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观星人(12·END)

附录二 被试者后续生活状态记录与测评

记录者代号:天琴座ε星

测评者代号:天马座α星

记录部门:星际社科研究部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不好意思……”

蓝河行色匆匆地跑过医院的走廊,越过检查的人群与缓行的病人,最后停在名牌写有“叶修”的病房门口,气喘吁吁,心跳过速。

长途跋涉、辗转寻觅了这么多天,他终于收到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里面写着叶修在的医院。一路奔波而来,他现在狼狈而疲倦,不像是浪漫的重逢该有的模样,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眼眶有点酸,伸手推开了门。

推门的瞬间他还有一瞬间想要退缩,万一那条短信是其实是什么恶作剧,万一又是一场泡影,但门已经开了——

简陋的病房里有三张床位,而他一眼就看见,窗边那一床睡在一片影影绰绰的阳光里的人,的确是他的叶修。

烦人的、坚定的、温柔的、喜欢星星的那个叶修。

安心感包裹全身,蓝河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眼泪却啪地掉了下来。他吓了一跳,赶紧环顾四周,见别的病人和家属根本没在看他才慌忙伸手抹眼睛,加紧几步走去叶修身边。

走近了他也看清了,叶修好好地睡着,床头柜上放着他的宝贝相机,大概是睡前还在翻照片。他脸上头上有些伤,大概身上也有,但都能翻照片了,应该不是大事。

查房的护士推门进来,看见他站在叶修床前,一愣:“你是他家属?”

“是的,我之前跟他失联了几天,这才找到他在你们这里。”蓝河大概解释了下,又连忙追问,

“护士,请问他现在……什么情况?”

“轻微脑震荡和软组织损伤,没得啥子大问题,再观察两天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谢谢。”

得到明确的答案,蓝河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尽管他看起来觉得叶修没什么问题,但都住院了,他还是害怕过会是他看不懂的严重事态。

幸好只是这样的程度。

他去搬了个凳子背对着另两床人坐在叶修身边,他沉默地端详了叶修半天,又掐掐自己手心,无数次地确认了他好好的,他也没在做梦。

太好了,太好了。

蓝河眼睛有点涨,他偷偷地将手探进叶修被子里,摸索着握住了他的手。

“小伙子,你哥嗦?”旁边家属好奇地发问。

“……哎对。”蓝河垂着眼回答,又转过去问她,“阿姨,我哥怎么出事的你们知道吗?我这才来……”

“哎哟,好像是——”

大妈还在思索呢,蓝河却感觉手心被什么挠得一痒,而后身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接上了她的话。

“车祸啦。”

“叶修?!”蓝河惊道,连忙回过头去,对上叶修似笑非笑的眼睛。

他怔了片刻,这些天来硬撑着的坚强一瞬间溃不成军,进病房的时候才被他揉回去的眼泪转眼又落了下来。

“哎、哎别哭啊蓝。”叶修无奈地笑了,牵着那只偷偷握住过他的手,艰难地起身给他擦眼泪,“我这不没事吗……”

“没事你大爷!”蓝河吓得赶紧把他按回去,“脑震荡软组织挫伤,这叫没事?”

“算好的算好的。”叶修安抚地摸他手背,“哥遵守交规系好安全带,翻出公路了才就这点伤,真不是大事,就……车得赔了。”

“怎么回事……你开太快了?”

叶修挠挠头:“其实我也记不太清了,可能脑震荡真会忘事吧,但隐约印象里是爆了个胎,一个没控制住就翻下去了,但旁边坡不高,安全带系着,气囊也弹了,所以还好。”

蓝河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没事的。”他安慰蓝河,“我好好的呢。”

蓝河低着头,许久了才轻声问他:“那为什么……这么久都没联系我?”

“我手机好像甩出去了,没找着。”叶修无奈道,“那条路太偏了,两三天都没有人来,还好哥存粮够啊。后来还是一个放牛的藏族老乡路过,这才让牛把我带出来的,骑牛走下山了才搭到车,然后又折腾了一天多吧,才到县里医院,安定下来就赶紧托旁边这位阿姨给你发短信了。”

“谢谢您了啊。”他转过去谢了大妈,看回蓝河又不禁一乐:“虽然慢了点,但能骑到牦牛也挺难得的……”

蓝河又想笑又心疼,心想他一定瘦了,伸手想摸他的脸,顾忌到身后大妈的八卦眼神生生忍住了。

他有几分委屈地接着问下去:“之前呢?也没有……”

