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

·对不起老叶,多写了一点努力让老叶以名字的形式上线一下(老叶:敲碗求工资了啊



曾经祥和热闹的小村此时一片寂静,蓝河总算放下心来,凝神感觉了一下身后屏障里魔兽的数量。

树林里放风筝的时候他断断续续大概清了三五只魔兽,刨去小的老的路上就跟不上队伍了的,现在跟着他进村的约莫还有二十来只。

大致摸清了形式,他一个闪身躲进两家农户之间,从其中一家的窗户一跃而入。

魔兽虽然拥有一身怪力,但智商终归赶不上人类,窗外的脚步声果然杂乱起来。蓝河轻车熟路地挪开农户的床板跳了下去,他刚刚放下床板,几头魔兽便撞破屋门冲了进来。

蓝河一动不动,只以敏锐的五感捕捉它们的脚步与气息——应该是六头。一打六并不明智,他转身轻手轻脚朝着地窖深处走去。

村子的各个地窖在战时曾被打通作为平民避难所统一管理,战后就停止维护内部的通讯与照明,又变回了各家的储藏窖,但地道也并未回填,只是简单地在住户与地道之间以木门隔断。蓝河切断了这家与地道相连的门锁,在暗道中一边跑一边感知附近地面上魔兽的脚步,只听杂乱无章的声音渐渐消减,剩两三种脚步在不远处徘徊。

这可能是个机会,蓝河四下观察之后挑了一家地窖上去,慢慢靠近脚步声的源头,拐过农户的墙角后猛然一个发力——

一道银光破空而去,蓝河全力以赴的一击刺穿了离他最近的那头高大魔兽的胸膛,可魔兽倒下的一瞬间,蓝河愣了。

什么两三只……这里明明有十几只魔兽,但它们都静静地蹲踞在小院里,只有两三只在四处活动。

怎么回事?!

瞬间的怔愣在战场上都是致命的,同伴被击杀的魔兽们怒吼着向蓝河扑来,他躲避不及,被魔兽扑倒在地,连忙收敛心神一个滚地从对方爪下逃脱,却没能躲过侧面围过来的另两头魔兽的利爪。

蓝河挨了两爪,他闷哼一声,却痛都来不及顾,只敢拼尽全力一个滚翻躲开更多攻击,紧接着起身来跌跌撞撞地逃进农户,踢开后门假装自己从那边逃跑,又飞快掀开床板钻进地窖里。

他压抑着喘息侧耳聆听魔兽的声音,听魔兽们的脚步声自床边呼啸而过才放下心来,还好诱导是有效的,要是地道被魔兽发现,他的游击就彻底完了。

他瘸着腿朝深处走了些,点燃地窖的灯又靠着泡菜缸子坐下来,检查起伤口。

受伤的时候他一下都分不清到底哪里挨了挠,逃跑时腿上用了力痛觉才叫嚣起来,此时安定下来,手臂挨的那一下也开始宣告存在感。

蓝河忍着痛脱下衣物检查,只见小腿被兽爪隔着靴子都抓得血肉模糊,唯一庆幸的就是似乎没有骨折,而手臂伤的程度轻点,但伤在右手,再要战斗怕是有些困难。

也不确定这种魔兽有没有带毒的暗爪,蓝河手头的东西都不足以检验毒性,他四顾一圈,也没找见能检查包扎的东西,倒是找见有村民存的酒。他默念抱歉倒了点酒在伤口上,一边疼得嘶嘶吸气一边强忍着撕下两条披风布下来,草草包扎了事。他本来还想再起身来试试,不想高度紧张之后放松下来的身体彻底失了力气,刚一起身就腿一软跌回墙边。

蓝河叹了口气,没想到自己败北得这么快。可他躲在这里倒还好,魔兽们会不会循着气味找到村里人?

想到这茬他紧张起来,挪到入口处唤出绝色,放它出去帮自己探风,绝色却片刻就回转来,焦虑地以动作不停表达着“屋外全是魔兽”。

蓝河懵了,他本是担心魔兽发现村里没人就会四处寻找,万一被它们发现了村民躲藏的地方就功亏一篑,如此才会引着这么一大群魔兽搞游击,可现在它们竟然老实地待在原地……这和他了解的魔兽习性太不一样了。

而且奇怪的是,它们为什么就挑中了这间屋子聚集?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蓝河咬牙克制住小腿的疼,扶着窖壁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推开一点床板窥视这间房子——是很普通的民居,大概是个裁缝的家,形形色色的布料还搁在缝纫机上——等等,裁缝。

他突然想起沉玉跟他提过,这次被毁了菜地和粮仓的两家,其中一家就是裁缝。

蓝河面色凝重起来,难道魔兽之前单独来踩过点,这次是带着一大家子循着气味又来了吗?可来了也什么都不做,似乎毫无目的,动机又是什么?他真的想不明白。

出神间思维渐渐钝化,四肢也酸麻起来,蓝河腿一软,直直坐倒在地上。

啊……爪里……有毒。

他意识抽离前只来得及在脑海里棒读出这句经典台词了。



蓝河再醒过来的时候身处一片亲切的白噪音里。

听觉乍一回归,他还以为他在自己那小小的家里,安心感差一点就涌上来再度把他推入睡眠,但思维挣扎着回笼,他一想就感觉不对:我之前不是晕了吗?

蓝河一个激灵睁开了眼,映入眼帘是一个他特别熟悉的人。

“黄……”

“嘿,他醒了!”黄少天正走神,听他出声定睛一看,赶紧招呼旁边的人。

蓝河动了动头,看清来人他睁大了眼:“喻……喻队……?!”

天哪。

——蓝雨王牌S级哨向组合,就在我面前,我的偶像,就在我面前,我其实是不是,在天堂啊?

蓝河觉得自己快要二次晕厥了,他张张嘴激动得没说出来话,只能抖抖索索地伸出双手,一把握住黄少天的手。

“黄黄黄少!那个!那个什么!我、我特别崇拜你!!”

黄少天愣了一秒,他本来是咧嘴要笑的,蓝河清楚地看见了——可他的笑容扬到一半又尴尬地凝固住了。

“啊……是吗!谢谢你啊!”黄少天最后还是笑了一下,状似开朗地回应了他一句,又求助般朝喻文州的方向看了一眼。

喻文州朝他点点头,温和地朝蓝河笑了笑:“你好,你是叫蓝河对吗?”

“对。”蓝河神经不由得紧绷起来,他追问道,“请问我这是……”

他们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这是溪山城,放心,那边村里的村民也已经安全归位了。之前我们接到了村里的求援通讯就乘飞鹰赶过去,消灭村里聚集的魔兽之后少天才感觉到你的气息,但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中毒昏过去了,就赶紧把你带回了城里找药剂师配了解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蓝河稍微活动了下手脚,之前那种毒素蔓延的酸麻劲已经消失殆尽,他赶紧答话:“我感觉挺好的!这次真是谢谢黄少和喻队帮了我,我、我也没想到会是你们来……”

“那就好,其实这次也是碰巧轮到我们巡游。”喻文州又弯弯眼睛笑了,但蓝河却莫名无法从他的笑意里感到半分轻松。

房间里的气氛又凝滞了片刻,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那个什么……小蓝啊。”

蓝河有点恍惚,天哪,他从没觉醒成哨兵的时候就开始崇拜的偶像在亲切地喊自己小蓝……

“你认识叶修吗?”

蓝河回过神来,他迷茫地看着黄少天。

“谁?”


评论(4)
热度(131)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