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观星人(8)

08


工作日不允许他躺在床上伤春悲秋,蓝河奢侈地愣了十分钟的神,又赶紧爬起来,一番潦草的洗漱之后冲出门去赶地铁。

但他明显不在状态,挤在早高峰的地铁车厢里眼神失焦,来来回回划开手机又锁屏。我看着他这副样子……竟然有点不好受。

我记录了一下他的梦境,随后登录QQ点开了他的聊天窗:“老蓝早上好啊!”

收到推送,蓝河迅速地划开QQ——靠,蓝河同志我看见你脸上大写的失望了,不是老叶真是不好意思啊。

失望之后他有些懵,挠着脑袋来来回回看我俩的聊天记录,估计是想不出我找他干啥,但并不是不开心的模样。

我舒心多了。

“早上好,有什么事吗?”他最后公事公办般回了我。

“啊,去上补习班的路上好无聊啊,敲你玩。”我瞎掰道。

“?????”蓝河一定不想理我。

尽管很想跟他说说话,让他开心点,但我跟他之间的联系实在微乎其微,除了强行蹭了个叶修的关系之外别无他物,而提到叶修他一定会难过。

该怎么办?踌躇之下我还是决定踩这个雷区,踩了再试试安抚回来得了:“其实想问问你,叶神有消息了吗?”

蓝河正要下车换乘,他看见这条消息时脚步一滞,直到挤进下一条线路才缓慢地回我:

“还没有。”

意料之内的回答,我不知说什么好,给他发了个北极熊抱.jpg,他愣了一下,居然笑了,又复制了这个表情回给我。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真的好看很多。

“谢谢你这么关心他,找到他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笑过之后他居然开始驱逐我,“快去上课吧。”

绝情啊。我啧了声,只得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哦,好吧,确实快到站了。”

“你也不要太勉强啊。”我最后忍不住说了句真心话,“感觉你精神很差。”

蓝河怔了怔,打了句“没有啊”又退格删除,重新发过来一句:“呃……很明显吗?”

“还好啦。”我突然又起了逗他的心,这样说,他肯定会问——

“那为什么这么说?”

“其实我有个不得了的技能。”

蓝河疑惑。

“会读心。”我一本正经打字过去,还附了个大兵叼烟表情。

他果然翻着白眼笑了:“你技能很牛逼啊。”

他抬眼看了下我俩的聊天界面,眼睛又弯了弯:“跟你昵称挺配。”

我也抬眼一看我的昵称:无敌最俊朗。

哎,没办法,哥就这么厉害。


不过哥这么厉害也没想到,状态不好的蓝河恰好撞上他项目小组聚餐,小组刚结了个项目嗨到飞起,一个不小心就给不想吃东西的他灌了一肚子的酒,弄趴了。

他酒品看来还好,喝多了就一个人歪在包房角落出神,散场之后头儿梁易春把他拎出去塞进出租车里,问他:“还找得着家吗?”

蓝河迷迷瞪瞪地点了点头。梁易春摇摇头把他车门关了,跟师傅打了声招呼,看着车子绝尘而去。


我头次见他喝多,不过他倒还算是比较乖巧的酒鬼,不吐不闹,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放空自己,猫压在胸口上他也不管。但这样也比较麻烦,看不出来他到底醉到什么程度,我有点担心他,上QQ敲了两下。

听见推送音效,蓝河动作缓慢地拿起手机。

“啊……怎么了?”他回我,连打字语气都因为酒意迟缓几分。

“你怎么了老蓝?”我单刀直入。

“没怎么啊?”蓝河迷茫地看着聊天界面,“喝多了一点……吧。”

他想了想又困惑地打字:“你又怎么看出来的啊??”

“会读心啊,老蓝,你记性不好了吧。”我伸手摸了摸屏幕上这个人的头,哎,真是不好意思,读心不行,但你的恋爱全过程可都被我读了……

蓝河发出几声咕哝,又无奈地笑了声,回我:“行吧,你厉害。”

“去泡杯茶。”我想遥控他解酒。

“不想动。”他任性地赖皮道,这样的他我从未见过,放下一切戒备,语气也不再公事公办。

“快去,不要把身体搞垮了。”

蓝河翻了个身,赖了一会,终于听话地爬起来去泡茶。

“去泡了吗?”

“泡好了。”他老老实实答,“其实你有时候一点都不像个高中生啊。”

“哥比较成熟。”我又发了个大兵叼烟表情,蓝河看到这句话愣了愣,垂下了眼睛。

“你这是借酒消愁么?”我继续接上话题。

“不是啊!公司聚餐……”蓝河啜了口茶,“吃不下,喝多了,跪了。”

“可能还是有点愁。”他想了想,老实交代道。

“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毫无依据地保证着,心里却泛起一丝无力——我也找不到叶修,就算俯视着人类进行这样的观察,我依然无法给他一个真实的、安心的答案。

“我也希望,哈哈……但这样等下去,太难受了。”他苦笑着说。

“你不是也在找他吗?没有在空等吧,不要难为自己。”

他有点疑惑,大概是在想他从未告诉我他找过老叶的事情,但喝了酒的脑子容不得他多想,忽地一个决定闪现:“对,我得去找他。”

啊?

“谢谢你啊,无敌小同志。”他对着手机笑了,“找到他就告诉你,让老叶收你为徒。”

等等,我只是想安抚一下醉鬼让他不要露出那么难受的表情,不是想让他跋涉千里寻人啊?!

但他做出的决定我不能去干涉——虽然我想我很有可能已经对他产生了影响。我瞄了眼隔壁工作间,同事这一天都闷在他的工位上,应该也没发现这种失职……咳,瞒着瞒着。


蓝河雷厉风行地请了年假。

他交接了一下工作,把猫托付给了好友,然后趴在小茶几上写留给叶修的纸条,写了一段儿之后他停了笔,盯着纸条沉默了片刻,又潦草而执着地加了三个字。

写完他眼眶又红了,深呼吸调整情绪之后他把纸条压在烟灰缸下面,拿起手机订机票。

我拉近镜头看清了纸条:


老叶,我去找你了,要是你先回来马上联系我。笑笑在二毕那里,不用担心。

我爱你。


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来,酸涩、温暖与失落莫名其妙地混杂一块,我沉默着调回了镜头,看着屏幕里的蓝河,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想要伸手碰碰他,甚至是抱抱他。

我想我大概是接触到了他们的那种感情,但不是调研调出来的,而是以着切身体会的方式。


15 Jul 2016
 
评论(13)
 
热度(95)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