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观星人 (番外)

·说好的番外终于……艰难发车,小破车,打火打了一个月,十分破,姑娘们随便吃吃不要在意……(流泪



番外


再踏进熟悉的G市航站楼,蓝河竟生出一丝恍惚来。这次走了不过一周左右,走前他只身一人,焦虑得呼吸不畅,未来蒙着一片迷雾——而现在叶修就在身边,一手拎着相机,一手虚虚地勾着他的手指。

“怎么了?”叶修见他愣着不走,摇了摇他的手指。

“啊……没什么。”蓝河笑了笑,张开手将虚勾着他手指的那只手牵住,“回家吧。”

我们要回家了。


他们行李不多,回家前干脆去把猫接了回来,顺便收获了毕言飞的大惊小怪与嘘寒问暖一份。两人跟毕言飞解释了半天,叶修和他又分享了一会这次拍回来的片,这才起身走。而落地时的那一丝恍惚似乎就这么牵住了蓝河,他似乎总有些状况外。

“老蓝你……”毕言飞有些担心他,“喂、喂,你回回神。”

“啊我——我没事,可能就是累了,有点困。”蓝河半懵地回答他。

直到蓝河打开家门拆开猫包,笑笑敏捷地跳出来,蹲踞在电视柜上舔毛,叶修蹬上拖鞋端着电水壶去烧水,那一丝恍惚终于抽离而去,他真切地感受到了家的气息。

承载他所有珍视的东西的地方回来了。

他不自主地走过去,由背后抱住了叶修。

叶修没动弹也不做声,一反往日的叶大魔王形象,就这么乖乖地让他抱着,只把手抬起来覆上他的手,安抚地一下一下拍。

仔细想想也不过是失联八九天,实际也没有发生严重的事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惊慌至此,但那种几近失去这个人的感觉比哪一次他们失联时都强烈。

他很想说想念、想说担心、想说害怕失去,但又说不出口,怎么搞得……自己很脆弱一样。

蓝河咳了两声放开了叶修,一脸“大家当无事发生过”地溜去卫生间准备洗澡。

叶修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只从背后看见他通红的耳朵,不由得笑了。

算了,不揭穿他。


两人收拾好了行李,挨个洗去一身风尘,清清爽爽地在客厅里挺尸。

蓝河挣扎着爬起来去给叶修泡茶,一边跟他闲扯淡:“说起来,之前还有个你的粉一直都很关心你的情况来着。”

“……等等,我的粉怎么认识你?”叶修诧异道。

“大概是你之前把我QQ丢到论坛上那次吧……这人翻到了我的号,以为是你,来加了我,问了一些事情,我就尽量跟他说了说。”

“啊?”叶修莫名其妙,“我把暴露你那贴早删了啊?”

“鬼知道……可能有百O快照吧。”蓝河不以为意,“对了,你平安回来了,我也去跟人家说一声。”

“蓝河大大可真贴心。”隔老远他都闻到叶修散发着一股醋味儿。

“哪有,是那位特能缠人。”蓝河无奈笑道。他想起无敌哥无敌的缠人之力,不知为何又想起叶修当初一遍遍对他说喜欢,这份执着劲也真是……

“不是我说,想想还有点像你,妹子们说什么粉似正主——”

他自顾自地说着,端着茶转过身刚走两步,就见叶修好奇地拿起茶几上的字条,他愣了一秒,猛地想起自己写了什么,整个人都吓僵直了。

“你、你放下!”

他哐地放了茶杯要冲过来抢,却被沙发上的人抱了个满怀。

他肯定看见了。蓝河埋在他肩头羞耻万分地想。

“小蓝?”叶修在他耳边轻声喊道。

“你……不要说……”蓝河脸烧得发烫,他抬起一只手摸索着去捂叶修的嘴,却被对方温柔地握住手指。

“好啊,放过你,不过没想到是你先讲这句话啊。”他话音里带着笑,“还好你是用写的,那哥就用说的吧。”

“我也爱你。”他贴着他的耳廓说。


滴·交通卡


“啊?你也什么?”叶修故意逗他。

“……好烦啊,老叶。”蓝河脸又红了,他亲亲叶修的嘴唇,坚决不说了。

两人安静地躺了一会,他又开口了:“之前跟你吵……其实只是希望你能一直都好好的。”

“嗯。”

“其实每次你去偏远的地方拍片我都很担心,但你这么喜欢拍星,我也……这么喜欢拍星的你。我肯定不能不让你去。”

叶修听得心温柔地一动。

“所以……”蓝河抬起眼睛来望着他,有点羞涩有点期待,“嗯……那个,你看我这个……是不是个可塑之才啊?”

叶修不由得噗嗤笑出了声。

蓝河炸了:“笑什么啊!!其实大学的时候我就很想试试啊只是没钱买相机不然看你们的展览来你们的活动干嘛!你听我说这也不是空想,之前我偷偷接私活存下来了些钱,就算辞职跟你学也能撑——”

话音未落,他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

“好,当然好。”叶修说,“我对象可不光是个大大的可塑之才——”


还是他独一无二的星星。


24 Sep 2016
 
评论(15)
 
热度(182)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