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叶/哨向]路迢迢(51)

·狂跑剧情,双人掉线,下章继续上线

·再加一句!背景板式cp还包括林方哈虽然也不怎么明显可以说是自由心证吧也许,请注意避雷



五十一


月明星稀的深夜里,苏沐橙摇晃着踏出小酒馆,慵懒地抬手接起了通讯。很快她便敛了脸上的醉意,与身后的方锐说了句什么,匆匆而去。

夜幕下的大街小巷里,数十个身影与她一样,急切地朝着中央塔奔去。


“千山城收到求救信息了,可以放心。”方锐一人回了地下的小房间里,打开通讯给堪萨斯城的众人留了个言,又叹了口气。

他迟疑了片刻,起身来朝外走去。

青年站在门口,前额利索的短发在夜风中微微摆动,他仰头凝视了片刻夜空,终于回手锁上了门,打开自己的通讯器,迈开大步走进铺满月光的巷弄。

“呼叫飓风城,呼叫飓风城,我是方锐。”他低声对着通讯器说着,拐过两条巷弄,直直朝着城中心的方向走去,“接不接得通啊……哦,你好你好,这么晚辛苦了,别这么客气,呼啸受到魔兽攻击了吗?”

“哦,没有就好。是这样,刚传来消息,嘉世的药雨失效,大陆中部兽祸严重,麻烦你转告塔,请他们多多注意,一定把祸患控制在呼啸以外。”他平静地说着,将叶修之前的建议送回了自己的故乡,“现在已经确定魔兽可以被共感控制,建议集中能力较强的向导驻守通向中部的关口,一旦有魔兽意图侵入,可以请向导们对魔兽进行精神攻击。”

“我?我不回来,抱歉。嗯……现在呼啸还算稳定的话,也用不上我,所以打算申请一下调动,去联盟接受分配,刚好赵禹哲过来跨属地任务,鹰和随身通讯让他接手是否可以?这个问题麻烦你一并转告一下,我等着回复,如果不行,我就把鹰开回来再走。”

电波那端的接线员不可置信:“前辈!你也要走……”

“我的事情嘛之后联盟会发函过去的——哎你这小伙子反应别这么大……人民需要我,我奔向人民嘛。”


新鲜人才辈出的年代里,呼啸曾经的两位顶梁柱早已光环不再,甚至被后辈当面叫板挑衅,直指前辈年纪大了打不动了应当好好休息做个疏导向导就行——像曾经的叶神一样,安安稳稳的,神的称号也还挂在那里,并不丢人,有什么不好?

可林敬言不觉得好。然而他被唐昊一场挑翻后风言风语四起,对他的质疑甚嚣尘上,渐渐中央塔也不再积极回应民间的质疑,方锐察觉了什么,林敬言自然比谁都更明白。

随着新人羽翼渐丰足够扛下责任,北方的霸图也向他递来橄榄枝,他们说那里有他施展的天地——林敬言好似不动声色地收下了邀请,照旧巡游各地出着任务,却开始将细碎的经验之谈慢慢地教给跟随他一同出行的后辈们。

方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太了解林敬言了,知道他不久会走,但还没想明白自己要不要一起走。

但对方是否一样了解他还真说不准。林敬言走之前跟他上酒馆喝了一场,一向温吞隐忍的人放肆起来比谁都不像样,他醉成了一滩烂泥,只趴在桌子上朝他笑,说你是能适应年轻人的节奏的,加油啊方锐。

第二天,他离开了这个不再需要他的地方。


其实他真的能适应吗?

新一代的年轻人们瞧不上他不够光明磊落的招式,也并不认为跳脱如他有前辈的威严,他最舒适的战斗方式已经无人配合,经年积攒的经验也无法帮后辈们少走弯路,最终在充满新鲜血液的队伍里格格不入,反倒是外派去友邦增援之时更加自在。

终于他也要走了。


挂掉通讯,方锐径直踏入了正因紧急战报而灯火通明的联盟使馆。

前台通讯铃声此起彼伏,接待的年轻女孩一面通着话一面惊惶地瞪着他,她一晚上听了太多坏消息,此刻生怕这人一张嘴要说千山城守不住了。

方锐终于在铃声片刻歇息之间开了口:

“你好啊,我是呼啸方锐,听嘉世的朋友说这边情况不太好,呼啸的情况也还没这么严重,所以想申请归入联盟塔管理,随时接受调配,哪里有需要我的地方吗?我是哨兵,评级是S。”

女孩眼中的不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自抑的惊喜。



而一街之隔的中央塔更加兵荒马乱。

陶轩头上汗水密布,手心也未能幸免,硬是将手中的布防图濡湿了一个角。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失效?药雨已经针对现在的配方改良,怎么可能失效?

“各位,冷静一点。”他压住自己手指的颤抖,强作镇定地开口,对房间里的所有人,也像是在对自己说,“从一开始,药雨就不是我们唯一的指望,毕竟之前是对哨兵设计的药物,并不一定能对魔兽有效,我们都明白的。”

不,他不明白。

“研究所没能一次解决问题,我很抱歉,真正能够针对现在魔兽躁狂症状的药物恐怕需要更多一点时间、更多一点魔兽样本分析研究,现在要控制局面,只有咱们哨兵与向导的力量能与魔兽们抗衡,直属哨向更是普通民众心里的定海神针,我恳请大家去前线带领各地的哨向们多坚持一段时间,我也会和研究所的各位一起加倍努力,一定早日找到克制狂躁的方法。”

他一番话诚恳而坦率,也并不因身居高位而将自己置之事外,众人不由得动容,群情激昂地应和着他:“是!”

