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观星人(11)

·乱撒狗血瞎扯淡


附录一 试验前置条件补充资料

记录者代号:天琴座ε星

记录部门:星际社科研究部


见到叶修的时候,他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山野里朝向天空扶着相机,黑洞洞的镜头正对着我们悬停修整的飞艇。

见鬼了,为什么会有人类在这种地方拍天?

我呼叫驾驶员,想让他开动飞艇再找个地方修整,不要让这个人类发现了,不想飞艇正在充能,暂时无法前进。行吧……我查阅了一下这次研究行动获批的干涉份额,还有三次,够用,看来我们这次调研还得扫个尾。

相机曝光完了,那人蹲到相机面前去看他的成果,愣了片刻,而后果不其然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这啥……UFO?”他喃喃道。

他抬头看我们,我也看着他,他挪开了一点视线,似是去别的地方寻找目标。我还以为他没发现我们,但下一瞬间他脸色微变,匆匆收了设备往他的车里钻。

他真的看到了?

我们的飞艇只是为了方便在调研星球上快速行动,隐蔽上只做到了暗星水平的发光度,但一般也够用了,动起来的情况下不会被人眼看见也不会被拍摄到。

没想到会巧上加巧,悬停整修的时候碰上一个拍天的人类,他想拍什么需要长时曝光的东西,却抓住了我们。

充能还在继续,我还不能现在就开干涉让他失忆,于是回去随便查了查这个人类的资料。

叶修,星空摄影师,二十八岁。

原来他是要拍星星。

我随便往下看了看,这人应该颇有才华,片子拿过奖上过杂志。我去观测界面跳着看了看他的人生经历,有些波折,有过不如意,但后面也算是一路平顺。就是他这个时间呆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因为……车爆胎了。

租来的车竟然没有工具箱,他自己动不了手,爆胎的地方又是一条山区小道,太偏,后面几天他都拦不到车,也没有信号,跟外界算是失联。但他原本约好接应的同伴过几天就会来,所以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我关闭了观测界面,继续看他的资料。社交关系网里……

有个恋人,男性。

同性间的恋爱关系!

一遇到研究课题相关的东西,我社科研究员的本性就亢奋起来,这次在地球,我们调研的主要目的就是探寻他们这种爱情的成因与性质。但调研里异性恋者占大多数,比例失调得几个观察员都挺遗憾。

恰好剩下的干涉次数也够,要是我们能够提出足够打动他的条件,说不定这个人还能作为最后一个被试者?

我坐不住了,去看了看他男朋友的资料。

他男朋友叫蓝河,搞工业设计的,比叶修小两岁,现在在G市工作。我调入蓝河的观测界面看了一下,他近两天日子过得相当心不在焉,我猜是叶修最近与他失联的缘故。

看来他们感情应该不错,作为受试对象应该很合适。

我满意地点点头,思考起能以什么作为报酬说服叶修做被试者,手上一个惯性就把蓝河的观测时间往后跳了一截,不想一个泥石流垮在我面前。

……天。

我愣了片刻,又倒回去仔细看。

原来是失联太久,蓝河决定来找叶修,路上天气路况突然一起恶劣,他坐的车毫无预兆地遭遇了滑坡事故。

还需要想什么报酬呢。不用再犹豫,我去找叶修了。


他大概是有心理准备,毕竟在照片里看见了UFO,所以我真的硬着头皮去跟他按着一贯套路讲“我们想要你放弃地球的一切来当我星的观察员,如果同意我们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这种奇幻话题的时候,他竟然还是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那个,大哥啊。”他像买菜讲价般和和气气地道,“就算能变成外星人有很厉害的能力,你说你这个事情又没有工资又没有多少好处的,我也没啥特别到这种程度的愿望啊。”

“而且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呢。”他笑了,又想了想,说,“你们缺人也缺得太饥渴了吧,要不我给你们当个一天临时工,你们帮我把车吊回城里?你看我搁这几天了都没等到人……我觉得你们这飞艇可以的。”

