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0)

·肥来了,继续慢慢写,前面真的有一屁股BUG可能边写边修边改前文,土下座


五十


苏沐橙端坐在会议室里,她凝望着正收集各地联络的通讯官,面沉如水。

“利文城依旧被围困,内外僵持中,来报询问药雨是否失效。”

嘉世高层众人窃窃低语起来,陶轩在看不见的桌角阴影里攥紧了拳头:“暂时安抚一下,回复那边今天之内会给出统筹方案,联络其他主城看看。”

“茂山城没有降药雨,现在也处于僵持,来报申请降雨——等等!”通讯官忽地精神一振,“堪萨斯城来报!围困的兽群大多昏倒,原因不明,可能是药雨作用,先行小队决定先趁机进行一轮扑杀,已经出动了。”

一室哗然间,陶轩眼睛亮了:“药雨可行?堪萨斯城保持联络,随时追踪,一旦确认魔兽狂躁水平被削弱马上通知全境。”

“是!”

数天来的紧张部署与药剂调配太过耗损心神,陶轩脸颊都有了些凹陷,苏沐橙瞥了一眼他,一时间五味杂陈。

他逼走叶修是真,此刻为了嘉世尽心指挥也是真,也许为了许多东西他变了,不再是曾经邻家亲和的大哥,可他又真的牵挂着这片土地。

那当年的事情,究竟……

“陶大哥,需要我去堪萨斯城驻扎一阵吗?”她平静地问。

陶轩望向她,眼里有些怜惜,还有一丝几不可查的探究:“沐橙,你最近太辛苦了,我本来想让你休息休息的。”

一向精致优雅的枪炮之花最近也被频繁的外勤磨尽了活力,她的辫子都没有时间编了,为了行动方便干脆挽成团子缀在脑后,只有一两缕鬓发柔美地垂落在耳边,而此刻苏沐橙又将它捋回了耳后,摇了摇头。

“没事,战时还休什么假呢。”她笃定地说,“而且边境人心一定不稳,否则不会不等上方响应就前去扑杀,中央塔能派个人去,起码稳住人心。”

陶轩略一思考:“是这个道理。那这样,先等一下先行小队的报告结果,如果压制住了魔兽,你就真的休息休息,如果没有那事态也不好办,我们再作商量。”

他瞥了眼孙翔,意有所指。孙翔撇开脸去翻了个白眼,正好与苏沐橙视线交错,各自看见彼此眼里含蓄的不乐意。

新任的斗神在这不乐意间忽地想起了蓝雨边境小村遇见的两人,心里有了点隐约的猜测。


苏沐橙镇定自若地答应下来,心底叹了口气,她倒是不怎么意外陶轩不肯放她一人出行,但情况如此,要如何帮到堪萨斯城的友人们,她确实毫无头绪了。

会议结束,只有堪萨斯城似有一丝希望,但有总比没有好,嘉世高层稍微松了口气,静待后续发展。苏沐橙向陶轩道了别,蹬着靴子哒哒地走向楼梯,脑后草草挽起的团子里支出一点没能被扎进去的发梢,随着脚步轻盈地摇晃着。

身后其他与会人员也鱼贯而出,陶轩在挨挨挤挤的人群里望着她的背影怔愣了片刻,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前掠过许多年前天真女孩后脑勺跃动着的马尾。

他沉默了片刻,回身朝着研究室的方向走去。

两人终于是渐行渐远。


而一个背着长矛的身影自男厕所鬼鬼祟祟探头而出,见陶轩与其他参会人员都没了踪影,才一个箭步奔向楼梯间,向着苏沐橙离开的方向赶去。

当初回来他瞒下了遇见叶修的事情,一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愧疚,二也是是存了点要自己搞明白这人在做什么的不服气。但那之后接踵而来便是连绵的祸事,他在各大主城间疲于奔命,那点不甘也被抛至脑后,直至今天。

他轻手轻脚地奔下中央塔长长的旋转楼梯,自窗口远远望见苏沐橙已经出了塔拐进小巷,他加快了脚步迅速跟上,自巷子的拐角探出一点脑袋谨慎地望去,却见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哟,苏妹子!你休息啦?”

呼啸的方锐?

“暂时。”苏沐橙笑吟吟打了个招呼,还是一贯的春风化雨,“你还不回呼啸?”

“得了吧,回去大家也说不到一块去。”方锐摆摆手,他两步踏上前来,“我看我是不是跟老林一样转户口算了——不提伤心事,走,休息了咱俩吃顿好的,这都多久没见了。”

孙翔心底满是嘀咕,他根本不知苏沐橙和方锐什么时候相熟至此,但早几年全大陆的哨向都被集中在在联盟军校上学,他隐约印象里二人不过相差一年毕业,互相认识倒也不足为奇。

两人有说有笑地远去了,孙翔正想蹑手蹑脚跟上,却见方锐不经意间一回头,几乎与他对上眼神,他赶紧收回了身形,长长喘了口气,心脏怦然作响,竟一时不知方锐究竟发现了他没有。

在方锐这个出了名的猥琐流大师面前,他终于还是收了手。


方锐拽着苏沐橙一溜快走,余光里再看不到可疑之人才终于放下演技,悄声警告她:“孙翔之前跟着,你平时注意下他。”

苏沐橙皱起眉头:“是他?叶修上次说在村里遇见他了,但我看陶大哥不像知道的样子?他没上报?”

