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观星人(7)

·大概忙完了这一阵了吧!这下真的要毕业啦……

·不太愉快的回忆杀_(:з」∠)_


07


视野颠簸几下,紧接着只听门哐一声响——蓝河倒在了自己床上,盯着天花板大口喘气。

他被吓跑了。


之后叶修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他视界里,两人更没有什么对话。时常是蓝河在前面脚步匆匆,身后叶修喊他名字,但他强装啥都没听见,头也不回地拐进超市。

叶修明显在试图堵他,但屡屡失败,顶多对得上一句冷淡的“叶神你再这样我要迟到了”。

蓝河不愿转头去看他,我在他的梦里也看不见叶修的脸,但我听见身后的人真切的叹息,我知道蓝河也听得见,但他抓着公文包跑得更快了。

我听见他的心在说:不行,不能心软,他怎么可能……


一觉醒来,蓝河的QQ爆炸了。

“大神我是沉玉!”“大神请教你一点问题”“你好我是西部地理杂志编辑”“约稿”“求勾搭”……

一大波形形色色的好友申请突如其来涌入蓝河的生活,他对着手机愣了几秒,沉默了一会,锁了屏幕。

但装鸵鸟并没卵用。没过几个小时,他的邮箱也被塞满了约稿信息勾搭信息认亲信息,甚至还有一大堆骂他的邮件,满屏幕的推送一遍遍弹着“叶修盗图狗,陶大神给你一起用的号你就这样独占了真是不要脸”……什么鬼!

蓝河从床上跳起来,冲过去打开门要去找始作俑者理论——却没想到叶修正在门外。

“看样子论坛里那群人把你闹得不轻,抱歉啊。”他看着蓝河,有些疲惫地露出一个笑来,“愿意跟我说话了?”

“……我……你什么意思。”蓝河硬邦邦地问他。

“之前吓到你了,不好意思,这次好好说吧,你别跑了。”

话虽如此,叶修神情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抱歉,蓝河差点火气又上来,可叶修下一句话将他再度打懵。

叶修直视着他的眼睛,眼里有难得一见的温柔:

“我喜欢你,挺久了。”

蓝河大脑停了机,他木然地站了许久,才突然醒过神来,后退了一步,又结结巴巴地吐出一两个音节:“那个、这,我……”

“小蓝,别再躲了。”叶修望着他,话音发涩,“给我个答复就行,可以当然很好,不行就拒绝。”

蓝河怔怔地看着他,沉默许久又尴尬地别开脸去:“对不起……这个,我实在……”

叶修点点头,竟然开始心宽地安慰他:“好,你别在意。”

蓝河莫名其妙地跟着点了点头,忽又想起他最开始要找叶修干什么来着——他的QQ!叶修是把他的号码丢上论坛挡枪了么?!

“QQ的问题……用这种办法逼你出来挺那什么的,等会我会重新申明,他们之后不会再打扰你了。”叶修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垂着眼睛说,“嗯……抱歉,我也不会了。”

叶修最后抬眼朝他笑了笑,给他关上了门。我感觉到蓝河似乎是想说点什么的,但他伸出手又放下,最终什么都没说。


叶修的澄清立竿见影,自那以后,恼人的申请与邮件就从蓝河视界里消失了,但一并消失的还有叶修。

这一次并不是蓝河在躲他。他从那天之后似乎去了哪里拍星,就这样开始了失联。

我感受得到蓝河的焦躁,他工作间隙时不时就会摸出手机,又在空空的推送界面打开之后失落地锁屏。我能看到他与叶修之前的一些聊天记录——叶修之前的出行最起码是会告诉他要去哪、大概啥时回的,但这次没有。


他鼓起勇气给叶修打了电话,已关机。


他闷在深夜的客厅沙发里,在一片黑暗中给叶修的QQ留言。

——叶神,你去哪了?

——没事吧?

——拜托你……能开机了回我一下。

——走前就不能告诉我一声吗?

——我不是想和你变成这样的……

指尖触碰发送键,伴之而来的是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蓝河惊得跳了起来。

门开了,黑暗的客厅刹那间被楼道的暖黄灯光照亮。叶修轻手轻脚地探进来,却与他打了个照面。

“谁——小蓝?”

“你……”蓝河怔怔地看着他,喉头一涩,“你没事……”

他好好地站在他面前,只是风尘仆仆,疲惫不堪,一如他们在这间房里初见的模样,而那双眼睛也依然同那时一样,亮得仿佛盛着星光。

唐突的吻、尴尬的气氛、拒绝了的告白、不敢逾越的藩篱……一切的一切都被抛却脑后,蓝河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他的精神世界突然开始剧烈震荡,乱七八糟的碎片画面闪回,从再度告白到尝试亲吻到肌肤相贴到日常点滴,最后却是他与拖着拉杆箱的叶修在争吵。

叶修抬手看表,他快要赶不上飞机了,他望着蓝河说抱歉小蓝,这次拍完回来我们好好说,但蓝河别着脸不肯看他。

叶修无奈地偏偏头,张开双手开玩笑般问:“不抱一个吗?”

回忆里的那个蓝河倔着不肯回应,叶修叹口气走了。

家门关上,蓝河一人呆呆地站在一片黑暗里,他很快就后悔了,拿起手机向叶修发信息道歉,他攥着手机,攥着他俩唯一联系的纽带,可叶修不再有任何消息,就像之前那次一样。

像那次一样的,焦灼而漫长的等待。

不知道等了多久,门突然开了,有人披着暖黄灯光走进来,惊讶地喊他的名字。

“蓝河?”


精神的震荡越发猛烈,摇摇晃晃得仿佛一场大地震,在愈演愈烈的震动里我被丢出了他的梦境——他醒了。

蓝河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叶修!你回来……”

他不在黑暗的客厅里,也没有人披着光从房门进来,更没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天光大亮,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大口喘息。

蓝河怔怔地看着摇曳的窗帘,又低下头去,手握紧了被单,经久的沉默之后他哽咽出声。

“你去哪了……”


评论(9)
热度(10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