……不是,等等,你真当买菜呢。

是时候拿出杀手锏了。我沉着冷静地说:“其实,根据观测我们发现,你男朋友过几天因为要来找你,会遭遇一场事故。”

叶修皱了皱眉头:“你怎么知道我有……”

“就像我和你解释过的,我们能看到你们的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能这样说话还挺爽,“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我们可以帮你干涉他的事故,让他平安归来。”

他神情认真了几分:“不过你只是说的话,我也不能这么简单地就相信了吧。”

有挂不开怎么能吓到人类?我二话不说调了全息控制台给他看,他看到全息投影果然吓了一跳,眼神惊叹地绕着转了两圈才来看正事。

而他看到泥石流滑落的瞬间就退了观测界面。

“怎么样?考虑一下吧。”我循循善诱。

“这也有可能是剪辑出来的的视频吧?”他很快反问我。

“……你家视频能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随意调近拉远??”我有点崩溃,之前的被试人我们都有一套固定的程序去筛选、展示与说服,这位来得不按套路,说服过程也不按套路,累得慌。

他学得很快,自己又把观测界面开了,调到蓝河现在的状态看了看,然后试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调近拉远,把男朋友和猫都看了五六七八圈之后他开始玩起观测台,一边把时间点偷偷调到了蓝河出事的地方,一边跟我搭话:“嗯,挺厉害的,那你们说那个干涉要怎么干涉啊?”

套我话想自己干涉是吧,这个狡猾的人类。

我大方地给他指了干涉键,果不其然他迅速伸手按了下去——没有反应。

“你只是个普通人类,没有权限。”我笑着说,“来我星供职吧,就可以救他了。”

“你就有权限吗?”他问。

我点点头,他又追问道:“那你得演示给我看看我才能信嘛,对吧。”

我靠我就只有三次干涉额度了啊!你要是来测试我还得给你用两次啊!一次救你男朋友一次测试完了让你失忆,你还要拿去试一次,用得可真是正好啊……

我心疼得不行,但看他那模样又是真不信,只好给他演示了一次干涉行为,让他家猫从柜子上摔下来变成了蓝河把它抱下来。

叶修看完久久没说话,最后他叹了口气:“你们到底是有多缺人……说真的,给你们打一天或者两天工呗,也不需要你们帮我完成这么大的愿望,你们把我吊回城里或者帮我打个救援电话都行,然后你们再找下一个临时工嘛,你看这样大家都不用付出多大代价,容易可持续发展得多是不?”

要不是我们根本不是因为缺人,我都要被他说动了。


因为希望看到他们对于这种艰难抉择最本真的反应,整个试验是在被试者纯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之前筛选出的被试者基本都是爱人有性命之虞的,选择正常生活还是选择从世界上消失却能保护爱人——这算是测试一大观察点。

而选择保护爱人的被试者会真的被拉来让他们当几天观察员,观察的对象就是他们的爱人,再由真正的观察员对被试者的行为进行观察记录。


我没有表态,他又叹了口气,我知道主动权已经在我们手上了。

“你之前是说,想要救他就只能变成你星人是吗?”

“对。”

“永远都回不来了?”

“对。”

叶修沉默了一会,又问:“那他会忘了我吗?”

我眼睛一亮,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你希望忘掉还是不要忘掉?”

叶修想了想,他没答话,转而玩起观测台,他看了一圈他们的回忆,又调到蓝河的实时状态,看着屏幕里走动的青年出神。

最后他伸手摸了摸屏幕里那个人的脸庞,神情温柔:“能忘了么?”

“……能。”我瞎编道。

“那可能……忘掉比较开心一点。”他说。

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

“好的。”我假装平静地说,“你决定了吗?”

他又看了屏幕一眼,又抬头看了天幕里的星河一眼,朝我又笑了笑:“真不能讲价?”

“真不能。”

“那好吧。”

他立在原地一语不发,许久之后才转过身去对着屏幕低声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后来回放这一段我才隐约听见。

他说:“抱歉……蓝。”

“我爱你。”


评论(16)
热度(9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