两人相视无言,方锐挑了挑眉毛:“你陶大哥笼络人心看来是真不太行。”

苏沐橙笑了,笑里有几分无奈。

方锐领着她走向深深巷弄里的小酒馆,两人好似平平无奇地进了家饭馆相聚般,熟稔地点了几个菜,与老板寒暄两句便进了没有窗户的包厢——一只盘旋着的苍鹰终于飞转回去,在中央塔的窗口灵巧地降落。

“真去吃饭?”孙翔抚着苍鹰背上的羽毛嘀咕了声,“算了,下次再问她。”


而都城华灯初上之时,两个人影自酒馆门口晃悠而出,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一只雪鼬如利剑射出般隐入夜色里,不一会便迅疾归来,带给苏沐橙危险排除的讯息。

好似醉酒的两人歪歪扭扭走过了巷口,便忽然有了正形,方锐引着她一路小跑,从酒馆的后门悄然钻入,径直进了地下室,那里搁着一台体积庞大的陈旧机器。

“十来年前的城际通讯器,挺落后的,但还算好用。”方锐介绍道,手上一通操作接好了线路,他按下通话键,“小乔在吗?方锐请求通话。”

苏沐橙凝望着那台老旧的机器,眼里有转瞬即逝的一丝怀念。


线路很快接通了。


乔一帆自一旁扑过来接起了通讯,一边朝方锐和苏沐橙打着招呼一边开对讲机联络陈果,不一会几人匆匆赶来,寒暄间叶修和蓝河浑身是汗与泥水地匆匆而至,叶修一关上门便急切发问:“通讯连上了?”

“对,你好啊老叶!好久不——”

“方锐?沐橙在吗?”叶修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

“我在。”

“药不起效。”叶修凝重地说,“我和蓝河偷偷出城试过了,药的作用只有催眠,跟当时药雨的初期作用一样,弄醒了就醒了,但解决不了发狂。”

连同对面的两人一起,偌大的房间陷入压抑的沉默。

“大部分魔兽还没醒来,还有时间,但时间不多了,我们会想办法让堪萨斯城这边的塔尽早知道,好上报你们那边。”蓝河低着头开口,“但一旦消息扩散开来这边民众必然人心惶惶,需要安抚,也需要更快地拿出有效的办法来,如果响应太慢,可能还是需要沐橙帮忙提醒一下那边,可以借口老板娘和你联系过吗?”

陈果果断道:“可以,我跟通讯所有点交情。”

众人暗暗咋舌。

苏沐橙应下了,约定今夜十二点收不到官方通讯就由她转达陶轩,紧急向堪萨斯城布置增援。

“现在多少地方降了药雨?”叶修又问。

“只在堪萨斯和利文试了,怎么了?”苏沐橙心思一转,“我也一起提醒利文也需要增援。”

“是的,不过还算好。”叶修低声说,“现在魔兽有了接收共感的能力,就能像哨兵一样被向导干扰思维,我建议没有降药雨又受灾严重的城市紧急集中一下会干扰的向导,对城外的兽群发动精神攻击,这药雨不能再下了,他们肯定也明白。”

电波那端的苏沐橙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这里,怎么办?”陈果意识到了什么,轻声发问。

蓝河摇摇头:“药雨已经下了,我们这一片的魔兽恐怕已经……没有共感接收的能力了,只有硬拼。”

躲在陈果身后的沉玉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她轻悄悄伸手探向自己怀里的匕首,握住它,像握住最坚实的依靠。

“但除了堪萨斯和利文以外的地方也许都可以用这种方法稍微控制一下,问题就在于能做到干扰的向导太少了,如果可以,最好求助联盟,请文州、新杰和老肖过来。”叶修顿了顿,“当然,最直接还是要研究发狂的根本原因……我们也会随时告诉你罗辑小安他们的成果,争取能给都城的研究所一点提示。”

“好的。”苏沐橙深呼吸了一下,又道,“我会尽力提示他们……”

“好,如果实在说得太多了要暴露,你也可以说联系上我了。”

“叶修?!”陈果急切,她看向蓝河,却见青年一语不发,只紧了紧握着叶修的手,手背崩出极力忍耐的青筋来。

她明白他们是谈过了。

“没关系的。”叶修说,“非常时期他还要难为我,就生生少一个支援,不划算,他做过商人的人最明白。”



评论(4)
热度(69)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