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K点梗08

没有那么按顺序来了……对不起姑娘们,复习期脑袋不清醒,其实就算闲着的今晚我还在打剑灵(……)总而言之最近脑袋坑度不如以前大,只好挑了觉得比较好写的来!觉得有的姑娘的要求有一点驾驭不了!!以后试试看好吗QAQ

今天……我……还……合单了……我感到非常对不起买家们!但是我的心理活动如同河河最后一句话!姑娘们请像老叶对待河河一样温柔地对待我好吗。(闭嘴

点梗的二位姑娘请认领呀!!!!久等了对不起!!!!!!


对了,秋风卷落叶这个设定,就是本来老叶混蓝溪阁的小号想取秦岭秋风但是河河表示这也太他妈情侣号了好吗!!!!!!别闹!!!!!!!!老叶只好含蓄地取了这样的ID,的故事(……


08

 

被小段子萌的四处滚所以忍不住也跑过来了,可以点个因为吃醋所以闹的网游血雨腥风的叶神吗>///<

233333太太这分明是痛并快乐地被朋友调戏着噗~我终于要来点梗啦~看在当初纯洁的太太最近有黏黏腻腻小黄暴的倾向那就来个舔一个吧!!想看蓝河河伸出小舌头【喂!!帮叶神舔。。那就牛奶吧!!【想不想歪那就要看太太的脑洞啦嘿嘿嘿嘿嘿嘿嘿才不是故意的呢~坐等太太圆满地考完试!!!

 

 

“叶……秋风你别闹!谈正事呢!”

听见这句话叶修操纵键盘的左手一滞,屏幕里顶着秋风卷落叶名字、正一个豪龙破军还没冲出去的战法不动了。他抬起手来撑着脸看战法身边一身蓝的小剑客和他们对面的车前子耐着性子讨价还价时不时还笑着嘲讽中草堂,喝斥过他之后耳机里蓝河的声音一如往常,可他就没那么如常了。

不太开心。

有的时候他还挺不舒坦的——在他开小号进网游缠着蓝河的过程中总能看见自家剑客跟车前子抢BOSS或者开嘴炮的时候起点小冲突。可是虽说微草蓝雨两家是宿敌、两人总是斗嘴个没完,但是蓝河对车前子其实可放松了,两人互喷嘴炮的时候他在一旁装被会长大大带的小白只能闷声不响还不准出手,他对着两人这样的关系还有点小羡慕是怎么回事。

不过倒是真的,蓝河性子总的来说算是善良温软,也就对世仇开得起嘴炮。而最一开始他面对叶修还有一小段特不服气的时期,可自打知道这人原来就是叶秋就闷了声心服口服再不作死。于是叶修还真无缘得见会这么张牙舞爪的蓝河。

叶修一手托脸一手手指就那么无意识地在桌上哒哒地敲,越听两人活跃互喷越不舒爽,伸手退了小号插上君莫笑的账号卡。蓝河正放了大招狠狠地损了车前子一把,就一个激灵看见身边的战法突然不见了。

妈呀,什么情况。蓝河心说不好难道是家里wifi掉了可自己怎么还在,结果下一瞬间他的好友栏里就亮起了君莫笑的名字。

魔王降临,神领各家会长被君莫笑上线的提示刷了一满屏简直要哭爹喊娘。然后魔王开始带着兴欣众屠榜屠Boss,听说还逮着中草堂的就揍。车前子看着炸锅的公会频道简直要哭,跟蓝河撂下一句老蓝你有点人性好吗不带外援的就跑回去增援了。他一边奔跑一边泪洒荣耀大陆,心想君莫笑大魔王这是干什么呀,听说他跟蓝河斗嘴来护食的节奏吗。那谁还顾得上跟大神家剑客斗嘴拉仇恨啊,还给你行不行!

蓝河瞪着跑远的车前子茫然极了,这个进度条好像拉得有点快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他看了一圈似乎隔壁叶修折腾并没殃及蓝溪阁,于是叹口气取了耳机靠在椅背上开始回想究竟哪里开始神展开,然后他想起自己看见叶修豪龙破军几乎冲出连忙冲口而出阻止他的那句话,还有此后身边再不动一下的小战法。

自家大神……玻璃心了?

蓝河想得都笑了,开对话框敲了敲叶修喊了声叶神,没反应,于是他轻声叹气起身去厨房热牛奶。以前尚还好,叶修刚离开嘉世过的三班倒刷记录抢Boss的生活带得他即使重归职业圈、被陈果跟苏沐橙勒令到点睡觉,睡眠也并不那么安稳。于是住一起之后蓝河自告奋勇开始调理大神的生物钟,每晚一杯热牛奶成了标配。

他端着热好的牛奶去敲家里挂了兴欣牌子的书房,没听见动静踌躇一下还是直接开了门。里面叶修正背对门口挂着耳机指挥,那蓝河熟悉的被烟草熏染的微哑嗓音正自信镇定地给兴欣众人细致的指令,在网游里从来都是对手而鲜少作为队友的他其实不是很多见叶修这样的一面,一点也不想承认可就是……还挺帅的。

蓝河走过去把牛奶放在桌上然后抱着胳膊靠在书柜上看他抢Boss,叶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挑挑眉又转头回去指挥了最后几句将最后一点简单的输出工作交给人民群众,然后退了游戏也抱着手臂端坐着,瞥着蓝河嘴角带笑。

“叶神,您这是不满意什么呀,闹得神领各家要疯了。”蓝河无奈地伸手把牛奶往他面前靠靠,轻声细语关爱儿童心理健康,服务特别周到。

“哦,哥吃醋呢,快点来安抚下。”叶修配合极了,正大光明表达自我诉求,顺手端起牛奶慢慢喝起来。

“……我去等等,醋谁啊?!”

“呵呵。”

蓝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终于明白了仇恨对象,他觉得人都不好了:“不是吧,不对、等等,我跟大车这明显是世仇啊你怎么还醋他……”

“大车老蓝,啧啧啧。”叶修一脸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表情,几口喝完牛奶把空杯搁回桌上,然后又斜瞅着蓝河,“不开心,小蓝啊,你可对我都不肯那么放松的。”

蓝河白眼翻得几乎无力,犹豫片刻他手撑到桌上凑近叶修,可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跟他对视:“……你……不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啊。”叶修托着脸轻轻地笑出声,就是不吃这一套,坚决不放台阶下。

蓝河脸都红了,而四处乱晃的视野里总有叶修嘴角那一点牛奶沾在那里伤害强迫症,他本来就憋得说不出话,这下瞅得更难受了,于是闭了眼咬咬牙凑上去伸舌在叶修嘴角温柔打圈舔去那点牛奶,然后一路扫过唇瓣去另一边。清扫完毕之后奶香弥散在舌尖提醒耻度已突破,蓝河羞耻万分地拉开一些距离脸上一片绯红地看他:“……是这么不一样。”

叶修啧了一声可脸上全是笑意:“行吧,勉强好评好了。”

蓝河长叹一口气侧身嘀咕当卖家做人好难,可话说到一半余下的就被对方的亲吻吞没。


评论(26)
热度(6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