些不情不愿地点了头:“是。”

 

 



评论(20)
热度(11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