他明白叶修这次肯定受了不少罪,身体上的心理上的都有,相比之下他不过是干着急了几天而已——但他还是忍不住。

叶修叹了口气:“之前是我怕你还在生气,总想着过两天吧,过两天我拍到好看的片就拿来找你搭话吧……没想到。”

他以着口型对蓝河说:“对不起。”

蓝河抽了抽鼻子,他要说什么啊,没关系吗,他才不想,他只想凑过去吻他失而复得的叶修。

可现在不行。他气鼓鼓地瞪了叶修半天,好气又好笑地给他口型回过去:“大傻逼。”

两人相视几秒,一起笑出了声。

而他们的手,在被褥之下紧紧地十指相扣。


根据以上记录内容,1837号试验后续干涉工作成功,未对被试者原生世界观与原生活状态产生程度超出法定范围的影响,经过测评决定,可以结束对1837号被试者的观察。



总结


至此,星际社科研究部对太阳系行星“地球”的社会科学调研活动圆满结束。本次调研通过对地球智慧生物人类的特殊感情形式“爱情”进行为期三个地球月的试验调查,共取得37份研究材料。本次科研活动无对低维生物的过度影响,无失败干涉行为,无违规操作。

通过本次调研,本部初步了解:人类特有的感情形式“爱情”,不依托血缘与地缘联系,不因为共同利益产生,不全为后代繁衍需求服务(例如“丁克”伴侣、同性伴侣)。彼此存在此种感情形式的人类伴侣有为对方全力奉献的倾向,且不要求回报(例如试验中设置了被试者选择伴侣安全与自身存在的试点,绝大多数被试者均选择保证伴侣安全)。

本次试验中,部分被试者主动提出“自身存在消失后,伴侣也能够忘记其存在”的要求,此种现象初步判断是被试者对伴侣心理状态的关怀行为,有待进一步分析。部分被试者在原生记忆封锁期间依旧能对其伴侣产生感情,并有个别被试者主动发动干涉行为以保护伴侣,此种现象较为罕见,将进行着重分析。

本部研究员暂时无法深入理解这种情感形式,但从被测者的行为与心理推测,该感情形式无形无迹,却跨越时间记忆,坚不可摧。


星际社科研究部现报告以上内容,并申请销毁在地球活动产生的克隆生命载体与交通飞艇,等待调回指令。



END.

啊,这篇任性的小脑洞终于写完了……去年这个时候脑出了一个雏形,今年才写完,天啦噜十二章而已!!!这个手速我也是很服自己………………………………………………。

第一人称,蜜汁假科幻,瞎几把扯,还不甜,这样一篇文能写完,过程中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点心点推留言的姑娘,尤其是留言的姑娘们,因为这次想要挑战写一点不一样的东西试试,也因为情节需要采用了狗逼第一人称来叙事,写的过程中相当担心不能将想好的东西能让读者都看到,担心叙事上让人难以理解,担心o!o!c!!啥的……虽然写完觉得肯定还是有不少这些问题,但一路给我留言的姑娘们也是在用你们的方式提醒我应该如何写才能更好www谢谢你们!!!大大地笔芯!!!!

还有一些想过但塞不进去的东西,像是叶蓝刚谈成的时候小蓝看起来好像很勉强的样子,结果生日突然送老叶一个挺好的星象仪,在满室星光里被感动的老叶推了(……你他妈就想着肉吗)之类的,还有歪星人来做实验其实是克隆一些人类然后来通过高维能力操纵这些载体在地球搞实验啦,还有天琴大哥把老叶带走的时候老叶说茶瘾要犯,所以才去车里拿了他的茶叶,结果整个研究部都喝得嗨了起来,以及老叶发现飞艇的时候挪开了一点眼睛,是因为黑暗环境里视觉中心其实不如周边敏锐,老叶因为观星很有经验所以挪开了一点视线就看见了飞艇轮廓……之类的小设定,就在后记里随便说说吧!

啊……还有本来研究部一开始是不打算给老叶看小蓝过去的权限的,因为不希望他们有比较实际的接触,所以才说天马大哥调走了,其实他一直都在啦,后来因为老叶自己跑去跟小蓝搭上了线,研究部看了这情况,讨论了才打算试试给他看他们过去的事情,观察老叶的反应,结果老叶已经在梦里看过了,所以天琴大哥那时候一脸懊丧(

_(:з」∠)_以后还是希望讲故事的能力能更强一点!!能讲出更好的故事来!!

对了,因为这篇正片实在是太酸苦了,结尾重逢因为是在公共场合也不能太虐狗……所以我一定要来补个回家肉番外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姑娘><么么啾!



评论(30)
热度(160)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