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2)

·继续我流哨向,前文见tag



事实证明回忆里的几分温柔都是自己美化出来的。

“进来喝口水”,结果他喝着的是自己挑来自己烧的水,依然讨人嫌的君莫笑毫无主人自觉,就着蓝河给他倒的水在啃鸡仔饼,那人还抱怨呢:“不是说叫鸡仔饼吗,没吃着鸡啊……”

“老婆饼还能吃着老婆不成?”蓝河咬牙切齿,身边化作具象的精神向导慢悠悠从床头踱过来,安慰地蹭了蹭他的脖颈。

蓝河不动声色地回蹭了蹭他的小白鹭,君莫笑果然什么都没注意到。

他只是叹了口气:“是,都不实诚,还是小蓝实诚,不如你打点兔子给我吧。”

“……你滚吧。”

这个才是原汁原味的君莫笑,刚才被摸头一瞬间的安心感大概都是他在做梦。

蓝河不想跟这家伙客气什么,干脆自己也拿了块鸡仔饼就着水吃了,随后掏出表看了看。君莫笑这次倒是敏锐地捕捉了他的动作:“要走了?”

白鹭一听就不乐意地扑棱棱飞下了地,绕着君莫笑走起圈,一副不舍的模样。

“嗯,时间有点紧。”蓝河嘴上答着他,心里暗骂绝色通得一手好敌,表面又不好在看不见精神向导的君莫笑面前发作,只好咳了声,绝色装聋作哑,得寸进尺地蹭了蹭君莫笑的裤腿。

“你们也是挺忙的,这次又是干啥啊?”君莫笑在这一人一鹭之间的暗潮汹涌里浑然不觉,随口感慨,“还是种地舒坦。”

蓝河无言以对农民同志朴素的愿望,只好随便点点头:“嘉世蓝雨交界那边又有点魔兽骚乱……还有一点两边的属地纠纷。”

君莫笑眨了眨眼,大概是不太明白,蓝河也不太好给他解释太多,便不再主动接话,起身敲了一下绝色脑袋:“那我走啦。”

白鹭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君莫笑,见那人还是毫无反应,只得乖乖跟着蓝河走了。

“嗯,好,下次再来打兔子。”君莫笑在身后还不忘补一句。

蓝河脚步一滞,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呵、呵。”


直到蓝河消失在山路尽头,一只浣熊才连滚带爬地从床下钻了出来,疯狂地甩起毛。

“憋坏了吧这位真的莫笑兄弟。”叶修笑了,勾勾手叫浣熊过来。

浣熊委屈地嗅了嗅,象征性过来挨了挨他的手,就爬去门边望着蓝河离去的方向不肯动了。

“你还挺喜欢他,别说,他那个小白鹭看起来也蛮喜欢我的,可惜我得坐怀不乱。”叶修苦笑,“你们这些精神向导什么意思,哪天我要暴露了锅都是你们的。”

浣熊撇了撇嘴。

“你觉得他还会来吗?”过了许久,叶修低声问自己的精神向导。

它立马转过身来,眼睛亮亮的。

“你倒高兴。”叶修啧了声,“那可怎么办……”

一切不过是因为他去探魔兽营地的时候路遇过载的可怜哨兵,想起故人就顺手疏导了一把,回来发现小年轻还人畜无害地晕在魔兽窝边上,怎么看怎么不安全,干脆把他拖回了家。

叶修当初算盘打得可响:蓝河一醒就编个子虚乌有的好人打发他去找,而自己不过是个山里的农民,冷淡又爱贪小便宜,只会成天盘算着利用这件事使唤蓝河给他做苦工——这么耗个两次,一般人耐心绝对磨没了,自然不会有然后。

他根本不会想到有人在来了五次,给他干了五次活,气到跳脚不知多少次之后,还肯给他带小饼干,对他说谢谢。

他叹了口气,感觉浣熊过来了在贴心地拱他的手,叶修给了它块鸡仔饼,精神向导就心满意足地一屁股坐下开吃了。

叶修去锁了门,走过来好笑地推了它头一把:“别坐着,走,下去了吃。”

浣熊明显扁了扁嘴,叼住鸡仔饼,跟着叶修一摇一摆地走近柴火筐,看着他把柴草挪了挪露出条地道,轻车熟路地钻了进去,叶修看浣熊跑没了影,也跟着跳了下去,再将地道挡板一放——

小小的朴素农户里重归平静,而地下是不一样的光景。


地窖比起地上更小,一盏油灯就照得全,火光摇曳中只有一桌一椅和地上一张小毯子,几本书摞在桌上,中间摊着一本笔记,旁边墙角倚着一把矛,再一旁还有些杂乱的零件与工具,和一把奇形怪状的伞。

浣熊已经熟练地在毯子坐下开始吃鸡仔饼,几下解决之后爬过来挠了挠叶修的腿,就顺利地被抱上了膝盖。

叶修摸了摸它的毛,另一手动作不停地写着什么。浣熊好奇地探头看了看,又回头盯着叶修,这是要他解释的意思了。

“我觉得可能查到那个原因了,有种药材会引发哨兵无差别攻击,过段时间我就去仔细查查。”叶修拍了拍它,“不过听蓝河那个意思,这段时间好像连魔兽也开始不太对劲,我想先去看看是不是一个情况。”

浣熊明白了,乖乖地转回去看着叶修继续写字。

叶修刷拉拉写完,最后利落地将纸一撕,团了团,装进浣熊脖子上的小筒里:“好了,笑啊,去给老板娘送个信。”

笑笑眨了眨眼,不肯动。

“嗨我还能丢下你吗……你回来了咱们一起去,放心吧。”

它立马高兴起来,灵活地蹿下叶修的腿,正想走,又被叶修叫住。

“哎等下,等等,把书还了,乖。”叶修放了两本书进小布兜,然后把布兜给浣熊背上,“这两本借了人家快个月了吧……也不知道被发现了没,你小心点。哦,再帮我弄一本大陆地图详图来。”

浣熊歪着头,叶修撕了张纸把书名端端正正写了一遍,给它看了看,然后一起放进布兜里。

叶修熄了油灯,跟笑笑一路爬上地面,又给它喂了块鸡仔饼:“去吧去吧。”

笑笑蹭了蹭他,而后一溜烟跑没了影。


评论(19)
热度(17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