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河粉,只吃HE只搞HE
 
 

[叶蓝叶/哨向]路迢迢(4)

·老叶还在掉线,我努力一下让他下章上个线吧好惨啦老叶领不到工钱啊!!



蓝河如此撑着屏障走了一段,依旧没有发觉任何魔兽的气息,他心觉奇怪,屏息再试着放大了一点屏障范围——不行,头疼。

屏障本能就簌地收拢,蓝河的世界立马归为一片清净。哨兵能承载的信息毕竟有限,屏障就是为了保护暴露于大量信息流之下的他们而生,是盾也是难以逾越的墙。

每一个哨兵在觉醒之后都要经历一阵艰难的摸索,寻找自己正常状态下的极限承载范围,多次练习收放直到自如之后才被塔里发放向导素、允许独立任务,否则等着他们的就是信息过载带来的精神图景紊乱。

而这就是蓝河的极限承载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又闭上眼慢慢地将它张开来,身周的一草一木被渐渐纳入感知,一切都很平静——但!

一声尖利的鸣叫破空而来,是绝色正掠过丛丛山林朝着这边俯冲,蓝河一惊,抬头去望它,绝色却不下来,只在他头上拼命盘旋,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东边?有什么?魔兽吗?”蓝河呼吸也不自觉急促起来,他强作镇定问小白鹭。

绝色嘎了一声,是在应他,紧接着却又焦躁不安地连续不断鸣叫起来。蓝河心道不对,白鹭很少叫,叫成之前那样凄厉更是罕见,前面一定不是巨型魔兽就是大量兽群。

“朝东飞,绝色,看到目标就马上折返。”

蓝河深吸一口气,对白鹭发出指令,而后握紧光剑紧随其后奔去。

绝色熟稔地飞去又折返,感觉到蓝河的气息就再度飞远,以方便蓝河估量距离。如此来回几次,绝色乍一飞回蓝河就终于在屏障范围内捕捉到了一头魔兽的信息。

个头不大,母的,在行动中,总感觉没什么攻击性——等等,它身后还有……一只、两只……

蓝河谨慎地匍匐前进了一些,试图感知更多,行动的动作却随着屏障逐渐捕捉到的东西慢慢凝固。

难怪绝色慌不择路,这是一大群魔兽,约摸三四十只, 正朝着村子的方向行进。

蓝河僵硬在原地,任魔兽们从他的屏障范围内呼啸而过。该怎么办?就算正常情况下他一个哨兵也绝不可能直接对抗三四十只魔兽,更何况魔兽罕见地倾巢出动,谁也不知道它们内部发生了怎样的异变才会如此,是否会更加难对付,但他更不可能放任魔兽袭村。

他慢慢站起身来,胸膛起起伏伏,心念电转做下决定,拔足朝着之前猎户与少女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


那两人正谈笑风生着走向村子,忽地被蓝河拍肩,吓了一大跳:“谁?!”

蓝河也顾不上安抚,缓过气来就语速飞快地开始交代:“听我说,现在东北方向有三四十只魔兽在往村子方向行动, 方向性非常明确,我猜它们恐怕要袭村。所以我现在去拖延一会,大哥马上回村通知大家避难,太顽固的用枪逼也要让他们走,只带食物不能带别的,半小时内必须撤退完毕。沉玉帮我跟溪山城说明情况请求支援,起码来两个A级以上的哨向,我只有一个人,可能有点……”

蓝河没说下去,他不太想对一个小姑娘把境况描述得太过绝望,但也的确无法保证这次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沉玉被信息轰炸得怔愣片刻,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之后红了眼眶:“小蓝哥你……”

蓝河温柔地摸摸她的头:“没事的,能争取最快的支援就是在救我,对吧?最好能叫到巡游哨兵,他们有鹰,来得快点。”

少女眼泪打着转也硬撑着没让它掉下来,只无声地重重点头。

“如果村里没事了,我就连放三颗信号弹,你跟城里那边也交代一下这个信号,只有这种情况大家才可以回村。”蓝河顿了顿,思索片刻没有要交代的了,才点点头,拍了拍两人的肩膀,“拜托了。”

两人眼圈都有点红,凝重地应了蓝河,转身朝着村子奔去。

蓝河目送他们跑远了,掏出怀表定了半个钟,又磕了一片向导素,才隐匿气息朝着魔兽的方向行进。


他绕了个弯去到兽群的侧面,蹲伏在草丛中观察这群魔兽列队般前行。魔兽虽然群居,但鲜少倾巢出动,更不说像这般如人类军队似的有组织地攻击某地,蓝河心下疑惑,但此刻也由不得他多想,当务之急还是为村里的人拖出尽量多的撤退时间。

如何最快地吸引到整群魔兽的仇恨?蓝河一个个打量它们,这群魔兽怕是真的倾巢而出了,老幼公母齐全。他目光最终落在队里一头格外精壮的母兽身上,依着多年深入魔兽巢穴的经验,那恐怕是这一窝魔兽的兽后——就像蜂后一样,一大家子唯一的妈。

蓝河握紧拳头又张开,伸手抽出光剑,起身一跃,举剑直直朝着那头母兽劈去。

银光一闪,兽后措手不及,慌张躲避之下仍然被割伤了一条口子,它愤怒地尖声嘶吼起来,整个魔兽队列随之一震,而后朝着蓝河四面八方地聚拢过来。

蓝河暗叫一声好,又就着兽后的背垫了一脚,纵身跃过渐渐包围过来的兽群,稳稳落地之后朝着侧边的树林逃去。他根本没打算一击干掉母兽,不然怕是等不到支援,这窝绝望的魔兽上天入地都要把他挖出来撕了,此时兽群这种愤怒倒是正合他意。

果不其然,被激怒的魔兽们失去理智,被他在林间团团遛着走了起来。蓝河时而隐匿树冠,时而躲藏草丛,抓紧机会干掉一只又跑路,然而兽群摧枯拉朽,所经之地一概夷平,蓝河很清楚他这种招数玩不了多久,不过是求能拖出半个钟头。

他自巨树后忽地钻出,一剑刺中正四处窥探的魔兽的要害,正要撤身逃跑时衣兜里的怀表恰好响起——半个钟头够了。

蓝河舒了口气,带着身后的兽群拐了个弯,朝着村子的方向引去。


14 Mar 2017
 
评论(4)
 
热度(118)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