“根据前方线报,现在受灾最为严重的有利文、茂山、堪萨斯、雪林四个主城,我现在分配一下各位的去向。”他忽地转向在一旁沉默的苏沐橙,“沐橙,你有朋友在堪萨斯对吗?之前你也提过说愿意过去,现在你和孙翔负责堪萨斯的支援,再加上小肖作为保障疏导,可以吗?”

“好的。”苏沐橙沉声道,“不过陶大哥,我听说……现在的魔兽能接收共感是吗?”

陶轩脊背一凛:“是的。”

“那向导能不能……”苏沐橙眼神投向肖时钦,“可能吗?”

肖时钦目光微动:“说不定可以。陶总长,研究所还有没有实验样本可以给我一试?”

陶轩抹了把额头的汗珠:“抱歉,活体太难捕获了,捕获了也总留不长……沐橙说的可能性我们也想过,只是囿于自己干扰能力不强,没能试出来,前线可以直接这样操作吗?”

“可以一试。”肖时钦笃定道,“不过这次的药雨和之前针对哨兵的一致吗?当初不是——”

他忽地意识到这个内情知道的人并不算多,他知道纯属因为当初和叶修有些技术上的交情,放在之前他不在嘉世的时候都算僭越,匆忙闭了嘴。

苏沐橙并不在意这些,肖时钦把本该她说的话说了,她倒轻松了些,干脆假作惊讶地睁大眼捅了出来:“确实,降过药雨的魔兽还会有共感吗?”

“是一致的,应该没有了。”陶轩沉重道。

两次药雨实际并不太一致,但这次倒确实是针对了魔兽的共感能力研发的——他本以为是跟当初哨兵一样的狂躁机制,魔兽是因为有了共感,产生排异而狂躁,只要阻断共感能力便能像当年的哨兵一样恢复正常,谁知却非如此,反倒堵死了一种干扰兽群的可能性。

想想也是,魔兽又没有图景,上哪排异去?

众人沉默的片刻间,他心脏像被放在火上处刑般焦灼难耐,好不容易听见苏沐橙打破了死寂:“陶大哥也别太担心,还好药雨只在利文和堪萨斯试用,其他城市说不定可以召集起有能力的向导,对魔兽进行干扰试试?”

“说得对。”肖时钦赞同道,“只是能做到大范围干扰的人不多,有没有可能请到各地的外援?”

不愧同为战术大师,肖时钦的思路和叶修的别无二致,此刻苏沐橙只需要附和便好,比她预想的轻松太多,她笑眯眯地望着肖时钦,对方反倒束手束脚起来:“……怎么了,是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我觉得很有道理。”

陶轩忽然陷入了沉默,像是在斟酌属地间的借调可能性,许久他才开口:“是指另外几位战术大师对吗?那这样,小肖和孙翔负责茂山城,看看用共感控制魔兽可不可行,如果可行,霸图的张副我会去努力联络,但蓝雨喻队恐怕抽不出身。”

“是的,总长,刚通过联络,蓝雨那边情况跟我们差不多。”有人回应他,“药雨失效的消息及时传过去了,相信蓝雨塔也正在思考对策。”

“好的。那堪萨斯城由沐橙和邱非负责吧,向导很有可能即将成为稀缺人才,就不往下过药雨的城市派了,你们两位一定注意多带向导素。”

苏沐橙抬眼寻找印象里的少年,只见角落里的邱非绷紧了身体:“是!”

陶轩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苏沐橙,神情犹疑。

“可惜叶修不在。”毫不意外地,他说。

会议室微妙地安静了下来,谁都知道针对叶修的通缉是陶轩亲口下达,这么一句话又是什么意思?这次的魔兽躁狂跟当初的哨兵躁狂何其相似,此刻他却变了想法,不再认为叶修是罪魁祸首?

“他当初改写了哨兵们的图景,我真的很痛心。”陶轩沉声道,“但他是否被人威胁、受人指使,谁也不知道。要是他能愿意回来,说出真相,能够为这次魔兽的入侵拦上一把,也许还有回头的余地。看各位觉得可不可行,如果可以,我想是否可以请他回来戴罪立功,将召回令发布到各地……”

苏沐橙沉默不语,只适时轻轻点头,像个温顺的花瓶,陶轩却再明白不过——苏沐橙这里,他什么都套不出来了。

他终于是叹了口气:“当然,最主要的突破点还是在于我们这边的研发工作。前线上如果有优秀的向导人选也请各位多多举荐,但只凭向导干扰毕竟杯水车薪,我当初有研究过一点在技术上辅助向导扩大共感范围的内容,可能深化一下能够帮得上前线作战,也欢迎有相关能力的同僚毛遂自荐。”


评论(5)
热度(74)
© 远暮重山 / Powered by LOFTER